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红叶:论中国权贵资产阶级

— 依权而富的中国“权贵资产阶级”

作者:

社会财富,创造者工农拿到的极少,那么,大头是谁拿走了呢?被权贵资产阶级拿去了。

过去,人们曾为中国未来发展的所谓“非资本主义”道路,激烈地争论过。现实为那些争论,作了总结。中国没有跳过、也不可能跳过资本主义的社会发展阶段。辛亥革命一百年来,早期军阀混战,帝制多次复辟;后来,十年内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再后来,大刮“共产风”,“文化大革命”,社会动荡,资本主义经济发展一直艰难。近三十年来,情况大变,资本主义经济得到突飞猛进地发展,已经越过“原始积累”,正在一路高歌猛进,把中国带进世界。资本主义的发展,本来是先有经济的初步发展,而后为了突破封建束缚,以求更大发展,进行革命夺权。中国恰恰相反,是先夺权,而后依靠“人民民主”政权,急转直下,大搞权贵资本主义经济,终于实现了辛亥革命以来始终求而未得的血腥的历史进步。根据世界银行的最新报告,美国5%的人口掌握了60%的财富。而中国现在则是1%的家庭掌握了全国41.4%的财富,财富集中度远远超过了美国。①也就是说,就其在社会经济中的地位和影响力而言,我国资产阶级早已远远超过了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

主导中国社会发展的权贵资产阶级,由三部分人组成:“公职”权贵资产阶级,“鼠类”权贵资产阶级,权贵资产阶级“暴发户”。以最后一种为其主体。我国现在也有私人资本家,但是力量微弱,在权贵资产阶级的欺凌下,度日艰难。

盘踞在党政机构里和掌握国有企业的大批官僚,组成“公职”权贵资产阶级。

和美国社会资产基本都在民间个人和家庭手中的情况相反,在我国,多于76%的资产由政府拥有,民间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资产。⒄我国的发展成果,绝大部分被政府拿走。从1995年到2007年,如果去掉通货膨胀率,国家财政税收,累计增长了6.7倍左右,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增长1.7倍,而农民更低,才增长了1.2倍。②

党政机关既然极其富有,“公职”权贵资产阶级于是毫无顾忌地,大把撒钱,花天酒地。以2011年中央财政为例,根据最近举行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的报告,总支出约56414.15亿元,列入报告的教育、科学技术、文化体育与传媒、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和就业、住房保障、农林水事务、节能环保、交通运输、资源勘探电力信息、粮油物资储备、国防、公共安全十三项,支出32838.62亿元,占总支出的58.21%;其余占支出41.79%的23575.53亿元,哪里去了?

网上多年广为流传:我国的行政管理费(或曰公务支出)在国家财政支出中的比重极高,2000年为:25.7%,从来未见权威部门敢于出面否认。而德国(1998年):2.7%;英国(1999年)4.2%。相比之下,我们政府里的“寄生虫”们把多达四分之一的国家收入自己开销了,花的是不是多得有些出奇?侵占、消费社会财富如此之多,早已不是什么“铺张浪费”的问题,而是表现了我们政权的性质。——它,是表现为“量”的“质”,一匹根本逃脱了民众管制、随心所欲、到处乱跑的“政治野马”。

2004年,我国用于公款消费的财政支出:公款吃喝3700亿元,公车消费3986亿元,公款出国游2400亿元,公款赌资外流2千亿元。合计12,086亿元,占当年税收总值:47%(不包括各种农业税)。③根据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月报》资料,2009年中国的教育支出仅为8033亿元,远远低于大陆官员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公费出国的“三公”消费1万4千亿元。④十年前,笔者在欧洲旅游,听一位台湾导游说,大陆官员在旅游地买春以后,往往还要通过他向对方索要“娱乐”发票,以便回去报销,感到十分惊异。最近网上更说:外国的“窗橱女郎”熟知中国游客的需要,在门上特地中文公告:“可以还价”,“可以开发票”。好一个“可以开发票”!在海外出丑,还要政府拿钱!中共治下的官员,如此之奢侈、无耻,如果我们还算“人民”政府,那么,政府支出相当节省、政府的收入主要用之于民的上述德、英诸国算什么?

