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害人终害己!许多港警患上不治之症?!就医都不敢暴露身份

2019年11月10日,在香港荃湾警察向记者群、民众发射催泪弹。(余天佑/大纪元)

香港警察在反送中期间施放了数千枚的催泪弹,给在场的香港抗议者、市民、记者都造成严重的伤害,港警也未幸免。一名「立场新闻」的记者近日表示确诊患上氯痤疮——一种不治之症后,有消息透露,不少港警也罹患氯痤疮。

前线记者确诊患「氯痤疮」

经常在前线采访的「立场新闻」记者陈裕匡在脸书上撰文,指近日求诊,医生证实他长出了氯痤疮。

氯痤疮是目前唯一可确认的人体积存高浓度二恶英的表征。他还举例说,2004年,乌克兰总统候选人尤先科证实中毒后,体内被验出含有大量四氯双苯环戴奥辛,这也是首宗人体摄取大量二恶英或戴奥辛的急性中毒个案。

陈裕匡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过去近两个月至少每星期采访一次游行示威,经常吸入催泪烟,于10月起皮肤出现一些斑点,中医诊断后,证实患上了以上的疾病。

陈裕匡说,氯痤疮看上去好像蚊癞,但是一堆很密集的蚊癞,附近是有少少深色的,六七粒在一起,有时候在街上会觉得很痒,但却不敢抓。

陈裕匡在脸书上还表示,自己没有太多恐惧。「假设我今天弃阵,也没法改变我的身体了。更重要的是,只要每天好好爱人爱自己、做好自己岗位的要事、以自己最擅长的方法介入、经营、创造新香港,也算是不枉。」

不少港警患「氯痤疮」

反送中期间警方释放的大量催泪弹伤害的还包括港警自己。近日,网上传出不少港警也罹患氯痤疮的消息。

曝料人说,自己的妈妈经营美容店,有个丈夫当警察的熟客之前过来问「阿姨有无好用的暗疮膏」,于是进行了推荐。后来,其妈妈问效果如何,这名警察妻子开始没说什么,后来做美容时大哭,原来她的警察丈夫的症状并非皮肤过敏,而是氯痤疮,即催泪弹含有毒物质在体内累积的表征。

后来去看医生,也不敢说自己是警察,瞒报一通,医生只给开了治疗皮肤敏感的药,也不管用。后来去医院皮肤专科诊断,得知是氯痤疮。警察后来跟同事讲,发现原来大家都有类似症状,然后大家都去看医生,并确诊是氯痤疮。

知情者爆料。(截图)

作者还说,尽管警队有配防毒面具,但有时其他人突然开催泪弹,总有人是没戴防护的,因为护具戴起来很麻烦,所以开火之前都尽量不戴,另外所穿衣服也会沾上催泪弹的成分。

这名警察妻子说,其丈夫已经跟上级上报后被准假,但上级不准他将消息传出去,因为怕吓到其他前线警察(不敢再出来)。

学者联合发文吁正视催泪弹毒害刻不容缓

「立场新闻」记者陈裕匡确诊患上由类二恶英引致的氯痤疮后,多位学者联合在「立场新闻」上发文,呼吁正视催泪弹毒害。

文章指,说氯痤疮是一种不治之症并没有夸大,导致氯痤疮的类二恶英构造十分稳定,身体摄入后难以排出,而且无法分解,它的毒性需长达20年才会减半。换句话说,它进了你身体就无法根治,医生最多用药让症状舒缓。

但最可怕的是,氯痤疮往往只是多环芳香烃中毒(PAH或PAHs)的早期症状;摄入高于阀值的类二恶英亦可能会致癌及构成其它毒性作用的健康风险,例如破坏免疫系统、影响内分泌平衡,孕妇摄入,则有流产或产生畸胎的风险,甚至透过母婴传染,把类二恶英传给下一代。

公开信质疑,以上症状与过去五个月的催泪弹有关。过去五个月,港警单是11月12日就发射了1,567枚催泪弹到香港各处,总数已累积至7,500枚。而催泪弹发射后温度超过摄氏400度,在如此高温下,催泪弹主要成分CS将会释出类二恶英,类二恶英能透过皮肤接触、食物、水和空气等途径进入身体。

对于常身处前线的记者,皮肤接触是一个重要的接触途径。即使配戴面罩或呼吸器等保护装备,身体也无法避免摄入类二恶英。

针对「立场新闻」记者患氯痤疮引发的关注,香港行动部高级警司汪威逊14日在记者会上否认同催泪弹有关:「在未能确认催泪烟会否释出二恶英前,不明白为何个别人士患病,会与催泪烟扯上关系。」

不过香港伊利沙伯医院急症室医生黄乐孺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催泪弹一般都含有二恶英等有害成分。尤其是愈来愈多报导及证据指现时大陆新的催泪弹燃烧的温度可能达500至600度,高温情况下就会释放出更多有害物质,所以可能会多了山埃及二恶英。二恶英应该与氯痤疮有关,基本上在香港都没有人见过这东西。

有网民表示:「政府罔顾警察健康,派员工上前线吸催泪弹,引发终身疾病,支持前线警员罢工!」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梁义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