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利诱吸收 台湾现役中校“收钱没办事”不起诉

台南地检署查获中共情报人员以金钱、手表吸收台湾军官为中共发展组织,并要台湾军官循国共内战时北平国军不抵抗共军的“北平模式”、在中共武力犯台时相助中共

陈姓男军官向台南地检署缴回中共情报人员赠送的天梭表。

台南地检署查获中共情报人员以金钱、手表吸收台湾军官为中共发展组织,并要台湾军官循国共内战时北平国军不抵抗共军的“北平模式”、在中共武力犯台时相助中共,查出台湾工党主席郑昭明、中校退役军官儿子郑智文涉为中共发展组织;另名现役陈姓男军官收好处未办事。检方依违反国安法起诉郑氏父子,分别对郑昭明求刑3年、郑智文3年8个月。陈姓军官因收中共情报人员好处,但未替中共办事,以证人身分结案。检方说,陈姓军官虽是证人,但他涉收中共统战人员好处,此案会移交国防部做处分。

南检检察官王圣豪于今年7月间接获检举展开侦办,被告76岁的郑昭明是台湾工党主席与中国河南、福建省等多个联谊会干部,长期频繁往来中、台两岸。郑昭明儿子郑智文(50岁)曾任台湾陆军飞弹指挥部中校监察参谋官等参谋军职,2013年7月以军备局202厂中校退伍,郑智文退伍后担任郑昭明工党主席办公室主任、两岸关系发展促進会理事长。

陈姓男军官是郑智文军中学弟,历任宪兵司令部少校宪兵官等职,今年4月升任宪兵司令部中校组长迄今。

2009年11月7日前某日,中共情报人员李姓男子要求郑昭明介绍其担任联勤司令部中校参谋的儿子郑智文,在日本东京与李男及两名身分不详的中国大陆贸易商餐叙,李男向郑智文表明欲了解其在台湾国军职掌业务、国军反台独与对政府看法等,李男透过郑昭明交付一只瓷花瓶(后已灭失)、美金1千元给郑智文零用。

2010年10月8日前某日,李男把自己是中共福建统战部人员身分告知郑昭明,要郑昭明再安排与郑智文在第三地会面,郑氏父子于同年10月8日至11日到新加坡与中国大陆李男及两名身分不详中国人士会谈,席间,李男向郑智文表明他是福建统战部人员,请郑智文引介其他军中现役同仁出国结识。

李男还向郑智文提及希望郑能循“北平模式”(指国共内战中期傅作义将军驻守北平时,对共军采不抵抗策略),要郑智文在军中继续升迁、发挥影响力,共谋祖国统一大业。郑智文答应后当场签下两岸互信协议书,李男再给郑智文1万美金见面礼、1千美金零用与一支市值1万元天梭表,后来,郑智文用1万美金作为退伍后创业基金。

郑智文退伍后,李男再催促他介绍其他我军现役军官结识,因时任宪兵指挥部中校的陈姓男军官适约郑智文于2016年12月间到马来西亚旅遊,郑智文约李男到马国吉隆坡会面陈军官,李男再付2万人民币给郑智文,作为郑与陈军官的旅费补贴。

郑智文再以视察投资公司为名,邀陈姓军官在2017年8月中旬到越南旅遊,在越南胡志明市与中国李男、另名中国不详人士餐叙,会谈后,郑智文向陈姓军官告知“李男是中共高层人员”、欲邀陈姓军官为两岸和平统一共同努力,陈姓军官沉思良久后表示同意,李男再交付2万人民币给郑智文,贴补郑与陈姓军官的旅费。

2018年7月,郑智文再邀陈姓军官赴越南,在胡志明市安排陈姓军官与李男及李男上司陈总(真实身分不详)认识,陈总向陈姓军官表明若将来中共武力犯台,希望能循北平模式不抵抗共军,共谋祖国统一大业,也要陈姓军官继续在军中升迁、发挥影响力。陈总再交付1万美金与一支天梭表给陈姓军官作为见面礼;李男也付郑智文与陈军官各1千美金作为旅费补贴。郑智文再于今年2月间以中国通讯软体把陈姓军官最新军职调动回报给李男。

今年7月间,南检追查此案、传讯郑氏父子,郑氏父子自白坦承犯行、缴回不法所得;陈姓军官也缴回一支天梭表,考量郑氏父子为中共发展组织,尤其郑智文身为台湾高阶军官还帮中共吸收台湾军官发展组织,严重影响国家安全、破坏部队纪律,对国家忠诚度荡然尽失,接受北平模式行径如同阵前叛逃,恶性颇重,分别对郑氏父子具体求刑;陈姓军官因收中共情报人员好处,但未替中共办事,以证人结案。

台南地检署襄阅主任检察官林仲斌表示,检方并未查出郑智文与陈姓军官有涉洩露台湾国防军事机密给中共情报人员情事。

被台南地检署依违反国安法起诉的台湾工党主席郑昭明(前中者)与其台湾退役军官儿子郑智文(前左者)。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自由时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