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投书 > 正文

廖祖笙向习近平的三次申诉 别把港人变为廖祖笙

—看看廖祖笙的今天想想香港人的明天

作者:

作家廖祖笙(公有领域)

看看廖祖笙的今天想想香港人的明天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三

习近平先生,昨天我在给你的申诉和建言中,就怎么解决香港目前存在的问题,谈了一些粗浅的看法,希望能或多或少给你以帮助和参考。若你觉得严惩各地的政法流氓、人权恶棍、黑恶警渣、枉判法官,给法治以颜面,给国家以正气,给港人以信心,会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所做的手术太大,那么还有一个更便捷的方法,即兑现中英联合声明的相关承诺,确保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港人的五大诉求,无一逾越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外延,不难满足,理当满足。曾经沧海难为水,想要将香港和台湾同化成类似于中国大陆的某个省区,或是某个直辖市,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以任何高压、黑恶手段都不可能梦想成真。地球人都知道,在假“共和”之名行纳粹之实的黑手伸出之前,港人与台胞的幸福指数普遍高于中国大陆。这样一个四不像的体制,这样一个罪恶的体制,不能祸害了大陆的十几亿人,又想着要去怎么祸害原本活得更好的香港人和台湾人。

人心都是肉长的,每个人都同样是爹妈所生,而不会是从石头缝隙里蹦出来的。这个世上的许多事情,看似无解,实则易解,只要推己及人,把自己代入对方的位置,以同理心去思考问题,就不难达成融合,排解难题。人人也都可以将自己暂时代入香港人的位置,想想一味用强将香港同化成类似内陆某地后,香港人往后过的将会是一种怎样的日子。或者,还能再简单些,只要看看廖祖笙的今天,再想想香港人的明天——

倘若香港人不抗争,其法定权利日久必和大陆人一样,所享有的只是“纸上的权利”,即使法律赋予了港人言论自由,只要笔下、嘴上稍有不慎,就随时可能像中国大陆的廖祖笙一样,一夜之间落得家破人亡,法西斯新变种虐杀了港人的亲人,还能明火执仗公然“统一宣传口径”,公然指鹿为马,公然禁绝媒体据实报道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就连杀人的事都能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此后的港人,就像廖祖笙一样哭去吧。

倘若香港人不抗争,往后的香港就永无真相可言。能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封杀作家廖祖笙,就不能在全港范围内全面封杀某个香港人?媒体林立又如何?中国貌似一个媒体大国,实则更多的时候只有一家报社、一个电台、一处网站、一家电视台……那些动辄可以下达全网封杀指令的恶棍,说白就是白,说黑就是黑,“搜索引擎”百度上只有颠倒黑白的说法,没有你香港受害者的什么说法,网民根本看不到一枚硬币的正反面,再血腥的事情都能抹得干干净净……此后的港人,就像廖祖笙一样哭去吧。

倘若香港人不抗争,此后面对的就必将会是苍苔蠹壁,鹿走苏台,虽然明面上的公干机构林立,但走进之后迅即就会发现,那不过是一座座的荒庙。即使港人家破人亡了,即使港人知道是哪些人杀害了其亲人,也别想让正义得到伸张。那些穿着制服的两脚兽,非但不会去惩治、缉拿凶徒,还会快乐地数着钞票,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港人会像廖祖笙一家一样,不断被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就是想到异地另求生存,也会被种种下流的路数告知此路不通……此后的港人,就像廖祖笙一样哭去吧。

……

无需再一一例举了。习近平先生,你并非生活在外星球,中国大陆历经了周永康之流的十年浩劫,已是满目疮痍到了何等程度,想来你比任何人都更清楚,怎么收拾好这个烂摊子,对你、对整个司法体系而言,都可谓任重道远。这样的一个烂摊子,历时这么多年尚且是收拾不过来,何苦还要去惦念香港和台湾?这种罪恶的体制作孽已经够多了啊,饶了香港人吧,饶了台湾人吧,让其自得其乐,自我管理,像原来那样继续享受佛光普照、六时吉祥,就好。

习近平先生,记得两年前我曾同你说过,可以对香港全面放权,允许其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自由决定一切,真正实现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这不但是对当初庄严承诺的一种必要兑现,对彼岸台湾也是一种最好的感召,对自我的施政重担也是一种更为彻底的分担。“一国两制”一旦在香港死掉,两岸的和平统一就只会遥遥无期。而今两年过去了,原本亮丽的“东方之珠”黯淡了不说,还长期成了一锅乱粥,这委实让人不胜唏嘘。希望习近平先生及其执政团队,能有一颗菩萨心,能有某种大智慧,在处置港台问题时,会切记处处做到了怀柔。

就是纳粹也不会这样对待同胞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四

习近平先生,党国花费巨资在网上构筑的“伟大的墙”,向来就是一面破墙,对于位处权力巅峰的你而言,想要看到墙外的声声血、字字泪,肯定也不会是什么难事。国之重器只有看得到一枚硬币的正反面,才能尽量避免决策失误,对接下来的工作方向,也才可以及时做出相应的调整。

看看墙内日复一日的莺歌燕舞、粉饰太平,再看看墙外的悲声四起,习近平先生啊,不知你会作何感想,不知你是否也像我一样,常有泪水溢满了胸腔。各种如潮的控诉和谴责,不是来自别国,而是来自于“法治国家”的大江南北,惨象万千,早已让人艰于呼吸,艰于视听。

