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内蒙第三例鼠疫疫源地封路 测过往民众体温

内蒙古出现第三例鼠疫病例后,内蒙机场出发厅,乘客被要求在测体温。(网络图片)

内蒙古已发现三起鼠疫病例,第三例病例是锡林郭勒盟镶黄旗一工人。目前,疫源地镶黄旗在检测过往群众体温,并封锁了去往疫源地的道路。有当地人发帖说死了好几人。

除了转到北京确诊的两例鼠疫病例,11月16日,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镶黄旗巴音塔拉苏木采石场一位55岁的工人在乌兰察布市化德县医院被诊断为腺鼠疫确诊病例。该患者动手剥食野兔之后,感觉身体不适。

过往民众一律被测体温登记个资

界面新闻报导,如今进出镶黄旗的公交车乘客都要检测体温。11月19日,前往疫源地巴音塔拉镇,现场可见多辆警车和医疗救助车停在路边。所有途经该地的旅客,均被登记身份信息和目的地,另有一名医生负责测量体温。

尽管疫源地蒙金矿业加不斯铌钽矿地处30公里外,但是巴音塔拉镇位于这座矿场的必经之路上,据当地居民透露,几天前镇上在消毒、焚烧动物尸体。

界面新闻记者试图前往鼠疫患者刘某某所工作的铌钽矿现场,但被一辆当地车辆挡住去路,车内两名工作人员自称来自防疫站说,“这里就是疫源地了,前面已经被隔离了,不能进去了。”

自从鼠疫患者被确诊以来,有关鼠疫爆发的相关消息在中国大陆社交媒体上迅速传播。近日,有内蒙网民说,当地有人听说有鼠疫患者死亡的。

当地网民:死了好几个

有乌兰察布市的网民“阿猫本毛”表示,“我乌兰察布市表示很慌,而且我们这边说死了好几个。”

(网页截图)

“阿猫本毛”还写道:“我们这边居然是鼠疫重灾区,真的,我现在觉得自己活得提心吊胆!”“我们离化德(县)就半小时车程,你说我慌不慌?”

还有推特网民发出视频说,“为检测感染肺炎鼠疫而设立的内蒙古‘哈拉黑’检疫检查站。”

据悉,“哈拉黑”镇位于内蒙古自治区科右前旗中西部。

还有微博网民“焦煤小队长”表示:“内蒙机场出发厅,乘客都测体温。”并附有相关图片。

(网页截图)

视频:内蒙科尔沁右前旗设检疫站

疫源地鼠患成灾 牧民︰今年格外多

《新京报》报导,在本次疫情源头、3名患者的家乡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左旗,是鼠疫的自然疫源地,“今年老鼠格外多”更是当地牧民们的共识。

苏尼特左旗官方今年5月曾公布鼠患数据,全旗草原鼠害发生面积达90万亩,其中52万亩达严重级别;平均密度为每0.25公顷有263个洞口,最高密度达434个。

中共苏尼特左旗委宣传部曾表示,巴彦淖尔镇发生鼠害。但没有人把此事与鼠疫联结起来。

据悉,当地民众直到11月12日北京市宣布收治2名内蒙古鼠疫病患,才知道自己的镇上成为疫情起源地,镇里的街上“一下子没了人”。

在本次鼠疫疫情中,最先确诊的鼠疫患者王思夫妇,来自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左旗的巴彦淖尔市。他们家路旁的沙地上,可见到大大小小的老鼠洞,最密集的地方几乎每隔一公尺就能看到一个新的老鼠洞。

患者转院5次到北京才确诊

王思夫妻的亲戚表示,得知他们上月底已开始出现病征,先后去了当地4家医院检查却都误判病因,因而未采取隔离措施。

王思的堂兄忆述,王思10月25日开始发烧、呕吐,家人先将他送去德力格尔卫生院检查。医生说“不是普通的发烧”,将他转介至苏尼特左旗医院。苏尼特左旗医院医生为王思照CT,认为他患上的是“大叶性肺炎”。

到10月27日,王思病情仍无起色,由家人送到内蒙古国际蒙医医院锡林郭勒分院。该院医生认定王思患上的是“流感病毒肺炎”,数日后又将王思转介至锡林郭勒盟医院传染科。

不久后王妻也身体不适,开始出汗、咳血和发烧。11月3日,王思夫妇从锡林郭勒搭乘救护车转院到北京朝阳医院。到12日下午,北京朝阳医院确诊了2宗来自内蒙古到京就诊的肺鼠疫病例。

有网民表示:“王思夫妇一路上都没有被隔离。通过空气传染的肺鼠疫,不知是否已经传播开来了。”“官方声称没有扩散,鬼才信。”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心茹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