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曾夺走1/3欧洲人口的黑死病惊现北京

———末日审判的序幕正徐徐拉开

作者:


 
图为鼠疫其中一种病毒显微镜下状态


 
北京朝阳区医院证实,两名来自内蒙古的患者感染高度传染性「肺鼠疫」。中共下令「屏蔽和控制」 鼠疫讨论。

 

 

什么是黑死病?就是人畜共患的鼠疫大瘟疫。鼠疫是一种危害严重的烈性传染病,鼠疫分为腺鼠疫、肺鼠疫、鼠疫败血症几种。

呼吸道传播的肺鼠疫和败血型鼠疫,临床上表现为高热、淋巴结肿痛、出血倾向、肺部特殊炎症等,病死率几乎100%,其中致死率极高的是肺鼠疫。内蒙误诊,北京又误诊的,就是肺鼠疫。

历史上记载多起最具毁灭性的流行瘟疫,都与鼠疫有关。

从1347至1353年,被称之为「黑死病」的鼠疫大瘟疫席卷整个欧洲,夺走了2500万欧洲人的性命,占当时欧洲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欧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死去的总人数仅是此次鼠疫大瘟疫的5%!

据境外媒体报道,北京爆鼠疫(也称黑死病),是鼠疫里传染性最强、死亡率最高的那一种,叫肺鼠疫。朝阳医院2个病人确诊,但医护人员一问三不知。

苹果日报11月12日报道称,中国大陆 大陆社交媒体12日广传北京朝阳医院爆发鼠疫,两名来自内蒙古的病人今日确诊,医院的急诊部已经暂停工作。北京及内蒙古卫生部门深夜发稿证实事件,并指病人已「得到妥善救治」。

急诊大楼对面的一家医疗器材店老板表示,前一晚上(11日晚间),急诊部门口曾戒严,「两边都不让进」。一名住在附近的老人表示,昨晚看到武警把急诊室附近都封锁了,「都拉线了!」怪瘮人的。

《苹果》日报记者致电朝阳医院,护士称急诊、门诊都还正常开门,至于鼠疫消息,她说不清楚,声称「领导没跟我们说这事」。

苹果日报说,网上广传,两名病人在本月4日入住朝阳医院的负压病房,医护人员将两人的检验样本,送到中国疾控中心检测,12日中午确诊为肺鼠疫。那为什么前一天晚上就惊动武警拉线呢?

网上消息指,北京市政府与北京市卫健委没有即时公布消息,只要求市内所有医疗机构开设发烧门诊,重点抽查病人。并说,如果在本月3日至5日曾到朝阳医院急诊科求医,同时出现发烧、淋巴结肿大、咳嗽等症状者,要即时隔离、抽取样本,并向当局上报。同时,如果有病人来自内蒙古,或在过去10日内曾到内蒙旅游,且出现症状,亦要上报。为什么不实话实说呢?

这两名患者11月3日前往北京朝阳医院寻求治疗。北京朝阳医院医生李积凤在微信上写道,她接诊的病患是一名中年男子,当时在发烧,并诉称已有10天呼吸困难。也就是10月中下旬发病,他曾在内蒙古一家医院求医,但病情没有好转。他的妻子也出现了发烧和呼吸问题。于是夫妻俩到北京去求诊。

李积凤医生写道:「经过这么多年的专科培训,对于绝大多数呼吸系统疾病的诊疗,我已驾轻就熟,但是这一次,我看了又看,完全推测不出是什么病原体导致的肺炎,只觉得是少见病。」这篇帖子现已被删除。肺鼠疫病情又发展了10天,才确诊。

据北京与内蒙古卫生部门12日晚上发稿,称两名患鼠疫的病人来自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左旗,经过专家会诊,已确诊为肺鼠疫。目前,两人已在北京市朝阳区「相关医疗机构」妥善救治。

中共媒体《经济观察网》则引述北京朝阳医院负责人的话说:「没有必要恐慌,一切尽在掌控中。」

但当记者追问「 一切尽在掌控中」是否意味「两名患者已经脱离生命危险」时,该负责人打起太极拳,说:「患者目前已经不在朝阳医院,转去了别的医院。」 记者问:「两人是否有生命危险?」该负责人给出标准答案:「具体情况请等待官方正式通知。」