2008年底竣工的浙江长兴县四套班子大楼造价六亿元,加上周围附属建筑,共计二十亿元人民币。造价与美国的白宫持平。奢华之风已经登峰造极。山东省临沂市按照世界超一流标准设计新建了市府办公楼。拆迁33个村庄,占地面积33平方公里。所有的装修材料全部来自欧洲的顶级奢华品牌,共耗资382亿元人民币,平均每建筑平方米的成本32万元,等于世界最豪华的迪拜七星级大酒店的三倍还多。⑤

控制着政府的“公职”权贵资产阶级,一心在自己的挥霍享受上,用于社会福利者少而又少。目前中国教育、卫生、社会保障等公共开支仅相当于GDP的百分之六,比发达国家低二十二个百分点。⑥联合国要求:教育开支至少占国民生产总值的6%。世界公共教育经费投入平均占GNP的5.1%,发达国家5.3%,撒哈拉以南国家4.6%,印度3.5%,最不发达国家也达到3.3%,而中国长期仅为2.3%,比台湾的10%左右要低得多。联合国人权调查员托马谢夫斯基曾经表示,中国在确保人民受教育权利方面甚至不如非洲穷国乌干达。④

掌握着国家经济命脉的国有企业,是权贵资产阶级谋利的有力工具。2009年,国企实现税后利润逾7千亿元,上缴仅400多亿元,比率约6%。其中的七成又透过多种途径回流国企,真正对社会保障所作贡献少之又少,不足1%。也就是说,国企赚得盆满钵满,却未能回馈社会,遑论惠及百姓。⑥“所谓国企是为了公共利益、国家利益,乃弥天大谎。”中石油、中石化凭借垄断,每年各有500亿-1,500亿的巨额利润,但是他们对国家在财政上毫无贡献,每年还向中央政府各自索取50亿-100亿元的“补贴”,而全国几千万人的低保也才不过100余亿。⑦我们到底为什么要这样的、与民众利益无关的所谓“国有企业”?

企业高管的工资,世界平均是最低工资的5倍,而中国国企高管工资是最低工资的98倍。⑧香港特区金管局总裁任志刚,年薪酬1千万元,被舆论指是世界各银行行长收入之冠。但与大陆银行高管的年薪相比,却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据中国银监委披露:国资商业银行董事长、副董事长、行长、副行长、总经理等高层,2006-2006三年,有37家银行122名高管的年薪酬在1千万元以上,最多至4,770万元。月工资加补贴仅约1万元的前副总理吴仪,一次,在国企高层会议上问道:“请问台下哪一位没有高级别墅,请举手!”近千名与会者没有一个举手的。吴仪又问:“请问台下哪一位银行董事长、副董事长、行长、副行长、总经理的年薪、津贴、奖金不超过一千万?”与会者仍旧没有一个人举手。⑨把这些不顾人民死后、以侵占民财为生的官僚,定性为“‘公职’权贵资产阶级”,冤枉他们了吗?况且,他们还既是权贵资产阶级“暴发户”的扶植者,又是“鼠类”权贵资产阶级产生的温床。靠这样的一批所谓“干部”,依靠他们来“为人民服务”,岂非空谈!

所谓“‘鼠类’权贵资产阶级”,指党政机关企业里靠贪污受贿致富的盗贼。根据官方统计,1999-2001年10类腐败经济损失达到GDP总量比重的14.5%-14.9%,每年达一万多亿元。国家每年创造的财富这么一大块,就这样被他们轻而易举地拿走了!⑩贪污受贿百万、千万者,比比皆是,贪污上亿、乃至十几亿、几十亿的,亦非个别。最高人民法院最近向全国人大提交的工作报告称,法院去年审结贪污、贿赂渎职犯罪等案件共2.7万件,判处罪犯2.9万人。而在我们的贪污受贿群体中,他们却只是极小的部分;我们腐败被发现的概率是很低的,大约在10%-20%之间。被发现之后受法律惩处的概率更低,大约在6%-10%之间。⑾惩处了大约0.6-2%,就已近3万人,如果全部惩处,每年该有多少?从这里可以知道:贪腐问题在我国已经严重到何种程度?衣冠楚楚地坐在主席台上的衮衮诸公,很难说其中到底有多少是干净的,没有腐败行为。

官员财产公开,是民主政治起码的应有之义。早在1766年,瑞典公民就有权查看从一般官员到首相的纳税清单。目前世界上已有90多个国家建立了相当完善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2005年10月,我国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也批准中国成为《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缔约国。该公约规定:“各缔约国均应当考虑根据本国法律对有关公职人员确立有效的财产申报制度裁”。⑿可是,到现在,我们已经搞了二十年了,还没有名堂。为什么?我们的各级领导班子如果不是被贪污腐化分子或他们的代表所长期左右,要求官员财产公开的主张怎么会占不了上风?

