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希望寄托在中国人民身上 非独裁者身上 专访金里奇

我想要说的是,我们现在有一个伟大的机会,我们一起共同走向自由,同时也面临一个来自于独裁和民主制度对决的危险。我希望在中共体制内的这些年轻的官员,能够意识到我们应该成为朋友,一起想办法来解决问题,而不是试图通过竞争来看到底谁能够独霸世界。这也是潜在的目的,就是希望人民和人民之间可以共同合作,最后能让独裁消失,让自由诞生。

我希望我们和中国人民会成为朋友,我们共同生活在一个自由的世界上。-金里奇

在美国近代保守主义复兴的历史上,闪耀着四颗金星:1960年代的美国参议员古德沃特(Goldwater),很多台湾朋友了解他的中文名字,高华徳;1980年代的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1990年代的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和现任美国总统康纳德·川普。他们代表着美国保守主义,也叫美国传统主义在美国的全面复兴,也深刻影响着当今的美国社会和目前的中美关系。

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于1995年至1999年间担任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是美国国会历史上最具权势的众议院议长之一,他也是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金里奇博士也是一位历史学家,被认为是当下美国最注重经济、社会、政治和安全事务的保守派领袖之一。

金里奇博士最近出版了他的新书,是他36本书中最具挑战和最重要的一本书:《川普对决中国:面对美国的最大威胁》(Trump vs. China: facing America’s greatest threat),实质上他真正的意思是川普对决中共。这部书一经出版便引发了各方关注,迅速成为“纽约时报”最畅销书。

金里奇博士为什么要写这本书?这本书是怎样一本书?他将如何影响今天的美国政府、未来的中美关系?以及对我们华人未来的生活和我们所处的世界会造成什么影响?这都是读者和听众朋友非常感兴趣的地方。

本台资深制作人方伟有幸请到金里奇博士接受他的专访,探讨了围绕这本书的诸多重要的问题。本文为您呈现的是方伟这次专访的精彩内容。希望朋友们能从中了解到我们所处的世界正在经历的一个深刻的变化。

美国重磅保守派领袖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最近出版了他最具挑战和最重要的一本新书:《川普对决中国:面对美国的最大威胁》(Trump vs. China:facing America’s greatest threat)。该书一经出版便引发了各方关注,迅速成为“纽约时报”最畅销书。

二战后美国重新认识盟国苏联,花四、五年达到共识:苏共帝国是不可能与美国共存的

方伟:当初美国对苏联所带来的一个挑战是有一个全国性全社会的回应的,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1957年苏联率先发射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这个让美国人真的很紧张,全国就开始回应。今天中共并没有这么大的一个事件,但是美国的政界仍然会紧张的原因是什么?

金里奇:其实美国对苏联的认知还不是到1957年,在1946年就开始到1950年的四、五年时间,美国了解到苏联是那么一个邪恶的共产政权。因为1945年时盟军结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当时苏联和英美都是盟国,战争结束之后,美国才重新认识这个刚刚一起打过仗的盟国,才认识到苏联的扩张与共产党的这么一个邪恶本性。所以美国花了四、五年的时间,逐步了解了这个苏共帝国是不可能跟我们共存的,所以从杜鲁门开始发展出对苏联一直对抗的政策。

川普总统是首位采取强硬回应阻止中共挑战的美国总统

方伟:川普总统是第一位回应来自于中共挑战的美国总统。您是他的私人朋友,在您看来川普总统是怎么认清楚中共给美国带来的挑战的?

金里奇:这点并不复杂,因为川普他了解到奥巴马的情报总署主任给奥巴马做报告时说,中共每年从美国偷走4000~5000亿的智慧产权;他也看到了中美之间长期存在的贸易赤字;他也看到中方是怎么跟美国谈判的……他是位商人,在他看来,他觉得这简直是太愚蠢了,我们美国怎么这么蠢啊?

所以对于一个好的生意人,他会觉得川普的回应其实是非常合理的。因此川普总统不认为美国每年都应该被中共占便宜占成这个样子,所以他才采取这种强硬的回应来阻止这种现象的持续。而这个事会让中共很吃惊,这也是为什么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谈判现在这么难。

此前的华盛顿政治圈实质上出卖了美国,只关心自己和在交易中赢利

方伟:这个问题也许太简单了,但是我还是想问,这么明显的情形,为什么奥巴马总统不做回应?

