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和理非不甘被捕控暴动罪 冒险爬渠逃生 污水及肩蟑螂同行

约半小时后,「咚隆」一声,渠盖被揭开,L一行人小心翼翼爬上地面;来不及喘气,便摸黑穿过杂乱的建筑材料堆、竹阵,寻找等候多时的「车手」,「唔记得跑咗几耐,总之去到,见车就冲埋去。」据说,这条水陆两路逃亡路线,全长超过1.5公里,路途最遥远、难度最高,也是最迟被抗争者发现的路线;多个消息指出,数十人成功循此路线离开,L的一批几乎是最后。

上周一个凌晨,浑身脏透的L戴着防毒面罩,冒住疾风,走进理工大学某处渠口。水位上涨,他迫不得已脱下面罩,那阵令人透不过气的臭味随即让他难以呼吸,遑论那些乘机爬上脸的蟑螂。硬着头皮走了半小时,他和几位同伴勉强爬上地面,用仅余的脚力跨过障碍,跑上接应的私家车离开。终于抵达「安全屋」,他二话不说冲入浴室,连冲5次凉,找回干净皮肤的感觉。「我冇谂过冲凉系一件咁奢侈嘅事,而家会好珍惜每一次冲凉嘅机会……」已穿回整洁衣服的L如是说。要冒着生命危险逃亡,只是不想投降、不甘心被无理控告暴动罪。虽然为安全计暂时有家归不得,住进了「安全屋」,但L无悔曾在理大抗争一役站到前线。

也许是逃脱过程太惊险,L收到访问邀请后不断问记者,其他人知否他受访?坐的士往访问地点会否遇上「报串」的「蓝丝」司机?报道如何保护自己身份?刊登后若遇上危险该如何是好?记者用足两天时间解释后,他终于答允受访,「嗱,我搵条命嚟博(受访),你一定要保住我。」

来到访问地点,紧张得彻夜未眠的他换上黑色服装、戴好口罩,坐稳后刻意拉低黑色鸭舌帽,再双手紧扣。记者请他先忆述何时开始留守理大时,他立即更正:「唔系守,系被困。」自称和理非的他续说,当日(11月17日)下午带同物资到理大一带支援,下午5时许想离开时,在A座附近遭防暴阻挠,「之后一直走唔到,不断见到班勇武小朋友真系好犀利,顶完水炮车,成身蓝色惨叫住返嚟冲身,(我)真系唔忍心,又嬲,落咗去帮手顶吓。」

翌(18日)早开始,抗争者想尽方法突围,L初时没参与,「游绳就有,但知道嗰阵好迟,跑到去桥已经见到差佬射TG(催泪弹)。加上现场话女仔优先离开,我谂自己都等得,所以返入去。」一等就是几天,其间他与3名女士互相照应,眼见校园衞生环境一天比一天恶劣,「最深印象系大can(饭堂)成阵酸馊味,嘢食都发臭,咁大个人第一次闻咁臭嘅味,唔敢留喺度,唔好话食。」衣物要更换,他在临时「衣帽间」见衫就换,大码女装也不放过,换好后就返回房间休息、想方法离开,饿了就吃干粮。精神欠佳加上胃口差,有时数块饼干就够捱一日。

L断定警方不会贸然攻入理大,所以一度打算死守;但留守者越来越少,他只有再次思考逃离,「只要唔投降,我都会试。我都冇扔汽油弹,点解畀差佬登记、告暴动、坐十碌?」其间,留守者爬渠离开的消息不断传出、报道,有人成功、有人被捕、有人误中沼气而半昏迷。到上周一个凌晨时分,他决定只身勇闯渠路,他说原因很简单,「如果陆路走,俾警察射,我条命控制喺佢哋手;如果水路走,就算我跌伤死咗,条命控制喺自己手。我情愿衰喺自己手。」

漆黑的校园里,他刚好遇上几位勇士,一同揭开渠盖,人生第一次下探那更幽暗的空间。路线九曲十三弯、水位逐渐上涨至及肩,L很快要脱下防毒面罩,侧着头前行,尽量大口吸气,「其实条渠好臭,不过闻惯咗大can嘅味,都唔觉得特别犀利。」走到中段,他身后传出咕咕声响,殿后的同伴开始呼吸困难,他立即捉实同伴、协助其理顺呼吸,再慢慢前进;捱到后段,水位降至及腰,看似曙光将现,但脚下的泥沼异常厚实,每一步都踏得很吃力,一行人的体能也消耗殆尽。

约半小时后,「咚隆」一声,渠盖被揭开,L一行人小心翼翼爬上地面;来不及喘气,便摸黑穿过杂乱的建筑材料堆、竹阵,寻找等候多时的「车手」,「唔记得跑咗几耐,总之去到,见车就冲埋去。」据说,这条水陆两路逃亡路线,全长超过1.5公里,路途最遥远、难度最高,也是最迟被抗争者发现的路线;多个消息指出,数十人成功循此路线离开,L的一批几乎是最后。

一段时间后,L抵达「安全屋」,情绪才稍稍放松,「第一件事就系去冲凉,冲好多次凉,冲4、5次凉。好爽快、好舒服,但系好臭好痛。我冇谂过冲凉系一件咁奢侈嘅事,而家会好珍惜每一次冲凉嘅机会……」整顿好后,他才安心致电家人,「同佢哋讲,我真系出得返嚟、喺出面喇,唔系好似之前讲,喺朋友度住呀……」说到这里,他稍稍停顿,续说:「到而家都未敢返屋企,但会约佢哋出嚟见面。(有冇拥抱同喊?)一定有喇。」

L表示,逃离理大后,绝大部份时间不踏出「安全屋」半步,除了要外出用膳,才戴着那顶黑色鸭舌帽,低着头在街上快步走。他说,不知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何时完结,只能见步行步;但刚过去的区议会选举,则不论风险多大,都去了票站尽公民责任,成功踢走建制派。

L多番指出,理大攻防战里,有数以百计人士和他一样,早在警方公开「呼吁离开」前已想走出校园,无奈警方执意「一竹篙打一船人」,结果想突围的人更不怕生命危险,想死守的人更无惧环境恶劣,想和平离开的,也不甘愿「投降」等着被控暴动罪。虽然家人饱吃惊风散,但L称不后悔,「今日封锁线系理大,如果冇人帮佢哋,他日18区继续开花,差佬全港都set封锁线,落街都告你暴动,到时乜都返唔到转头啦系咪?」

访问完结后,记者打趣问:「嚟接受访问危险啲,定系去票站投票危险啲,定系爬渠走危险啲?」L笑而不语,步出漆黑的房间,迎接室外的艳阳。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苹果日报记者于健民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