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国际娱乐 > 正文

这个55岁老男人 谈个恋爱都能让人哭?

最近,55岁的基努·里维斯(Keanu Reeves)牵手46岁女友 Alexandra Grant出席电影节红毯,引发了大轰动。

虽然两人并未张扬,但仍然是全场的焦点,因为这是他35年职业生涯以来首次与伴侣公开亮相

你肯定还记得基努·里维斯。

他是《黑客帝国》里戴着黑超,徒手挡子弹的酷炫黑客尼奥。

是《生死时速》中临危不惧的小鲜肉特警。

要不是当年网络不发达,多少姑娘会在微博对这段话大喊“我可以”?

但一度,在网络上,他也和小李子一样,成为“年轻时盛世美颜,中年惨遭杀猪刀”盘点里永远不会缺席的一员。

男明星“穷困潦倒不修边幅”名单也少不了他,一双鞋穿坏了用胶带捆几圈凑合。

有媒体对比了他十几年的着装,发现他能穿出门的衣服可能只有一套。

走在街上完全不用担心狗仔,因为没有人能在现实中认出这位戏里的美男子。

左:《黑客帝国》剧照;右:在路边吃披萨的照片

但就是这样的他,被 GQ用“不朽”来定义,CNN形容他为“国家宝藏”。

“Keanu Reeves Is Too Good for This World”《纽约客》在今年撰写的基努·里维斯人物报道中,用了这样的标题,国内媒体把这句话翻译成了“这个世界,配不上基努·里维斯”

为什么他会有如此高的赞誉?让我们从头回溯他的故事。

基努·里维斯可不是含着银汤勺出生的,甚至起点比一般家庭的人都不如。

1964年,他出生于中东黎巴嫩,生父在他幼年时就因贩毒被捕,母亲为了谋生去做歌舞演员。

因此他从小就颠沛流离,黎巴嫩、澳洲、纽约、再到多伦多,母亲带着他和妹妹辗转多地,光在纽约生活期间就搬了五次家,直到遇到第三任继父,他漂泊孤独的童年生活才算结束。

基努·里维斯和母亲

16岁那年,他靠拍摄可口可乐广告进入演艺圈。

20岁时,他开着汽车从多伦多出发,花了几个月到达好莱坞。

幸运的是,作为男主的第一部作品《大河边缘》就获得了很好的票房,之后他在《阿比阿弟的冒险》中扮演极具喜感的角色,时至今日这部剧中的片段还被津津乐道。

叛逆帅气的形象也让他成为一代 Teen Idol,美媒称他为“当今银幕上最红的年轻演员”,前途无量。

1991年,他已经27岁,从这个时期的采访已经能感受到他的危机感:一成不变的出演青春剧并非长久之计,应该转型了。

就在这时,机会来临。

凯瑟琳·毕格罗导演找到他出演动作片《惊爆点》,一改以往动作片的硬汉刻板形象,塑造了从男孩到男人的过程,又一次引发时代潮流。

就当人们以为他会顺着这条路走下去的时候,他主演的电影《我自己的爱达荷》上映了,这部电影改编自莎士比亚的戏剧,妥妥的文艺片。

一边是商业动作片明星,一边是独立文艺片男神,27岁的基努·里维斯已经“两开花”。

原本这也就是个逆风翻盘的故事,然而就在事业初攀高峰之际,基努·里维斯人生中一些重要的人开始纷纷离他而去。

出演《我自己的爱达荷》让他收获了真挚的友情——同为主演的瑞凡·菲尼克斯,这部电影也让瑞凡得到了人生中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威尼斯影帝。

因为1993年,这位年仅23岁的天才少年因为吸毒过量猝死,医检报告显示他体内的毒品含量是致死量的8倍。

《我自己的爱达荷》剧照

悲剧发生的时候,基努正在拍摄《生死时速》,他看起来似乎没有情感上的崩溃,拍摄也照常进行。

但在1994年的一次电影宣传会上,记者问到他对瑞凡的死怎么看,他疲惫而平静地说:“还能说什么呢,我很想念他。”说罢,他避开镜头看向地板,久久哽咽。

也受此事影响,基努一夜成长,公众形象完全换了一个人,退出了以往 Party boy的生活状态,带着好友的好莱坞巨星梦继续前行。

1994年是他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年,他拍摄的《生死时速》上映,这部片子也是中国引进的第一批好莱坞大片,不但在中美两国,在全世界都掀起了基努·里维斯狂潮。

