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对大陆现状失望 福建男子冒死偷渡台湾被抓

近日,福建公民张拉登自驾小木船偷渡台湾海峡失败,被边防派出所抓获罚款。关押期间由于湿衣服没有换下,遭海水腐蚀膝弯,导致皮肤溃烂。日前,他讲述了自己做为一名墙内异见者的生死遭遇,并感谢海内外正义人士的支持。

张拉登告诉大纪元记者,自己偷渡台湾的原因,首先是因为从正常途径走不了,户籍地没有开通台湾自由行,入台证、入金证都办不了。这几年警察来搜查多次,由于网警骚扰,工作丢了好几次,所以想逃离这个地方。

张拉登在福建泉州工作,定居十多年了,喜欢上网和极限运动。由于转发一些老百姓被公权力欺负的内容,2014年6月28号,泉州市国保来调查,一个星期后他就被公司辞退。2019年又是同样的理由,9月23号到27号,国保大队、晋江市网安支队、泉州网安大队几拨人来找,公司又把他辞退了。

2017年4月16,张拉登‪参加福建永春第三届全国高山徒步大赛,获纪念奖牌。(受访者提供)

张拉登表示,自己工作无过错,工作能力被大家认可。2014年丢工作时是高级白领,后来开了2年的滴滴,又改行做蓝领,在工厂里做维修电工。

在福建泉州,私人企业比较多,很多上规模的公司、民企都有党支部。张拉登所在的集团公司总部也有党支部。10月8号被辞退后,他看到越南分公司的招聘信息,去应聘成功,理论考试和实操考核都通过了,去总部办入职手续,被政审拦下了。

“要搞一个政审,问到我离职的原因,分公司就说我不听话、有反党反政府的倾向。我给技术部的一个领导打过电话,平时关系还不错,希望他动动嘴美言两句。结果他很不高兴,果然政审没通过,去越南的事也黄了。”

张拉登认为,这是大陆管理下人性恶带来的伤害,同事之间受党毒侵染。“大陆的管理者他们的思想中就认为政府怎么做都是对的,警察做什么都是对的,而我是错的。其实我所做的事情就是说真话,上网转发一些城管打人、交警砸人抢车等公权力欺负底层老百姓的真实视频。”

促使张拉登冒死偷渡的一个直接原因是他和海外失去了联系。网警逐一登记他的各种社媒软件、强删discord外网平台、注销twitter账号。而discord APP又在苹果被下架了,就安装不上,跟海外爆料革命的人失去联系了。心里比较着急,想到台湾之后可以再保持联系。

图为近几年张拉登被中共网警封禁的推特号、微信号、QQ号。(受访者提供)

他表示,现在西方世界都认清楚了中共的邪恶,以贸易战从金融、网络、科技等多方面卡断它输血的一切管道。但是大陆大家都被防火墙挡着,与世隔绝。这次香港抗争影响很大,墙内一直都没什么动静。

综合几个方面的因素,出于对大陆政治生态环境、人文环境的绝望,他决定冒死偷渡。

海中抛锚漂了十多个小时

张拉登希望自己能安全地到达对岸。他住在一个酒店里,每天早上去码头问出海的渔民水文等情况。他买了一艘木船,取名小奥兰,放上发动机。渔民都说他的船太小了,过不了海。在海边长大的朋友也说,你就是送死,肯定是喂鱼去了。

11月3日深夜凌晨,张拉登坐船顺潮流下海,结果黑灯瞎火的,出海二三公里就被一个渔船撞了一下,后来发动机一直打不着,船在1、2米高的巨浪中颠簸,他开始晕船,只有在惊涛骇浪中随它漂。

“还好命比较大。”他说,“漂了十多个小时,到第二天下午大概2点钟,海流把我送到一艘渔船旁边,我就得救了。他们在海里打鱼又打了2个小时,5点回到村里报备,警察把我带到边防派出所。”

“在船上浪头很大,身上都是湿的。上岸以后警察就把我控制了,带到派出所关了20多个小时。里面关了一些打牌的,一个人罚了好几千块。几个女的在那里哭。”