随后,新浪微博传出消息说,患者现已转北京地坛医院治疗。地坛医院曾在北京萨斯爆发时期,作为收治萨斯(SARS)患者的指定医院之一。

2003年北京爆发萨斯,很多人还记忆犹新。是从广东开始的,3月北京正开两会,中央要求保密,等到4月份,萨斯已经攻进中南海,时任政治局常委罗干和吴官正两人生命危在旦夕,江泽民吓的携全家逃到上海,要求时任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用生命对抗萨斯、捍卫江全家。萨斯是一种病毒,陈良宇的肉眼连看都看不见,他想完成任务也找不到敌人。没过多久,萨斯攻进上海,江又逃到其它城市去了。

报道说,按照规定,鼠疫是中共官方要及时通报的烈性传染病,鼠疫杆菌借鼠蚤传播,历史上曾多次爆发疫情,导致数以千万计人死亡,病死率极高。但中共下令「屏蔽和控制」鼠疫讨论,让民众更感到恐慌。

一位网友呼吁政府公布这俩夫妻患者是如何从内蒙古抵达北京的。他愤怒写道:如果患者是自己乘坐公共交通而来,「那路上得接触多少人?」

有一位李姓学生家长在微信群发消息说,最近不要带孩子去朝阳医院,整个急诊部都隔离封闭了,听说影响力不亚于当年的萨斯疫情,还是小心点好。另有家长说,朝阳医院暂停急诊,凡是接触过急诊的医务人员都在筛查。

12日下午4时左右,朝阳医院急诊科的气氛就没有那么轻松了,输液区完全关闭,且所有椅子都已换新,连塑料封套都没来得及拆。

12日晚,北京及内蒙古卫生部门发通稿,两名患鼠疫的病人来自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左旗,经过专家会诊,已确诊为肺鼠疫。

但是,内蒙的人都不知他们那里是鼠疫发现地,苏尼特左旗的一位牧民巴特尔说,他没听说疫情的事:「我们这边没有通知,没这个消息。」

一位网友半调侃半无奈的说:「猪年猪肉涨价,马上鼠年又要闹鼠疫,牛年难道要有疯牛病?哎……兲朝老百姓真难啊!」

凡事都没有绝对的,瘟疫再令人色变,也有丢三落四的时候。

黑死病独独把这两个城市忘记掉



 
欧洲瘟疫惨景。油画上方可以看到惩罚罪人的神。


 
可怕的瘟疫无人能挡!

黑死病的最早记载见于1348年,是一名叫博卡齐奥的佛罗伦萨人记录下来的。

据记载,在这次大瘟疫中,意大利和法国受灾最为严重;而波兰、比利时幸运逃过一劫,成了大瘟疫口中的漏网之鱼。

在城市中,受灾最为惨重的城市是意大利的佛罗伦萨,整个城市80%的人得黑死病死掉。

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文学「三杰」之一的薄伽丘在《十日谈》中这样描写他的故乡:佛罗伦萨突然一下子就成了人间地狱:行人在街上走着走着突然倒地而亡;待在家里的人孤独地死去,在尸臭被人闻到前,无人知晓;每天、每小时大批尸体被运到城外;奶牛在城里的大街上乱逛,却见不到人的踪影……

在如此惨状前,薄伽丘惊呼:「天主对人类残酷到了极点!」这个说法极不公平。

据史料,佛罗伦萨北面的另一大城市米兰,在黑死病黑云压城般的包抄中,竟然奇迹般的安然无恙。这样幸运的城市还有布拉格。

布拉格,鼎鼎大名,就是近日谁都伸大拇哥夸赞其市长与北京解除姊妹城、与台北结成姊妹城的那个(捷克共和国首都)布拉格。十四世纪,大部份城市都被黑死病攻克,唯有米兰和布拉格与黑死病擦肩而过。

为什么黑死病独独把这两个城市忘掉了呢?

讲述一个亙古不变的真理

历史资料《搜神记》中有一个真实的故事,后汉时,徐栩,字敬卿是吴地由拳人,少年时为狱吏,以执法公正而闻名。

他当小黄县县令时,邻县发生大蝗灾,草都被蝗虫吃光了。可是蝗虫过小黄县时,没有停留飞逝而过,没有造成任何灾害。刺史听说徐栩没治理蝗灾,于是大怒,将他免职。徐栩丢官而去,蝗虫随后而至。

小黄县的百姓集体为徐栩喊冤,说他是难得的好官,有他在,蝗虫就不敢来。刺史得知实情后,向他道歉并请他官复原职。当徐栩复职后,小黄县的蝗虫立刻都飞走了。

为什么这个历史小故事从后汉传到今日不衰?因为它讲述的是一个亙古不变的真理。

如城里有10个义人,就饶恕那地方的众人

圣经中记载了罪恶之城所多玛和蛾摩拉的毁灭。

据《基督教今日报》2018年11月29日报道,科学家发现了圣经里提到的被天火焚毁的男同性恋罪恶城市所多玛遗址。

科学家在死海附近发现一个距离现在3,700年的遗址,该遗址曾经历「来自太空的剧火焚烧」而毁灭。

「天火焚城」是真的!圣经所述都是真的!

