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红色间谍下场悲惨 最大共谍子女竟这样评价他

作者:

台湾“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低头写遗书者)。
台湾“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低头写遗书者)。

按:近日,谍案再次走热,中共特工王立强投诚自由社会的消息轰动世界。谍案走热,也使历史上,红色间谍的故事再次走进人们视野。这些为红色中国效力过的男男女女,他们的命运如何,他们最终醒悟了吗?

张露萍


张露萍

张露萍,1921年出生于四川省崇庆县(今崇州市)。1937年11月,张露萍奔赴延安,先后毕业于陕北公学和抗日军政大学,1938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9年10月,张露萍被派遣回四川工作,秘密打入重庆国民党军统局电讯处及电讯总台,担任共产党在军统局的地下党支部书记。她从军统机关截获了大量重要情报直接送到了共产党南方局。张露萍和她的战友在最森严、最机密的首脑机关里,构建了一个共产党的“红色电台”。1940年3月,地下党支部不慎暴露,张露萍等7人全部被捕,是为当时震惊国民党心脏的“军统电台案”。“军统电台案”发生后,军统方面万分震惊。1945年7月,戴笠下令将张露萍等7人处决。

黄慕兰

黄慕兰,出身湘中名门,父亲曾是谭嗣同的老师。黄慕兰曾以银行家、慈善家、国民党特派员等身份为中共工作,参与多项重要行动;同时她向中共传递原中共中央总书记向忠发叛变的消息,使周恩来等人得以及时转移,化解危机。

黄慕兰一生结过4次婚,其中有3次就属于典型的“革命联姻”。在武汉时期,黄慕兰结识了《民国日报》总编辑、国民党市党部宣传部长宛希俨,在董必武、瞿秋白撮合下结婚。宛希俨后来在赣南战死,黄则调往上海任中央书记处秘书和交通员,遇到新任的中央委员贺昌,经周恩来批准,两人正式同居。不久,贺昌调往中央苏区,黄慕兰则留在上海继续从事秘密工作。此时黄慕兰遇到了新的感情苦恼,她的工作对象陈志皋展开了对她的疯狂追求。于是她向组织汇报了此事,并请求去苏区与丈夫会合。党组织否定了她的请求,并让她与陈志皋结合。可陈志皋最后还是离开了她,这段婚姻终以失败告终。

1955年,黄慕兰涉入“潘杨案”,在上海被捕。此后20多年,她数入秦城监狱,出狱后多次上诉。

陈修良

陈修良,从事情报工作的女市委书记。1949年前夕,在国统区中心,曾活跃着一支秘密力量,他们获取情报、瓦解敌人、策动起义、策应解放军渡江作战……这就是由中共南京市委书记陈修良领导的地下情报组织。

1946年3月,中共华中分局副书记谭震林在淮安召见华中分局城工部南京工作部部长陈修良,宣布这位39岁的莫斯科中山大学毕业生,曾任向警予、张太雷的秘书担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这是中共历史上第一位被任命的女市委书记。

1949年4月27日,刘伯承、邓小平进驻南京,中共中央决定重组南京市委:刘伯承为书记、宋任穷为副书记,陈修良任组织部长、张际春任宣传部长、陈同生任统战部长、陈士渠任卫戍总司令。

不过陈修良没在这个岗位上干多久,1950年她被调往上海,从此就离开了南京。任上海市委基层工作委员会副书记、上海市委组织部副部长。1955年2月调杭州工作,任浙江省委宣传部代理部长。1957年被打成“极右派”,戴帽20年。

朱枫

朱枫
朱枫

朱枫(朱谌之),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又名朱枫,后调到情报战线做地下工作。1950年6月10日16时30分,戒备森严的台北马场町刑场上,一位被台湾国民党当局称之为“当代特大间谍案”的女主角身中7弹,倒在血泊中。她就是中共华东局情报部派遣的秘密特派员朱枫。这一年她45岁。

朱枫事件在岛内外产生重大影响,说起她的死,还要从“炮击金门事件”说起。1949年5月23日,上海战役接近尾声之时,毛泽东和中央军委电示华东野战军:要求其迅速提早入闽,争取在两个月内占领福州、泉州及其他要点,并准备相机夺取厦门,为解放台湾扫清外围。上海战役结束后,华东野战军所属第九兵团开往浙江,部分开往福建。7月,中共中央召开会议,讨论“解放”台湾问题。会议同意毛泽东的建议,决定于1950年“解放”台湾,最迟不超过1951年。此时,毛泽东把“解放”台湾的计划大大提前了。

1949年10月间,在国民党内最大的“潜伏”是被称为“密使一号”的台湾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为取得吴石掌握的重要军事情报,受中共中央指示,时任华东局社会部部长的舒同决定派长期在上海、香港从事情报工作的女共产党员朱谌之赴台与吴联系。1949年11月27日,朱谌之从香港抵台,与华东局台湾工作委员会负责人“老郑”取得联系。一个星期后,吴石在寓所秘密接见朱谌之,向她提供了一批绝密军事情报的微缩胶卷,内有《台湾战区战略防御图》;舟山群岛和大、小金门《海防前线阵地兵力、火器配备图》;台湾海峡、台湾海区的海流资料;台湾岛各个战略登陆点的地理资料分析;海军基地舰队部署、分布情况;空军机场并机群种类、飞机架数等。这批情报迅速通过香港传递到华东局情报局。