尤其激起民愤的,是当权者使用窃取的权力,肆无忌惮,公然将国家财产化为私产,一夜之间暴发成为“富翁”。俄罗斯在转型中,国家财产的私有化,公开进行,由国民平分,不多不少,人人一份。我们不,背着民众,一切暗箱或者变相暗箱操作,喏大企业,顿时归于个人所有。谁的权大,谁的份儿高。随手一例:山东最大的国有公司——鲁能集团被几个身份不明的神秘人物,以738亿元悄然黥吞。而这个横跨煤电、矿业、房地产、工程建设、金融、港口、高速公路、体育等多项产业的“经济王国”,按照最保守的估计,其实际资产也绝不会少于上千亿。惊天大案暴露了所谓“国企改制”不过是一场有预谋有计划的掠夺。⒀权贵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力量之强大及其贪婪,于此可见。

国有资产因此大量流失。据1996年5月8日国有企业清产核资会议公布的数字,国家资产总额72,873亿元,但自20世纪80年代后期至1996年底,国有资产流失已达6,000多亿元。目前,在经济学界流传的一个比较认可的数字,就是国有资产平均每天流失1亿元。⒅每年损失三、四百亿。2003年3月10日

家属子女借高级干部的权位,大发横财,成为“富翁”,是“中国特色”资产阶级成长的又一捷径。在5个最重要的工业领域——金融、外贸、地产、大型工程、安全业,85%-90%的核心职位掌握在高干子女的手中。⒁据BBC2010年2月4日,引香港科技大学社会学教授丁学良教授:在中国超过1亿元以上的富豪当中,有2,932人是高干子女,占91%,拥有资产20,450余亿元。家庭背景的权力资本成为他们“合法”取得资产的手段。他们是中国权贵资产阶级的主体,最令人痛恨的一群!

中国已经迅速权贵资本主义化了,不是什么简单的“贫富差别”问题,那是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自然出现的。我们是“官民对立”、“贫富对立”的问题,是依靠政权暴富、由权而钱、权钱合一的问题,这是“一党专政”的专制体制使然的。邓小平的“积极推进经济改革”、“实际禁止政治改革”、“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错误改革道路所要达到的目的,由此得到了实现:中共“实际禁止政治改革”,牢牢控制着统治权;“积极推进经济改革”,为控制着统治权的中共高官及其子女创造了自肥的土壤,这“一部分人”确实果然富起来”了。

权贵资产阶级已经成为我国社会政治经济的主导力量。

胡润研究院与群邑智库联合发布《群邑智库‧2011胡润财富报告》,显示中国大陆千万富豪的人数已达96万人,包括6万名资产逾亿的亿万富豪,当中有4,000名十亿富豪及200名百亿富豪。⒂

波士顿咨询公司(The Boston Consulting Group)发布的《2006全球财富报告》说,中国的150万个家庭(约占全国家庭总数的0.4%)占有中国财富总量的70%――这还只计算了存款、股票等公开的金融资产,未计算灰色收入。⒃

根据世界银行的最新报告,美国5%的人口掌握了60%的财富。而中国现在则是1%的家庭掌握了全国41.4%的财富,财富集中度远远超过了美国。①

这就是今天中国的残酷的现实。与前面“民众处于被掠夺地位”的“残酷的现实”相对应。

中国权贵资产阶级形成的基本过程:第一步,掠民财为“国有”,第二步,掠国财为私有。就像何清涟在《60年建国“成就”的内在逻辑矛盾》一文中说的,中共执政60年完成了一个历史轮回:“以暴力消灭有产阶级始,以权力制造暴富阶级终。”

注:

①《中国1%家庭掌握全国41%财富》,多维新闻2010年6月8日

②《全世界都费解的问题中国人为什么勤劳而不致富》,强国社区2010年12月16日

③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政策动向课题组:《收入制度改革,一场静悄悄的革命》,2006年8月10日,转引自《一周捐款竟赶不上公款一周吃喝!》,https://q.sohu.com/forum/20/topic/2435311

④颜昌海:《国教育史上最黑暗的时期》,凤凰博报-博采众家之言-颜昌海的博客

⑤辛子陵:《GDP大旗下胡作妄为》,《开放》2010年11月

⑥《国企红利肥自己施惠于民成空谈》,《东方日报》2010年10月11日

⑦胡星斗:《垄断国企十宗罪》,胡星斗中国问题学、弱势群体经济学网站:www.huxingdou.com.cn

⑧刘植荣:《世界工资研究》,转自铂程斋www.dapenti.com

⑨《国资银行高层巨额年薪已为世界之最》,新一塌糊涂网站•New YTHT.Net•2009年7月27日

⑩《中国的腐败究竟到了什么程度》,中华论坛

⑾胡鞍钢、过勇:《公务员腐败成本—收益的经济学分析》,《中国社会科学文摘》2002年第6期24页

⑿钟沛璋:《2008忧思录》,川流不息@2008-04-08

⒀《惊天大案,738亿国有资产被私吞!》,百度空间•爱芹海

⒁胡星斗《废除特权制度,建设崭新中国》,西祠胡同https://www.xici.net/b676246/d61669447.htm

⒂《明报》2011-08-25

⒃何清涟:《60年建国“成就”的内在逻辑矛盾》,结构-雅昌博客频道

⒄陈志武:《中国的政府规模有多大?》,网易-新闻中心-媒体评论

⒅《国有资产大批流失–11万亿国资虚实之辩》,《财经时报》2003年3月10日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