下面是圣经里描述的天火焚城之前的最后时刻:
 




 
3700年前,充斥罪恶的所多玛,被上帝降下天火毁灭!


 
科学家发现了圣经的所多玛遗址,是上天借此提醒末世之人,好人留下,兽人将灭掉。

上帝和两位天使降临亚伯拉罕家,受到亚伯拉罕的盛情款待。离开时,亚伯拉罕要送他们,与他们同行。上帝告诉亚伯拉罕说,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罪恶甚重,经察看后,若果然如此,就要惩处。

亚伯拉罕问道:「无论善恶,您都要剿灭吗?假若那城里有50个义人,您还剿灭吗?不为城里这50个义人饶恕其他的人吗?将义人与恶人同杀,将义人与恶人一样看待,这断不是您所行的。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吗?」

亚伯拉罕请求,如城里有10个义人,就饶恕那地方的众人。上帝应允了。

随后,上帝派了两个天使去那里。黄昏时分,天使到达所多玛城门下,在那里遇见了亚伯拉罕的侄子罗得。罗得对他们鞠躬下拜,请他们到家里做客。两位天使熟知人间的礼节,和其他过路人一样婉言谢绝,推说他们还是在街上歇息为好。但罗得一再邀请,盛情难却,他们才答应了。罗得十分高兴,吩咐奴仆做好菜,烤了无酵饼,端出来给两位客人用。客人们吃过饭,罗得就给他们安排睡觉的地方。

客人们还没来得及躺下,就听到外面吵吵嚷嚷,原来是所多玛全城的人,连老带少,把罗得家的房子团团围住。他们呼叫罗得说:

「今天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鸡奸)。」两位天使当时都化身为年轻英俊的男子。

罗得认为保护客人是主人家的责任,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他就走出去,顺手把门关上。他站在众人面前哀求道:「众弟兄,请你们不要做这恶事。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为,只是这两个人既来到我舍下,求你们不要向他们做什么。」 那帮兽人对处女并不感兴趣,女色已经玩腻了,只有漂亮男子才能满足他们的兽欲。他们于是便大声起哄:「滚回去吧,滚回去吧!你罗得护着他们干什么。他们是什么大人物,你让他们来居住,是要巴结他们,还想做官哪?!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

一边说就一边向前拥挤罗得,要攻破房门,罗得眼看就要支持不住了。这时只见两位来客从门里伸出手来,将罗得拉进屋去,把门关上。天使略施小计,就让门外的人,无论老少,都双目昏迷,他们摸来摸去总寻不到门,最后不得不做鸟兽散。

门外安静下来以后,两位天使知道罗得是义人,就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和此行的目地。他们吩咐罗得携妻带女,再加上两个未婚女婿,火速离开即将遭到毁灭的淫城所多玛,无论发生什么事,也不能回头,一直往山上走。罗得请求说,实在赶不及上山,希望跑往一个临近的小城市琐珥。天使答应了。

神言一定会兑现


天使拉着罗得往琐珥城跑,两个女儿紧跟其后,他的妻子因忘记天使的告诫,变成了一根盐柱。

天使指示之后发生的故事正在给现代人一个深刻的启示:

罗得的两个未婚女婿不相信就留了下来。罗得老俩口和两个女儿气喘吁吁的跑到琐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这时上帝将硫磺与火,从天上喷下来,射向所多玛和蛾摩拉。顷刻之间,强烈的火光四面闪射,然后一股黑色的烟柱直冲天空,在高空才分散开来,形成蘑菇状。

罗得的妻子听到一声闷响时,忍不住回头一看──你可以说,是她瞬间产生的强烈好奇心所致──只见她一下子就僵硬了,皮肤像是在硫酸里浸过,先是变白,接着变黑,再接着又变白,整个尸体好像一根盐柱。

