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我很好 也很安全”理大坚守者在神秘消失后报来平安

—坚守理大 留守者:我们没有做错事

然而,麦可十一月廿八至廿九日突然消失,不回讯息也不见踪影。校方派出的搜索队廿八日再次声称,校内已无留守者。等到警方翌日撤离后,麦可又传简讯向法新社记者报平安,说“我很好,也很安全”。

在香港警方围困理工大学期间坚守不退的“麦可”。图为麦可十一月廿六日晚间正要去冲澡,墙上可见许多“反送中”相关涂鸦和文字

香港警方十一月十七日开始封锁理工大学校园后,直到廿九日才“解封”撤离。在这段时间,一名坚守不退的男示威者“麦可”(Michael)向法新社披露心路历程。他说,“我有很多撤离的好机会,但我选择留守”,“我们没有做错任何事”。

理大位于连接港岛与九龙的红磡海底隧道九龙端附近,自十一月十三日起遭“反送中”示威者占据,“勇武派”以汽油弹和弓箭抵挡镇暴警察围攻。在警方展开围困行动的第二天,就有示威者试图逃离理大,从校内的天桥以绳索垂降到校外的公路上,再搭乘等候接应的机车,或从下水道寻找出口。然而,麦可决定坚守,他坚信自己没有犯罪,有充分的理由留在校内。

麦可住进一间会议室,满地都是食物罐头、瓶子及垃圾。他在围城第十一天对法新社说,每天都面临新的挑战,例如寻找食物或清洁用品等。他能在理大的体育馆冲澡,却没有干净的换洗衣物,每天还得设法避免被搜索队发现。他说自己身心俱疲,但“你必须面对它”。

没未来上学还有意义?

在围城最后几天,仅剩少数示威者藏匿在校内,担心警方发动突袭。当麦可受访时,一个突如其来的声响,引发片刻恐慌,他很快将该会议室的灯光关掉,以免被任何进入校内的警察发现。尽管面对记者侃侃而谈,但麦可始终未透露其年龄,或是否为理大学生。

麦可说,“我们将奋战到错的变成对的,我认为香港人不会投降”。他坚称自己并未参与暴力活动,觉得警方无权包围理大,或指控他们是暴徒。某天晚上,麦可带记者走过迷宫般的校园,经过一堵遭示威者涂鸦的白墙时说,“当没有未来时,上学还有什么意义?”他还会一边阅读图书馆里的书籍,一边盯着理大围墙外示威抗议的现场直播。

然而,麦可十一月廿八至廿九日突然消失,不回讯息也不见踪影。校方派出的搜索队廿八日再次声称,校内已无留守者。等到警方翌日撤离后,麦可又传简讯向法新社记者报平安,说“我很好,也很安全”。

麦可是最后几名坚守理大的留守者之一。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自由时报〔编译茅毅/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