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掩盖践踏人权的罪行 中共蓄意破坏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作者:

11月14日,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驻日内瓦办事处举办关于人权问题的2019年日内瓦论坛,主题为“中国高科技压制与宗教自由”。本文是作者在论坛上的发言稿。

感谢藏人行政中央驻日内瓦办事处邀请我今天在此发言,也感谢索南次仁(Sonam Tsering Frasi)先生主持这次论坛的讨论。能与毕生以倡导人权、捍卫人权为己任的人在一起,我感到非常荣幸。

我叫希拉里·米勒(Hilary Miller),是非政府人权组织联合国观察(United Nations Watch)的一位工作人员。“联合国观察”总部位于日内瓦,以联合国宪章为准绳监督联合国的表现,点名批评未能公正遵循联合国宪章原则的成员国。因此,联合国观察特别关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问题,因其已受到残暴的独裁政权及侵犯人权的国家腐蚀。人权理事会具有表决权的成员国中有委内瑞拉、古巴、中共这样的国家,它们在世界最重要的人权机构中滥用手中的权力,掩盖自己践踏人权的罪行,规避外界对他们劣迹斑斑的人权纪录的批评,同时还沆瀣一气通过一些自我吹嘘的决议。

一个问题及其背景

中共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47个成员国之一,在很多方面都发挥了反面的作用。自从2006年人权理事会成立以来,中共基本上一直都是其成员国,仅仅因成员席位到期而离开过。鉴于中国大陆是世界上侵犯人权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它在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国任期之长实在是荒诞。

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2019年的一份报道对中国大陆的评定是“不自由”,并重点说明中共政府通过打压记者、实施强大的网络审查和监控、镇压各宗教团体(在新疆大肆关押维吾尔穆斯林到所谓的“政治教育中心”就是一例明证)等手段巩固其政权。

综上所述,不得不问:中共是全世界最高人权机构的成员国这个问题为什么如此事关重大?今天,我就谈谈中共是怎样通过多种不同方式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造成负面影响的。首先,当需要作出有关人权方面的决议时,中共一直故意投票给错误的一方。第二,中共多次在人权理事会的会议上打断发言嘉宾并恐吓、骚扰维权人士。另外,中共长期以来给联合国官员施压,让他们做一些违背联合国道德程序的事情。此外,众所周知,中共还设立冒牌的非政府组织,那些组织罔顾证据确凿的事实,宣称中共有良好的人权纪录。最后一点,中共还与其他(人权)败类一道不停地散布伪善的说辞和谎言,试图编造一番不实论调掩盖其真实的人权状况。

十多年来,联合国观察已看得非常清楚,中共在联合国的所作所为与第60/251号决议完全背道而驰。第60/251号决议重申:所有的国家不论其政治、经济、文化制度如何,都有义务增進和保护人权与基本自由。

中共支持产生相反效果的决议

正如前文所提到的,中共从反面影响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其中一种方式是在涉及到关于人权的决议时一贯有意投票给错误的一方。

每当需要作出正面的决议,公开声援面临人权受到最严重侵犯的受害群体、谴责践踏他们人权的相关政府时,中共总是有计划地投反对票。

例如,2018年,在谴责叙利亚在东古塔地区侵犯人权及拒绝人道主义准入的决议上,中共投了反对票。

在一项关于扩大特别报告员在伊朗的任务授权范围以便调查该国侵犯人权事件的决议中,中共投了反对票。

在一项谴责布隆迪政府部门践踏人权暴行的决议上,中共投了反对票。

此外,当有一份决议强烈谴责缅甸在若开邦严重侵犯罗兴亚族穆斯林人权的行为,同时要求扩大特别报告员的授权范围以便调查该国政府参与法外杀戮情况时,中共也是全世界仅有的7个投反对票的国家之一,另外几个投反对票的国家分别是:委内瑞拉,伊拉克,巴基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布隆迪,古巴。

另外,很遗憾的是,人权理事会也常常通过一些损害人权、有反面效果的决议。而中共往往投票支持那些反面的决议。比如,2018年人权理事会通过了针对人权和单方面胁迫性措施的年度决议。这是由古巴提出的一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任务授权,将美国和欧洲对流氓政权的制裁定为侵犯人权的行为。