张拉登身心情很不好,警察态度也很不好,一进去就搜身、弄指纹、抽血、验尿,前前后后搞了5、6个小时。然后连夜审讯,来了两拨人,先是侦察员审讯,后是警察和派出所所长审问。一直搞到第二天晚上7、8点钟。

“我当时也已经冷过头了,湿衣服过了一天一夜外面那层就干了,只是我的裤子没干,海水就把膝弯很大一块腐蚀溃烂、发黑了。我这两天还在养伤。”

张拉登在边防派出所被关押期间由于湿衣服没有换下,膝弯皮肤被海水腐蚀溃烂、发黑。(受访者提供)

此次上岸后,张拉登又遭遇女友断交,朋友欺骗(借钱不还)等变故。“女朋友要跟我分手,我要去台湾她不同意,觉得不安全。后来看我很坚决没办法,她没跟警察打过交道,有点害怕。”

他说,“从这件事情能够看出一些问题,我们大陆的政治生态环境,从小的洗脑教育,已经让人们失去了最基本的社会判断能力,(它)全面作恶永远都是对的,这很可怕。另外,人性之恶在这个制度下就被无限放大,释放出来了。”

渔民打不到鱼大风大浪冒死捞鱼

张拉登还谈到渔民的情况,这次经历使他有机会了解渔民。“他们(渔民)都说这两年打不到鱼,鱼又小,出海经常都要赔本,工人工资又高,还有柴油等费用,但是你不出海就没收入。他们的精神状态也很不好,那些船长、船夫不出海的时候就喝酒,有的喝到晚上。”

“他们还有一种就是翻网、冒死捞鱼,专门趁着大风大浪的时候,把海底的鱼都赶出来了,才捞得到。有些船员技术比较好一点的,也想多赚点工资,就这样玩命的捞法。”他说。

近年来,由于过度捕捞和环境污染,导致中国大陆的渔业资源逐渐耗竭,甚至有的海域达到无鱼可捞的程度。

张拉登说,“这是灭绝式的捕捞,那几天我天天在码头转,我看渔民捞起来的鱼就一寸长的,一兜子捞上岸,他以后怎么可持续啊?他们就想着多要点政府补贴,一说到爱党爱国,他们就像打了鸡血。对自己的生存环境根本就没有一个明确的认识。什么原因造成的?他们都没有这个认识。”

“最令人悲哀的是,他们问我为什么要偷渡,我就说台湾那边工资高,收入好,福利好啊,结果他们都说,台湾没我们好,香港也没我们好,美国也没我们好。”他说,“他们天天被洗脑教育,被防火墙隔离,和现代文明的隔绝已经到了精神分裂的阶段。自己都捞不到鱼了,生存状态都成那样了,还说别人没我们好,这是很悲哀的事情。”

派出所沦为捞钱的工具

张拉登的行李中带着几封写给台湾陆委会的控告信,被警察查获了。警察就威胁要给他定一个危害国家安全罪,判上十年八年的,当时要罚款5000元。张拉登说自己冒死偷渡现在没有钱,当时又冷又饿2天没有吃饭,最后就交了1000元罚款。

张拉登冒死偷渡台湾海峡,被罚款1000元,收缴小木船。(受访者提供)

“基层派出所都沦为捞钱的工具了,我亲眼看见几个女人打麻将,把台面上的一个人没收了好几千块,然后在里面关一个晚上,走的时候一个人还要罚500。”他说。

“就像我这件事情,我本来一开始没承认我偷渡,他是用欺骗式的审讯。因为我船上带着一些打鱼的工具,万一被逮到就是一个借口,说工作丢了打鱼去了。结果边防警察监控得太厉害了,把我的细节调查得清清楚楚。”

张拉登表示,对于抓赌、抓钱的地方警察就拚命去抓,不弄钱的地方就不管。“你说你报案孩子被拐了,车被偷了,没人管的。我们在网上转发一些帖子,2017年国家安全部上海局就把我的推特号强制封闭,后来又把我的手机号、微信号强制封闭。”

“由此看出,它的警力完全都是维持共产党的政权,根本不是说要为老百姓做事,发生在我身上活生生的例子就是这样。”他说。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