罗得妻子的惨剧,留给末劫末世的人类最不可忽视的教训就是:人可以原谅她忘记了天使的告诫。但是,神言非戏言,是一定会兑现的。

亚伯拉罕清晨起来,站在昨天下午与耶和华说话的地方向所多玛方向瞭望,但见那地方烟气上腾,如同烧窑一般。

据《科学新闻》( Science News ) 2018年的报导,科学家根据该遗址所出土的矿物在高温下立刻结晶,以碳测年方法推敲,表明可能当时因彗星在空中爆炸,造成这个位于死海以北的农业地区方圆24公里的大规模毁灭。席维亚说,在灾难发生后600至700年间,也没有人再回到该地。

研究人员披露,直接证据显示约旦塔哈曼遗址 ( Tall el-Hammam ) 曾发生彗星低空爆炸,根据碳测年显示,几乎所有建筑物的泥砖墙在3,700年前突然毁于一旦。值得注意的是,建筑物外的陶制层似乎融化成玻璃,这是极度高温所造成的。

罗得看到妻子死的如此悲惨,就明白没有任何人可以开后门搞特殊、违背神言。他想到天使告诉他,山上是安全的,就不敢在平原的琐珥城住了,于是带着他的两个女儿从琐珥上了山。

神在末日大审判前的救赎

圣经启示录里谈到的末日大审判正是指的今天。无论手机、电脑还是电视,打开都会看到世界很多地方屡屡出现天灾人祸。

十几年前至数年前经常有圣母玛利亚的雕像流泪,甚至流血泪的新闻报导,每一次都轰动一时,之后很多人就忘到脑后,还有人根本不相信这是神在末日大审判前的警告。

于是,神用人看的见、接受的了的方式,年复一年、月复一月、日复一日的用网络、电视、广播、集会、报纸,甚至文艺演出等等形式,在末日大审判前截滞人类道德的急速下滑,擦拭人类心灵的污垢,为的是让尽量多的生命能进入美好的未来。

15年前,2004年11月19日,大纪元时报连续刊登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告诉世人,中国共产党是什么,是怎样起家的,详细分析了中共的邪教本质,指出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

半个月后,2004年12月3日掀起退出中共邪党、团、队大潮(三退保平安)。

2005年1月12日,大纪元发表「郑重声明」如下:

广大的中国民众: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这个邪恶的党(魔教)在历史上却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

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类的谁对共产党清算时,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所谓坚定的邪恶党徒。我们郑重声明:所有参加过共产党与共产党其它组织的 (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赶快退出,抹去邪恶的印记。一旦谁对这个魔教清算时,大纪元储存的记录可以为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的人作证。

天网恢恢,善恶分明;苦海有边,生死一念。曾被历史上最邪恶的魔教所欺骗的人,曾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

2006年9月12日,大纪元发表《解体党文化》系列社论。

2017年11月18日,《九评》编辑部预告,次日将继《九评共产党》之后出版又一巨著《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并发表序言

2018年5月18日,《九评》编辑部公告当日推出新书《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并授权大纪元网站首先发表。

自2004年12月3日起到今日,仅大纪元网站登记三退的人数就已近3亿5千万。

末日大审判的序幕正徐徐拉开

圣经启示录提到最后的审判(末日的审判),那是神的预言,一定会兑现。当魔鬼边扮装成天使,边疯狂作恶,说明他们心知肚明自己的时日不多了。

香港这颗东方明珠,就因为江泽民、曾庆红要霸占这块地盘与习近平长期对抗,在短短不到半年,已经成为令人闻之色变的炼狱。

近日,曾庆红公开了江系的计划:现在是以共抗共!── 他们以香港年轻人的生命为代价,要求美国政府制裁习近平!

习近平是神安排来解体中共邪党的,无论在末日的审判之前他是否想完成这个使命,他是有这个历史使命的。

而江泽民、曾庆红那样的恶人,神也给过他们机会,但是他们选择了继续做大恶事,所以不再有机会了。

中共在人间的代表江、曾势力联合美国的黑暗势力,想拿下创世主安排的带领人类回归传统的美国总统川普。因此,在美国,一个匿名不肯露面的人说的不实之词,竟然可以使民选的总统被众议院的多数党民主党正式提出弹劾。

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频频发生是非常正常的。因为神让地球上的每一个人,在「末日审判」的前夕,选择自己的未来。

现在,新华网上,王沪宁继续高级黑的编造着各种各样的「习近平讲述的故事」。习近平似乎吃了迷魂药,对江、曾在香港作死没有太大的反应,倒是对来救命的川普反而不领情,屡屡出难题。

时间是神,神是慈悲的,但不是没有限度。

现在,肺鼠疫已经攻到北京,中共中央所在地。习近平是否还有时间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不知道。

我们看到,末日大审判正拉开序幕。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人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