这部动作电影没有一处电脑特技,全程实景拍摄,当时30岁的基努血气方刚、英气逼人,有影迷形容“天神就在 Keanu的眉宇之间”。

1999年,基努·里维斯主演了令他名垂青史的作品——《黑客帝国》。

这一系列电影不仅是电影史上的里程碑,更是科幻电影绕不开的珠穆朗玛峰,片中基努酷酷的墨镜、风衣和敏捷身手,令亿万观众疯狂。

凭借《黑客帝国》三部曲,基努稳稳地站在了好莱坞金字塔之巅,成为当之无愧的一线巨星。

就在他登上事业巅峰的时候,命运再次给他重击。

当时他的女友珍妮佛·塞姆(Jennifer Syme)怀孕,基努也为此准备购置房产安定下来,两人还给未出生的女儿取名,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然而婴儿却在8个月大时被发现是死胎流产,当时,有圈内人爆料是因为珍妮佛吸毒导致,基努·里维斯未曾对此回应。

无论真相如何,两人的爱情都因为这一意外而变质,并最终分手,珍妮佛也似乎因为自责而患上抑郁症。

更令人唏嘘的是,两年后珍妮佛在服用抗抑郁药物期间,因为精神涣散不幸车祸去世,当时基努·里维斯正在剧组拍戏,他忍住哀痛出席珍妮佛的葬礼。

尽管她已经不再是他的女友,他仍然如亲人一般为她抬灵柩。

2005年,基努·里维斯在访谈中难得开口谈到这段往事,他说,“我到现在还在想,如果珍妮佛和孩子都没死,我们此时此刻会在做什么?我真的很想念我们在一起时的美好,但永远不可能了。”

命运并没有怜惜他,同年他的亲妹妹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医生说妹妹的情况很不乐观,着急的基努甚至想要放弃如日中天的演艺事业。

可是治病要花钱,为了给妹妹治病,他用拍戏的片酬送她去最好的医院,一边努力工作,一边陪伴她,在他的精心照料下妹妹的病情逐渐好转。

基努里维斯和妹妹

他也对不公感到愤懑,在采访时说道:

“不幸的事总是没完没了。旁人以为我会淡忘悲伤,并且渐渐好起来,但事实并非如此。当至爱的亲友离你远去,你突然间变得形单影只。

我时常怀念自己和他们的交集生活,那些往事永在我心。我有时急了就想骂人,因为上帝对我太不公平了。”

的确,命运给了基努·里维斯美貌和名望,却对他开过太多残酷的玩笑。

知己、爱人、未出世孩子相继离世,相依为命的亲人遭受病痛折磨,这些事情所带来的悲伤再多金钱和声誉也无法弥补

经历过这样的苦难,很多人会选择沉沦下去,放弃自己,包括转而逃避到药物或其他自我毁灭的方式中,这不是不能理解。

但基努选择了另一条道路。

前段时间,因为新戏上映,他出来做宣传,在主持人问:“你觉得我们死后,这个世界会发生什么?”时,他的回答是:“我深信不疑,那些爱我们的人会想念我们”。

命运带给他悲伤,而他从悲伤里读出的是爱。

和从未经历过磨难,因而被虚华浮躁迷住眼睛的人不同,对他而言,生命的无常,意味着当下每一刻,遇到的每个人,都是宝贵的。

在公车、地铁、马路上见过基努·里维斯的路人们无不表示,虽然他衣着随便甚至是邋遢,但非常体贴,善解人意。

在一次采访中他曾说:“金钱是我最不在乎的东西,我现在的财富已经足够我活好几个世纪,不如把这些钱送给更需要的人。”