1950年1月29日,国民党逮捕了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书记蔡孝乾,供出了所有名单资料,造成包括400多名地下共产党人被捕,蔡供出了吴石。随之朱枫被抓被杀。

郭汝瑰

郭汝瑰
郭汝瑰(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据史料记载,抗日战争结束后中共率先挑起了内战。三年战争夺取了江山,国民党败走台湾。国民党落败,除了有其自身的原因外,更在于国民党内部那些“重量级”的中共间谍的内应。其中就有将军事情报源源不断送给中共的国民党中将郭汝瑰,据说泽东所言的“胸中百万雄兵”,郭一人就占去五十万。当两个对手鏖战之际,一方早知另一方的作战计划,胜负早已定。郭汝瑰是四川人,毕业于黄埔军校。1928年5月,郭汝瑰在四川秘密加入中共,后去日本留学。归国后因不满中共不抗战而追随国民党抗日。1937年郭汝瑰作为42旅代旅长,参加了淞沪大会战,因作战勇敢,深受蒋介石赏识,被视作“军界精英”。其后,郭汝瑰兼任九战区军官训练团校官大队的大队长,后又调到国防研究院任委员,专门培养“全能将校”;不久,中央训练团团长蒋介石又任命他为训练团副大队长。抗战胜利后,郭汝瑰已荣升为国民党中将,不仅是掌管全国各军师编制、装备的军务署署长,兼国防研究院副院长;而且以军政部代表的身份,随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前往芷江和南京,参加了接受侵华日军投降的仪式。素以“潜伏”为能事的毛泽东当然也“相中”了这样一个风云人物,更何况他曾参加过中共。于是派人经常在他耳边吹风,说国民党政府太腐败,马列主义才是救国的唯一良方,由此让郭汝瑰对共产大同世界再次开始憧憬起来。最终,郭汝瑰选择了背叛对自己信赖有加的蒋介石,而成为“潜伏”在国民党内的高级间谍。他除了多次与董必武见面,还秘密接受中共共产党员任廉儒的单线联系与指挥。

深受蒋介石器重和信任的郭汝瑰在内战期间还被提升至直接参与指挥作战的国民党国防部的作战厅长,并定期到蒋介石官邸汇报战况、听取指令,有时还要随蒋介石到各战区视察。换言之国民党所有的作战计划、部署和行动,郭汝瑰都了若指掌。而大量生死攸关的情报,均被他及时送到了毛泽东手中,其中包括重点进攻山东计划、徐州司令部兵力配置、国军在大别山的调度计划、解围兖州计划、解围长春计划、解围双堆集计划、国军江防计划、武汉、陕甘、西南等地区的兵力配备序列等等。

郭汝瑰除泄露军情外,还拟订让国军吃亏的作战命令,发布了很多假情报,并向蒋介石隐瞒中共军队动向,使其作出错误判断。如1947年3月,在郭汝瑰协同顾祝同指挥中原和山东等地的作战时,他一直对蒋中正隐瞒刘邓大军要向南跃进的战略意图,最后导致蒋介石作出“集中兵力追歼”的错误决策,而放刘邓大军突出黄氾区直抵沙河。当年在徐蚌会战中被中共俘虏的国军将领杜聿明曾怀疑过郭汝瑰,并当面指斥郭汝瑰:“你郭小鬼一定是共谍,发的命令都是把我们往共军包围圈里赶!”

此外郭汝瑰还有意在国军内部制造混乱,动摇军心。1947年3月19日,四百名国军退役将校因“整编”而被迫“自谋生路”从而发生的“哭陵事件”,就是他所制定方案一手造成的。毛泽东有了郭汝瑰这样的人,国民党处处被围、被打,直至将蒋介石赶到了台湾。有报纸写道:“一谍卧底弄乾坤,两军胜负已先分。”

然而为红色中国立下大功的郭汝瑰,在1949年后的日子却只能用“凄风苦雨”来形容。1955年实行军衔制时,郭汝瑰并未被授予军衔,也没有恢复其共产党籍,只是任命他为川南行署副局长级别的“交通厅长”。后在镇反中,还诬陷他是国民党“潜伏”下来的特务组长,厅长的职务也被罢免。而此后的肃反、反右、文革等运动,郭汝瑰一次也没落下,劳动改造、文革批斗、抄家游街等是家常便饭。

据说,那些国共内战中被俘的国民党将领,于1959年大赦后大多数选择了前往台湾。许多人在后来写《国民党将领淮海战役亲历记》时,仍然流露对郭汝瑰恨之入骨的感情。

1978年,71岁的郭汝瑰终于从当局那里讨得了一个说法:他不是国民党特务,并同意其加入中共。而终于有些清醒的他,在晚年时编写了两本600余万字的巨著《中国军事史》和《中国抗日战争正面作战战记》,内中披露了这样的历史事实:自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之间,中华民国政府军发动大型会战22次,重要战斗1117次,小型战斗28931次。陆军阵亡、负伤、失踪3211,419人。空军阵亡4321人,毁机2468架。国民党是抗日的,蒋介石先生是抗日的。其中的潜台词是什么,似乎不言自明。

1997年郭汝瑰因车祸去世。他子女后来如此评价父亲:“他在军事上是一个大学生,但在政治上却是一名小学生。”也许在做人上,郭汝瑰也少了“诚”和“忠”吧。

(原文有删节)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KZ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