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娱乐评论 > 正文

陈晓旭除了林黛玉 她的一生还有更多传奇

有句话叫:“天堂多个陈晓旭,世间再无林黛玉。”

陈晓旭离开我们已经12年了,也成了世人心中绝代凄美的林黛玉。

有人说她红颜薄命,有人说她过慧易夭。

但她的一生充满神秘与传奇,绝不止林黛玉那么简单。

短短的四十余年光阴,却谱写了人生最美丽的芳华。

1

据陈晓旭的父亲说,陈晓旭出生前,她的母亲曾做了一个梦。

陈妈妈梦见一个老头儿告诉她,你的女儿应取名叫陈ye芬。

Ye是个生僻字(上艹下也)。

陈晓旭父亲听后,就去查这个字,发现是个生僻字。

字典里根本没有。

后来四处打听才知道,这是一种长于南方的野生小草。

再深入了解后,一位深通《易经》的高人告诉他:“这个名字啊,就是林黛玉的命”。

陈晓旭父亲一听,这不就是红颜薄命嘛。

马上,就给女儿换了个明亮的名字。

唤作陈晓旭。

没想到,名字是改了,可宿命还是没能改变。

陈晓旭父亲是鞍山京剧团的导演,母亲是京剧团演员。

可以说是出生于艺术世家,书香门第。

受父母影响,从小她就多才多艺,天生充满灵性。

在少女时期,就有着纯美至极之感。

她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一名芭蕾舞演员。

奈何最终未能如愿以偿。

那一年她12岁,给一个心怀梦想的少女带来了不小的打击。

于是,她开始将自己的内心情感化作一首首唯美动人的诗。

开始在杂志上发表文章,处女座《我是一朵柳絮》在《青年杂志》上发表时。

她才只有14岁。

才华这块珍宝,是上天赐给她的。

而那首《我是一朵柳絮》让她这一生注定与林黛玉结下不解之缘。

我是一朵柳絮,

长大在美丽的春天里,

因为父母过早地把我遗弃,

我便和春风结成了知己。

我是一朵柳絮,

不要问我的家在哪里,

愿春风把我吹送到天涯海角。

我要给大地的角落带去春的消息。

我是一朵柳絮,

生来无忧又无虑,

我的爸爸是广阔的天空,

我的妈妈是无垠的大地。

2

1983年,《红柳梦》剧组在全国选拔演员。

当时还是鞍山话剧团一名小演员的陈晓旭偶然间在杂志上看到了这个消息。

瞬间是有所心动的,她认为自己比较适合演林黛玉。

但却迟迟不敢行动。

在当时的男友毕彦君极大(后来成为他第一任丈夫)的鼓励下。

陈晓旭鼓足勇气给导演王扶林寄去了一封自荐信。

她挑选了自己的一张照片,然后在照片的背面写下了14岁时作的诗。

就是那首《我是一朵柳絮》。

当时寄给剧组的自荐信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份,像雪花一样。

信件能给回复就是一件极难的事了。

陈晓旭信中的文字、照片和小诗,到了王贵娥手中。(王贵娥当时在《红楼梦》剧组管收发和选拔演员工作。)

一下被这个独特的姑娘给触动了。

然后转送给了导演王扶林看,也觉得是个不错的苗子。

六天之后,终于有了回信。

导演王扶林亲自写信给了她:

“让她来北京面试,如果面试成功,差旅费报销,不成功,就要自理。”

虽然有了面试机会,但这个角色来的也实属不易。

要知道剧组对角色要求那是极其之高。

光是演员挑选筹备就花了近一年时间。

与陈晓旭争夺林黛玉一角的就有上千名,甚至更多。

当时陈晓旭回答了近百个关于《红楼梦》的问题之后,才过了初试。

然后就回家等消息,这一等就是一年。

海选时的照片

这一年,她把《红楼梦》原著研究了个遍,做了无数的笔记。

终于北京来了个人告诉她,四月一日,需要去北京报到。

会安排所有选中的演员集体送到培训班去学习(培训地点在圆明园)。

然后反复观察3个月后,产生最终人选。

1984年陈晓旭在进行演员培训时的采访

当时陈晓旭发现自己并不算林黛玉的最佳人选,每一个都特别出色。

林黛玉的候选人除了她之外,还有张蕾、王晓洁、胡泽红和沈璐。

但陈晓旭除了气质和内心敏感度高度契合之外,还有一样东西打动了导演。

就是她对林黛玉一角充满了无人能比的坚定与自信。

当时王扶林考了她一个很刁钻的问题。

《红楼梦》金陵十二钗中的判词,妙玉的判词是什么?

陈晓旭读了太多遍原著,她不假思索的回答说:“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

王扶林很是惊讶,也一下子对她产生了兴趣。

王扶林导演又问她:

“如果不演林黛玉,你选一个其他的角色演,怎么样?”

“我就是林黛玉,如果我去演其他角色,观众会说林黛玉去演其他角色了!”

这次,便认定了她。

王扶林与陈晓旭

其实王扶林还在想,如果有比陈晓旭更适合的,到时候可以再换。

等到正式拍摄后,王扶林就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再也没有比她更适合林黛玉了。

曹禺先生当年看了陈晓旭的表演说:

“从梅兰芳到现在,我看过十几个黛玉,以这个为最好。”

这一角色,也再无人能够超越。

责任编辑: 李雨菡   来源:1号唠嗑员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娱乐评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