签约《魔鬼代言人》时,为了让剧组有费用邀请艾尔·帕西诺加盟,他主动削减片酬。

《黑客帝国》火爆全球让基努得到约1亿美元的分红,他将分红的70%捐献给了治疗白血病的医院,将另外7500万美元均分给幕后工作人员。

他还送给自己的12名替身每人一辆哈雷摩托车,“我们都是一样努力,可我的片酬却比他们高太多了。所以,机车只是一种谢意。”

他的乐善好施并非作秀,生活中,他也会捐钱给路边的流浪者。

曾经,因为在过生日的时候和流浪汉一起分享一瓶酒,甚至躺在了地上,很多人都觉得基努脑袋坏掉了。

但换个角度看,他不过是从来没有认为自己这个大明星,和这些被社会遗弃的边缘人有什么不同。

日本茶道文化中有个词,叫“一期一会”,意思是人的一生中可能只能够和眼前的人见面一次,因而要以最好的方式对待对方。

而基努·里维斯正是这样做的。

有数不清的普通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讲述过自己在生活中和他的偶遇,以及他留下的美好印象。

有人说,自己与基努同一班飞机,结果那班飞机因为故障只能迫降了另一个城市,乘客们需要从那里再坐车去终点。

基努主动担任了在乘客和机组人员中进行沟通的角色,帮着安排车辆,后来在去程的车上还一直和大家海阔天空地闲聊。

拿过奥斯卡最佳女配角的奥克塔维亚·斯宾塞也曾讲过她和基努的故事,那时她还没有名气,有天去试镜,结果半路车坏了,那辆车很久没有洗,特别脏,她又穿得破破烂烂,根本没有人愿意停下来帮忙。

最后主动过来帮她推车的,正是骑着摩托车经过的基努·里维斯。

还有一个人回忆起在电影院遇到基努的故事:

“2001年,我在悉尼一家电影院打工,遇到基努·里维斯来买票。当时我16岁,我对他说我可以给他员工折扣,这样他就需要签字确认,而我就可以得到他的签名。结果他拒绝了,说自己不在这里工作。于是我慌乱地给他正常出了票,暗自懊恼。

两分钟以后他回来了,递给我一张背面有他签名的收据说,‘我刚意识到你可能是想要我的签名,所以我签在了这里’。他把手里的冰淇淋甜筒顺手扔在了垃圾桶里,然后就去看电影了。

我后来才意识到,他可能根本就不想吃冰淇淋,他只是想找张纸,把签名送给这个16岁的白痴少年。”

这些数不清的小事,让人看到他历经磨难但依然美好的灵魂。

这次他走红毯公开亮相女伴,媒体们用“女朋友”进行报道,网上的声音也是各种开心和祝福。

即使 Alexandra Grant并不是好莱坞版本的“明星标配女伴”,她并不年轻,也不是模特或者演员,但也许只有她能在精神层面与基努·里维斯对话,安抚慰藉他千疮百孔的灵魂。

早在2009年,两人就相识于一场晚宴,随后2011年合作了一本绘本诗集《Ode to Happiness》,他负责文字,她负责插画。

2016年两人再次合作创作了《Shadow》,这两次合作所产生的精神共鸣引发了各家媒体的关注,为他们拍摄合影大片。

《W Magazine》

《Vogue》

多次合作让两人越走越近,Grant在接受采访时说:“有些人是梦想家,他们有很多想法却不愿意行动,但我和基努都是喜欢把想法付诸实践的那种人”。

之后两人“同框出镜”的次数越来越多。一起看艺术展、一起出席活动、一起观看大秀,还一起外出就餐……

和 Alexandra相处的日子里,基努的笑容也越来越多。

他不必再做踽踽独行的流浪诗人,现在他的身后也有可以拥抱,可以倾诉的人了。

对一个努力活着的人,幸福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命运给每个人的都不同,很多时候也并不公平,从疾病、意外,到家庭条件、成长资源、相貌和天赋,这些都不是可以自主选择的。

但就像基努一样,我们依然可以决定,自己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去看见和建造世界。

最后,永远别忘了香奈儿女士说过的那句话:“生活不曾取悦于我,所以我创造了自己的生活。”

我也想成为这样的人。

你呢?

责任编辑: 赵丽   来源:IF时尚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娱乐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