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世界文化 > 正文

了解西方文明(12):农村家庭独立自主的生活方式对美国民主很重要

汉森教授介绍说,农村家庭独立自主的生活方式对美国民主很重要。(网络截图)

古典学历史上的一个趋势是,如果人拥有太多的财富和舒适,就会变腐败。因此美国立国之父们认为美国人的典范样子应该是拥有农场、家庭、信仰,整日劳作,然后定期去投票,这种能够独立自主的生活方式对美国的民主非常重要。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资深古典学家汉森(Victor Hanson)教授介绍说,美国的立国之父们看到了信仰宗教对这个国家的建立和繁荣起到的非常重要的作用。过去不同信仰的人都可以团结相处,而现在很多人是“超个人主义”,看到谁冒犯了自己就要起诉谁,这不是立国先父们要的美国人的样子。

在上一集里,汉森教授介绍说,立国之父们试图从科学和逻辑上来解释为什么基督教理念对人和社会有好处,可以让人有超越世间的理念,这样就对社会起到正面的作用。那么,汉森教授自己是怎么看的呢?

历史趋势:拥有太多财富和舒适的人最后都腐败了

汉森教授认为立国之父们是对的,当一个社会里的人不那么相信宗教信仰或神的时候,整体的行为也会随之改变,变得就如罗马人所说的自我放纵、奢华腐败。在整个古典学历史中,一个共同的趋势就是:如果人拥有太多的钱财和舒适,就会有麻烦。因为人对于性、食物、暴力、懒惰(sloth)、惰性等,是无法自我控制的,除非他们至始至终地努力工作,没有过多的钱财。

非常经典的一个例子就是,公元前27到68年,罗马帝国第一个王朝——胡里奥–克劳迪(Julio-Claudian)王朝,也就是罗马帝国建立者屋大维与他的家族形成的王朝,他们后来拥有太多的财富,最后都腐败了。这对立国之父们影响很大。

美国人的典范样子:拥有农场、家庭、信仰,整日劳作,定期去投票

因此,立国之父们,尤其是富兰克林·杰佛逊,都一直强调,一个美国人的典范样子就是:他拥有一个农场、家庭,有宗教信仰,每天早上起来挤牛奶,一整天忙于农活,晚上回家筋疲力尽,然后到一定时间就到市镇去投票。这是一个理想的美国人生活。

而在大城市的美国人,他们会很有心计,过着富裕生活,去冒险体验各种习俗。汉森教授认为,假如立国之父们今天在世,他们来到旧金山或洛杉矶市中心,他们会感到很担心;但如果他们到蒙大拿州、犹他州,或者是德州郊区、宾夕法尼亚州西部,他们会觉得那里是很稳定的社区,小社区,人们关系亲密,很相信宗教信仰,并热爱自由。

但是在法国革命者看来,这些社区很枯燥单调,太保守,停滞不前。那些法国印象派、探索者或科学家会想去城市。但是美国的立国之父们则偏爱农业主义和农民。

农村家庭独可以独立自主的生活方式对美国民主很重要

汉森教授说,你可以从早期一些著作中看到,包括18-19世纪的法国裔美国作家约翰·德·克雷韦库尔(John de Crèvecœur)在1782年发表的系列文章《一个美国农民的来信》(Letters from an American Farmer),描述的是北美英国殖民地后期和当时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礼仪和习俗。他从一位虚构的英国绅士的12封信讲起,每封信都涉及当时作为英国殖民地的美国的一个生活侧面。这部作品不仅在美国取得成功,而且在欧洲也流行起来,还出版了法国版本。这部作品被认为是美国文学经典中的第一部作品,并影响了很多以后的作品。

约翰·德·克雷韦库尔(John de Crèvecœur)1782年发表经典著作《一个美国农民的来信》。(图为企鹅出版社出版该书的一个封面)

还有法国政治思想家、社会历史学家阿历克西·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最出名的著作《论美国的民主》(Democracy in America)。他在书中提到,住在农村的家庭对美国很重要,他们独立自主地生活着。这本书介绍美国的社会环境和政治制度,民主对美国社会及美国人的影响。该书被认为是研究美国民主政治体制的经典著作,是政治学、历史学和社会学经典之一。

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的名著《论美国的民主》(Democracy in America)。(图为图书市场上某个版本的封面)

过去不同信仰的人可以团结相处现在很多人是“超个人主义”

那么可以说对待宗教信仰的方式,影响到了美国社会的变化,是吗?

汉森教授说,以前做得是比较恰当,对不同宗教信仰的人没有侵入性,大家可以在课堂上一起唱诗,早上会有学生主动做祷告,目的是鼓舞大家而不是要别人也皈依基督教。汉森教授那时候上的学校里主要是西班牙/墨西哥裔的学生,他们都是天主教徒,而他自己是其中少数的新教派,但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要被转化去相信天主教,虽然每个人都是读同样的圣经、唱同样的歌。他当时感受到的是团结的氛围,以及“别人打你左脸,你再把右脸给他”、耶稣在山上发表的著名的《登山宝训》(Sermon on the Mount)里的这些理念都可以亲身经历到。但这种情况现在却不再存在了。

我们现在是“超个人主义”,每个人觉得他自己个人的权利超越于宪法,可以起诉任何人,拥有绝对的个人自由。例如,一个人在高速公路上开车,看到路边竖着一个十字架,就说这冒犯了他,他要起诉把十字架拆掉。打开电视,看到一个新闻主播说的话,在种族和性别方面说的不是完全平衡,就要起诉他;谁在推特上发的推文,让他感到被冒犯了,就要“追杀”那个人。

这都不是立国之父们想要的美国人的样子。他们想要的是整天忙于工作,没有时间去起诉别人的人。汉森教授说,我们变成这样可能是从40年前开始,科技发展到了一定程度,我们享受到了立国之父们从来没有想象到的富裕和舒适。

高科技的发展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便利,但在汉森教授看来,可能也带来了一些消极的影响,尤其是对作为美国立国基础的西方文明和文化带来的负面作用。这最终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这跟川普当选总统有什么关联吗?请关注下一集的内容。

责任编辑: 宋云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世界文化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