负责执行这一任务授权的特别报告员是伊德里斯·加扎伊利(Idriss Jazairy),他一贯为世界上最糟糕的政权辩护,把他们塑造成西方“恶意制裁”的受害者。例如,2016年,他发布一份报告,谴责美国对苏丹的制裁剥夺了苏丹人民的生存权、健康权、发展权、享有可饮用水的权利、就业权、教育权、老年人的权利、残疾人的权利、妇女及儿童的权利,还有食物权。但是,他对苏丹人民当时处于独裁者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 Bashir,被国际刑事法庭以反人类罪通缉)的压迫下,面临大屠杀的事实却只字未提。同样,2017年,加扎伊利又发布了一份报告,宣称俄罗斯的弗拉迪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政权是侵犯人权行为的受害者,实在令人愕然。他还发布了一些类似的报告为其他残暴政权辩护。

毫不意外地,中共一贯投票赞成这种政治化的任务授权,这些任务授权通常是古巴提出的,唯一目的就是要破坏普世人权,巩固施暴者的统治。

因此,中共投票的方式以及它所支持的决议很重要,清楚地表明了中共在人权理事会扮演了反面角色。

中共代表团在人权理事会上多次打断嘉宾发言

中共对人权理事会造成负面影响的另一种方式是其在会议期间的表现。中共代表团常常打断揭露中共侵犯人权行为的发言,没有任何合法依据或理由。在过去的十年里,联合国观察已经多次目睹中共代表团这种蓄意压制言论自由的行为。

2011年3月,联合国观察请来杨建利博士就中共未能保障基本人权的问题发言。杨建利是一名人权活动人士,他是天安门大屠杀的幸存者,担任公民力量(Initiatives for China)主席,曾在哈佛大学就读,同时也是“联合国观察”委员会成员。杨先生刚开始发言不久,中共代表就以秩序问题为由打断他的讲话,称发言人所讲的问题与当时所讨论的话题无关,而当时讨论的话题正是需要人权理事会关注的人权状况议程中的一项。

还有一次,2014年3月,王天安女士应联合国观察邀请到人权理事会作证讲述中共关押父亲王炳章的案例,王炳章是人权活动人士,也是一位倡导民主的领头人,被判无期徒刑,2002年开始服刑。王女士的发言刚开始一分钟,中共代表就表示反对,只允许她谈论“抽象的人权状况”,不能讲诸如她爸爸入狱那样的具体案例。

此外,2018年3月,联合国观察再次带杨建利博士到人权理事会讲述中共压制言论自由的行为,他开始讲话后,中共代表就以秩序问题为由数次打断他。他们谎称杨博士发言的主题不对,与被庄严载入《1993年维也纳宣言》的基本人权无关,最后甚至在杨博士的发言结束后行使答辩权,称别有用心的非政府组织和个人利用这样的场合進行恶意攻击。

2019年7月,联合国观察再次见证了中共阻挠发言嘉宾讲话的一贯伎俩——中共代表两次打断知名歌手、支持民主的香港活动人士何韵诗发言,称她批评中共对香港的干涉是在“侮辱”中共。

中共代表团一次又一次公然打断只是想揭露真相的活动人士,这表明了中共在人权理事会上是如何滥用其地位钳制批评声音的,从广泛的意义上来讲,也是如何滥用其地位践踏人权的。

中共政府骚扰、恐吓维权人士

中共压制异见的手段不仅有打断发言,还有骚扰、恐吓维权人士。2015年,《路透社》的一篇报道公开了中共不断加强恐吓、监视来让批评它的声音在联合国消失从而在人权纪录审查中瞒天过海的行为,引起广泛关注。

王天安女士2014年3月代表联合国观察发言时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详细讲述了中共针对王女士所展开的间谍行动,实施这一行动的是一个与中共政府关系密切的非政府组织的代表。王天安女士回忆这一事件时说道:“我当时坐在桌子旁看电脑,突然,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个中国人拿平板电脑对著我偷拍。联合国秘书处一位工作人员让他停下,过了几分钟,我转过头,看到他还在拍我。他把平板藏在衣服里,摄像头还是直接对著我。最后,保安把那个人带出去,检查了那些照片,证实有好几张我的照片,还拍了我的电脑屏幕和个人物品。我明显感觉受到了侵犯,觉得很反感。”