就是纳粹也不会这样对待同胞——这是我翻墙浏览之后,常有的一种观感。这十几年来,我一直见到的是暗无天日,对于“法治国家”法治的虚无、人权的缺稀、公权的妄为等等,比许多人都要知道得更加清楚。这“国”多像是一个疯人院,因为公权力一向得不到有效的制衡,所以公职人员也往往有权就发疯,所以大江南北总是悲声四起,所以这“国”群魔乱舞、国已不国。

就是纳粹也不会这样对待同胞——因针砭时弊,为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写下过海量的政论和时评,从2005年起,我被党国列为残酷迫害的对象,爱子廖梦君于次年在广东佛山惨遭虐杀,当局随后“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这之后有形和无形的迫害,对我一家也来得更是公开化。

就是纳粹也不会这样对待同胞——我在家破人亡后,又被当权者不断施以雪上加霜,一去上告就会被公职人员当街绑架,绑架者要我夫妇俩“坐下来和政府好好谈”,而“谈”了十几年的结果,是绝人之后的杀人犯可以大摇大摆逍遥法外,受害者反倒成了被监控、被禁止出境的对象,被不断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就连吃饭的问题,都要一而再、再而三,码一大堆的字请求你习近平最好能高抬贵手,帮助解决……

我把我生命中最好的年华,无怨无悔地献给了军营,献给了国防事业,在当兵次年即荣立了军功。在扛枪的日子里,我从未想过因为我的奉献和立功,在来年要向国家索取些什么。但也从未想过,会仅只是因为激扬文字,希望政府善待人民,就被整得家破人亡,就会老无所养,老无所依。习近平先生该问问幕后的迫害操纵者,这般无尽无休迫害一个立过军功的老兵,几个意思?

这“国”对苦难的我而言,哪里还是人间呢?分明就是一魔窟。即便二战时期的德国纳粹,也不曾这样对待自己的同胞,也不会变态到这般折磨一个心系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的作家。纳粹党主张并认定“国家应供给公民工作及生活为其首要任务”、“一切德意志公民应享有同等的权利和义务”、“国家必须保护母亲和儿童”……

习近平先生,此情此景,我不禁要问,这“国”还是一个真意义上的国家吗?纳粹党尚且知道“国家必须保护母亲和儿童”,而我的母亲和岳母都已是94岁高龄,我的女儿到现在还不满6岁,作为家庭顶梁柱的我,在家乡工作拿着一点糊口费,根本就无法给她们以更好的生活,想要凭着一技之长去异地另求发展,居然关山重重,难道就这样将我一天天困在家里,饿死我的一家老小,即属“保护母亲和儿童”?

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共产党,怎么可以下流得连纳粹党都不如?

饿饭党治下的饿饭国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五

习近平先生,你也一定知道,你现在担任党魁的这个党,过去是个饿饭党,在未得江山之前,因为饥肠辘辘,常忽悠国民上街闹事,大张旗鼓“反饥饿反迫害”,直闹得国民政府鸡犬不宁。

饿饭党武装暴动后,在陕甘宁边区曾开展过大规模的生产运动。1945年1月10日,毛泽东说:“由于部队和机关的人数和边区人口比较,所占比例数太大,如果不自己生产,则势将饿饭。”

为了避免“势将饿饭”,饿饭党还有过见利忘义,还出过生产伤亡事故。学者张耀杰揭露说,所谓“死得重于泰山”的八路军战士张思德,实际上是在烧制鸦片时,窑洞坍塌被活埋而死的。

饿饭党在外来入侵面前,对国民政府釜底抽薪,使得国军常常腹背受敌,抗战结束后,又杀人盈野,所杀害的抗战将士不知凡几,在累累白骨之上鸠占鹊巢,所建之国美其名曰“共和国”。

“共和国”在浮夸风盛行之年,成了举世震惊的饿饭国,饿死的国人达几千万之巨,据相关资料记载,许多地方当时都出现过人吃人。刘少奇曾对毛泽东说:“人相食,要上书的!”

饿饭国后以“改革”的名义圈钱,在国人看病、上学、买房等必经之路上四处设伏,终于摇身一变成了“强国”。原先的饿饭党也一阔脸就变,开始动辄以渴服马,频频玩起了饿别人的勾当。

在“维稳”经济之下被恶意阻断生活来源的人群,在周永康祸国殃民期间就与日俱增,此类例子在网上可谓数不胜数。因“生活无法维系”的西安访民康素萍,曾突发奇想“斗胆应聘中南海”。

我被你党以渴服马久矣。我曾以文为生10年,家破人亡后被党国全面封杀,我的生活来源因此被完全阻断;我想卖房自救,被拘留了5天6夜;我在外面打工,国保坦言去找过我所在公司的董事长……

没有谁会甘于终生聊以糊口,也没有谁会愿意为着糊口就一直忍受凌辱。我想远走他乡,想凭着自己的一技之长给家人更好的生活,结果在被跟踪、被套路、被劝返中,遭遇的是关山重重……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现在几成流行语。与此同时,伴随着“维稳”已成产业链,饿饭这般下流之事在党国时有发生。习近平先生,你能否告诉我,你党的“初心”和“使命”究竟是什么?

责任编辑: 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