金里奇:基本上华盛顿的政治圈他们其实是把美国已经出卖掉了,简单地说就是这样子。你看看和中国打交道中,产生出多少的亿万富翁,他们根本没有兴趣来看美国所面临的现状,他们只关心自己和中国的交易中可以赢利可以赚钱。

彭博社的老板麦克·彭博,他在最近的一次被采访中说中共已经不是一个独裁政体了。可是你想想看,中国现在在新疆100万的维吾尔人被关进集中营,对西藏的传统文化做全面的摧毁,对法轮功进行全国性的迫害,以及对于地下教会、现在他们如何针对香港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象彭博这样的人,他竟说中共不是一个独裁政体。这个人在中国赚了亿万元的财富。

金里奇:指出问题和提出答案,意在激发探讨,最终得出很好的方案

方伟:关于来自中共的挑战,无论是智慧产权的偷窃,第五代互联网,中国南海,“一带一路”等等方面,您不仅指出了问题,您也提出了美国回应的解决方案。这些方案您怎么能让它实施呢?您在新书里分析了来自于中共很多很多方面的挑战,每个挑战基本是用一个章节来写,写完之后,在章节的末尾处就会提出应该怎么办怎么办,写得非常详尽,就好象是一部国策一样的书。所以我才问这个问题,怎么实现得了呢?因为涉及整个国家的运作。

金里奇:我做这个事情已经做了很多很多年了,从我的书的答谢中你就会知道很多很多研究中国的专家,他们都给我提出过他们的见解。从1980年代开始,我的两门课中,我的很多学生都是美国的一星和二星的将军。所以你可以看得出来,我不仅要提出问题,我还得提出答案,我的答案不一定就是正确的,但是我所提出的这些方案,可以开始一种讨论,激发一些探讨,最终我们拿出来的方案一定是很好的。

美国对中共形成共识的情形如当初对苏共;中共不断行恶让人渐渐明白,它是一条鲨鱼

方伟:我注意到,在最近几年之内,不一定是美国公众,还有美国的政治人物,美国的国会,美国的行政机构,对中共的态度全部反转过来,以前有很多绥靖的政策,现在很多好象是共和民主两党一致,各个政府单位全都一致,对中共是非常强硬的。这种转变是怎么发生的?是您造成的吗?

金里奇:我有产生一些影响,也有很多别的人。比如说白邦瑞,他以前是个军人,他写了一部书叫做《百年马拉松》,因为他生活在中国,他和中共军方有很多交道,他说,他当时为尼克松和基辛格服务的时候,他对中国的改变当时是非常乐观的。但是经历了这么多年,他就发现根本不是他想的那么回事。所以象白邦瑞这样的人对美国政治圈的意见,也都起到了一个很大的影响作用。

确实在近年来,在某一时刻,象契机一样的,大家全部都达成了一致,就有点象当初在1946年到1948年之间,当时打完世界大战的时候,也有很多好莱坞拍一些亲苏联的片子,但是在那3年之间,我们就逐渐认识到苏联对自由社会是一个巨大的竞争者和巨大的威胁。所以那个时候,我们也就在几年之内形成了共识,就跟现在是很象的。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中共这个政权它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它总是会做坏事,它每次做坏事,就会唤醒一批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慢慢就明白了,原来这是一条鲨鱼,它是想把我们吃掉的。

让美国人民明白很重要,因为自由美国的精神一旦动员起来,会把独裁淹没掉

方伟:您写了这么多部书,您有这么多的解决方案,您会跟川普总统谈吗?向他建议您的这些解决之道吗?

金里奇:我把我的这些东西写进这本书里,也许吧,很多很多人都会读这本书,会了解我这本书中所讲的方案,如果他们觉得这些方案不错的话,他们可能会找川普总统,会跟他说:你看,这个这个不错,应该照这个做。这是我的法子。

我和川普行政当局的很多人都有对话,我也跟国会谈很多,但是我相信,重要的是要让人民明白过来。因为只有人民明白过来,我们才会有很多新的主意,才有很强的能量,因为自由美国的企业精神,这个东西一旦动员起来,他会把独裁淹没掉。

答大陆人疑问:我反对独裁,不反对中国人民;共产独裁政权是反中国人民的,是反自由世界的

方伟:对于一个中国大陆的中国人来说,他看您这本书的名字叫《川普对决中国》,他会觉得金里奇是反华的。您会怎么回应他的这个疑问?

金里奇:我反对的是独裁,我不反对中国人民,因为中国人民有赢得自由的权利。共产独裁政权它是反中国人民的,它是反自由世界的。

所以我对习近平的看法和一般的中国人的看法是不一样的,一般的中国人他有追求自由的权利,他有生活在法治社会的权利。对这样的中国人,我对他的恐惧是零,我对他没有任何恐惧。但是我对习近平手里掌握的这么巨大的一个独裁政权,我对他是非常警惕的。

美国目前同时在做两件事:一是对中国人民伸出手来;二是继续与中共独裁政权打交道

方伟:如果有机会您想对中国大陆的中国人说几句话,您会对他们说什么呢?

金里奇:我会说,你们有拥有自由的权利,你们有获得法律尊重的权利,你们有杜绝腐败的权利,我希望我们和中国人民会成为朋友,我们共同生活在一个自由的世界上。

方伟:在前几天麦克·彭斯副总统关于中国政策的第二次讲话中,彭斯副总统说,美国仍然会保持和中共打交道,您认为这种打交道和奥巴马政府与中共的打交道有什么不同呢?