对于这样明目张胆恐吓、骚扰王女士的行为,联合国观察给时任人权理事会主席波德莱·艾拉(Baudelaire Ella)先生去信,要求人权理事会谴责这种“恶意恐吓报复配合联合国人权机制的我方代表”的行为。

还有一次发生在去年,杨建利博士在人权理事会上发言时,有人发现一个中共代表在会议厅外对其拍照,长达十多分钟。

中共威逼联合国官员做违背人权的事

不仅有明确的记录证明中共利用非政府组织和代表团来替它恐吓、骚扰人权活动人士,中共还给联合国官员施压,逼他们违反联合国道德程序。

一桩此类事件发生在2017年5月,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在中共的要求下交出4名打算参加人权理事会会议的活动人士的名单,这是一个危险的举动。对此,联合国观察立即写信给时任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Zeid Ra’ad Al Hussein),说明提前洩露与会者的名单只能让相关国家,具体来说是中共,更加肆无忌惮地骚扰维权人士。我们在信中写道:“中共骚扰在人权理事会发言谴责它的人,这方面是特别出名的。因此,任何有利于中共(或其他任何成员国)在会议开始前发现谁将要参加人权理事会会议的政策都能让中共得以对其進行高压恐吓。这与联合国和人权理事会的宗旨恰恰相反,这两个机构本应该捍卫人权、揭露暴行,而不是助纣为虐。任何一个政治异议人士都不该因为到日内瓦在联合国为人权奔走活动而受到骚扰或者恐吓。”

中共成立冒牌的非政府组织

除了不良投票记录、打断发言、骚扰维权人士、给联合国官员施压之外,中共破坏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使命和宗旨的另一种手段是创立冒牌的非政府组织,让他们宣称中共有良好的人权纪录。

在王天安女士的遭遇中,被指控暗中监视她的人是“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的一名成员。该机构2004年设立,总部位于北京,与中共统战部关系密切。

此外,2019年3月人权理事会公布中共人权普遍定期审议结果后,中共还捏造了一串冒牌的非政府组织来称赞中共的人权纪录。例如,一个美其名曰“中国国际交流协会”的组织的代表团称新疆所有人民都享有平等的权利,也有充分的发展权,称赞中共政府促進了当地跨文化交流中心的发展。还有,3月的会议上,曾暗中监视王天安女士的组织“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谎称所有藏民都有自由,中央政府和西藏自治区政府已经共同努力保护西藏文化。中共政府不仅设立假的非政府组织操控、捏造不实的夸赞,自己也编造出很多谎言。

中共大肆散布伪善的弥天大谎

中共从反面影响人权理事会的最后一种方式是故意说谎来篡改证据确凿的事实,尤其是在维吾尔穆斯林的处境问题上。2019年7月,联合国观察目睹了一件这样的事。就在几个月前,中共写信给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编造善待维吾尔人的谎言,那封信有50个国家签名联署,其中包括俄罗斯、委内瑞拉、伊朗、叙利亚等残暴政权。信件里没有谴责中共将上百万维吾尔人强行关進所谓的“职业教育培训中心”,反而称赞中共在新疆采取了一系列反恐措施,“在人权领域取得重大成就”,“为国际人权事业作出了诸多贡献”。

这样的谎言不仅在外交官和代表团之间常规的正式信件中出现。几周前,人权理事会9月会议期间,中共的宣传在日内瓦联合国几个大厅随处可见。数千人走过一个显示屏,上面鼓吹中共公平对待藏民、维吾尔人和其他13亿人,称他们在中国大陆都充分享有人权。

总之,中共在联合国的投票记录和种种恶行表明了中共对人权理事会的负面影响有多大。中共竟能长期跻身有著47个成员国的人权理事会这一世界最重要的人权机构,这实在是荒诞的,也是令人担忧的,应该受到谴责。

这正是联合国观察的使命和宗旨:在维护人权时,确保像中共这样有不良记录的国家得到应有的惩处。鉴于我今天所谈到的诸多方面原因,我们批评中共违反第60/251号决议,在推進、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这方面渎职。

谢谢你们今天让我有机会就这一重要事情发言,此次会议让我收获很多,我对此不胜感激。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寒冬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