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反右”期间宋庆龄对民主人士最狠

作者:
1957年9月9日,宋庆龄作为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名誉主席在中国妇女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致辞。本来,这只是一次应景的演说,宋庆龄完全可以不和反右运动挂钩。但是在她仅768字的致辞中,竟用了314个字来歌颂毛泽东领导的反右运动。她指出:“资产阶级右派分子向党、向人民、向社会主义猖狂进攻,他们企图推翻党的领导,企图让资本主义复辟,也就是企图把不久之前才摆脱掉的、带了几千年的枷锁重新加在妇女们的身上。”

宋庆龄

在大陆网上现在到处流传着孙中山遗孀宋庆龄在反右期间上书毛泽东“表示十分忧虑”的传奇。在那篇作者为“何方”的题名为“宋庆龄多次致党中央信件披露”的文章中说:“1957年宋又写信给党中央:‘党中央号召大鸣大放,怎么又收了?共产党不怕国民党八百万大军,不怕美帝国主义,怎么会担心人民推翻党的领导和人民政府?共产党要敢于接受各界人士的批评,批评人士大多是爱国、爱党的,一些民主党派人士为新中国的解放,作出了家庭、个人名利的牺牲,一些二、三十岁的青年知识分子怎么可能一天就变成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我很不理解这个运动,我想了两个多月,还是想不通,有这么多党内党外纯粹的人会站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对立面?要推翻共产党?’”对此,《争鸣》杂志在2006年也有过专文报导。

其实,只要看一下宋庆龄在反右期间的公开言论,就不难断定这完全是宋氏亲友在文革后的谎言和贴金之作。1957年6月21日的《人民日报》上,宋庆龄发表了一篇题名为“否认共产党的领导,就是要使全国人民重陷于奴隶的地位”的大作。她一开始就指出:“我对有些人所发表的一些谬论,是肯定不能同意的。例如,有些人的批评等于是说我们没有做好任何事情。从这种见解出发,他们进而提出在各种机构里处于决策地位的共产党代表和党委是否有必要的问题。他们说这样会限制民主,会使得非党人士有职无权;又说共产党员们既然不懂技术,就不能领导等等。当然,什么地方存在着这样的情况,就应该加以纠正,并且纠正得愈快愈好。但是必须明白,把病人甩掉是不能把病治好的。”对此,宋庆龄的结论是:“否认共产党的领导,在客观上、事实上就是要使历史倒退过去,就是要使资本主义复辟,就是要使我们全国人民重陷于奴隶的地位。”和当时同类的中共领导人的反右讲话相比,宋庆龄的调门也是最高的之一。

7月13日,她又在《人民日报》上另外一篇文章中大批章伯钧的“政治设计院”。她说:“例如,有人倡议‘政治设计院’,其目的是要把它超越于共产党和由全体人民所选出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这两种领导机构之上。有些人使用了不可宽恕的方法,例如歪曲若干历史事实。同时,反动分子对坚决站在共产党一边的非党人士进行了恐吓。他们用了匿名威吓和其他卑鄙的手段。这种做法引起了普遍的愤慨和憎恶。”非但如此,该文还对民主的基本价值进行了大批判:“这少数人说,我们的国家是有限制的。我要问他们:哪一个国家没有限制呢?……人们说到民主,也只有两种:资产阶级民主,或是社会主义民主。第三条道路是没有的,正如同没有‘第三种势力’一样。政权不是握在资本家的手里,就是握在工人的手里。这少数人所要的是资产阶级民主吗?如果是,他们就是要求在中国使资本主义复辟。”

1957年9月9日,宋庆龄作为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名誉主席在中国妇女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致辞。本来,这只是一次应景的演说,宋庆龄完全可以不和反右运动挂钩。但是在她仅768字的致辞中,竟用了314个字来歌颂毛泽东领导的反右运动。她指出:“资产阶级右派分子向党、向人民、向社会主义猖狂进攻,他们企图推翻党的领导,企图让资本主义复辟,也就是企图把不久之前才摆脱掉的、带了几千年的枷锁重新加在妇女们的身上。”她继而号召全国妇女:“我们必须克服温情主义,彻底粉碎资产阶级右派;必须坚决跟着共产党走社会主义道路。这里中间路线是没有的!”(见1957年9月10日《人民日报》)——在宋庆龄所有公开言行中,我们非但看不到她对反右一丝一毫的“不理解”;相反,她的理解水平远远超过中共的大多数高级干部。她对右派分子的大批判作用,更是成千上万的中共的高级干部所无法企及。

这里,还值得一提的是与宋庆龄齐名的另一位一直被誉为中国知识女性代表的何香凝女士在反右中的不良表现。据叶永烈先生的考证:“第一次在报纸上公开点出‘右派’一词,不是毛泽东,却是国民党内著名的左派、廖仲恺夫人何香凝。这是因为中共中央五月二十日指示:‘应该逐渐增加一些左翼分子的言论’。于是,也就选中了德高望重的‘左翼分子’何香凝,来透露毛泽东的意思。”(《反右派始末》,青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190-191页)6月1日,何香凝在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邀请各民主党派中央负责人和无党派民主人士举行的十一次座谈会上和储安平的“党天下”发言公开唱反调,她对整风的理解是:“首先是希望极少数右派的人能彻底改造自己。所以在现在如果领导党团结我们的左派,争取和帮助我们的中间分子,教育和批评右派的话,那只能对我们民主党派有好处,我们欢迎领导党这样做。”——简言之,中共的整风必须要发动“反右运动”。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