金里奇:我想我们会对人权有更多的坚持。我们已经制裁了一批中国的公司,就象海康威视,它们是协助迫害老百姓的。虽然我们还会和中共政权打交道,但是我们得注意到,最近习近平说普京总统是他最好的朋友。中俄联起手来,对我们形成的威胁,我们要很注意。

我们试图同时做两件事情:一个是对中国人民伸出手来,第二个是和这个独裁政权打交道。

未来属于自由阵营的国家会远远超过愿意加入独裁阵营的国家

方伟:您对于美国能够迎战来自于中共这一轮挑战并且赢得胜利乐观吗?

金里奇:我们美国面临过很多挑战,1770年的时候,大英帝国认为他们可以很容易就把我们美国这些“民兵”给打垮;一次大战的时候,德国的威廉皇帝也认为德国是不可战胜的,在那以后,纳粹德国也是不可一世;赫鲁晓夫也认为他可以打败美国;一度日本帝国都觉得他们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但是3亿2千5百万的美国人民,他们是从世界各地聚集在这里形成的美国,以自由的方式来创造财富的美国,我认为是更加有力量的。

如果你问我50年和100年之后,到底是哪个阵营国家会更多,我会相信属于自由阵营的国家会远远超过愿意加入独裁阵营的国家。

希望寄托在中国人民身上,不寄托在一帮独裁者身上

方伟:我们的节目现在在海外广播也常常会被中共高层所监听和了解。如果通过这个节目,您有一个机会和中共的高层说话,您会说几句什么话呢?

金里奇:我想跟他们说,他们不要去试图寻找一条现代化的独裁之路,我希望他们寻找的路是一条通向自由和法治的路,而不是去寻找一条更高科技、利用科技来压迫人民和控制人民的路。但是坦率地说,他们不会听的,他们一定会朝着那个方向一条路走到黑。我的希望是寄托在中国人民身上,不寄托在这帮独裁者身上。

《川普对决中国》承载五大关键内容,献给所有热爱自由和关心中国及中美关系的人

方伟:您这本书是给谁读的?

金里奇:这本书是给所有热爱自由的美国人,以及所有想要了解这么一个竞争力很强的中共政权情况,关于中国的历史,中国是怎么运作的,我们应该如何应对中共这么个挑战,所有关心这些题目的人,都可以来读这本书。

方伟:从这本书里面要带走的,或者学到的最关键的东西是什么?

金里奇:有五条。第一条就是中共的政权越来越强大,成为一个非常厉害的竞争者;第二条是习近平和他的中国共产党是不会改变的;第三条是中共的系统在技术上的革新步伐远远超过美国;第四条是任何逐渐的、缓慢的美国的回应都会导致我们的失败;第五条是老百姓的声音很重要,每一个老百姓都得了解这件事情,他们跟他们的朋友、邻居、同事等等,告诉他们这件事情,这是最关键的。

主权在民、力量在民,教育人民才是长远和最有力量让国家体制运作起来的方法

方伟:在中国人看来,个人的作用很有限,为什么要把这个当作一个最重要的结论?

金里奇:因为在一个自由的社会,你必须取得人民的支持你才可以做事情。当初的冷战就是,当我们已经告诉人民,人民已经意识到了苏联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敌人之后,我们就有了一个全民的共识,那个时候民主共和两党都齐心一致对抗苏共。

我认为对于一个平凡的美国人,能够了解我们今天生活的世界是怎么样的情况,这一点非常重要,他们能够跟他们的众议员讲,他们可以跟他们的参议员讲,然后只有我们的政策得到这种广泛的民意支持,我们才能够行动起来。这也是美国的一个特点,就是美国的民主政体是主权在民,或者说是力量在民。在这种制度下,老百姓真的是有力量的。所以教育我们的人民,这是一个长远的最有力量让我们的国家体制可以运作起来的方法。

我之所以要写这本书的一个目的就是,我要去接触,我要去和一般的平凡的美国人对话,希望他们能够花几个小时来读这本书,来想这些问题,能够了解我们面临的挑战。

说与大陆人民:成为朋友,一起想办法解决问题;人民共同合作,让独裁消失,自由诞生

方伟:我们听众和读者大多是来自于中国大陆的中国人,通过我们的短波广播以及翻墙的技术,我们这个节目在中国大陆也是能进得去的。另外一方面,我们现在的听众和读者,很多的美国华人,您最后想对他们说什么话呢?

金里奇:我想要说的是,我们现在有一个伟大的机会,我们一起共同走向自由,同时也面临一个来自于独裁和民主制度对决的危险。我希望在中共体制内的这些年轻的官员,能够意识到我们应该成为朋友,一起想办法来解决问题,而不是试图通过竞争来看到底谁能够独霸世界。这也是潜在的目的,就是希望人民和人民之间可以共同合作,最后能让独裁消失,让自由诞生。

(专访全文结束)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资深节目制作人方伟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