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共和党议员:民主党人找的弹劾调查证人全都靠“猜测”作证

众议院自由核心小组成员、共和党籍众议员德斯加莱斯(Scott DesJarlais)。

12月3日(周二),众议院自由核心小组成员、共和党籍众议员德斯加莱斯(Scott DesJarlais)在《布莱特巴特》媒体发表评论文章,表示民主党人强推的总统弹劾调查没有任何直接证据,他们找来的证人都是凭著“猜测”在作证。

德斯加莱斯谈到,希夫(Adam Schiff,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找来多位的“明星证人”在作证时,我们听到了上千次的“我猜”、“我估计”、“我假设”这类词汇。“这些证人们都承认,他们从未有过第一手材料能够证实川普总统曾对乌克兰总统施压,要求他调查美国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的儿子亨特(Hunter Biden)在乌克兰的腐败案。”

德斯加莱斯还表示,这些参与作证的高级美国外交官们也承认,根据美国宪法,美国总统绝对拥有权利来制定美国的外交政策,解雇某个工作不力的大使并将责任委托给他信任的人,以及根据美国提出的条件发放或扣押对外国政府的援助。他还认为,因为总统拥有这些权利,所以才需要通过民主选举,让选民决定谁来当总统。

“虽然许多证人都对总统有着明显的偏见,但是,他们多数都承认乌克兰是世界上最腐败的国家之一,也谴责亨特在那里的生意行为,同时也承认川普政府为乌克兰提供了很重要的军事援助,而前总统奥巴马政府却出于对俄罗斯的顾忌而拒绝提供。”

德斯加莱斯还指出,当佩洛西(Nancy Pelosi)成为众议院议长之后,她和民主党人就一心想要弹劾川普总统,他们已经尝试了三次,但都失败了。他说:“历时2年,花费3,200多万美元的‘通俄门’调查失败了。负责该调查的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找不到任何证据来证明总统勾结俄国人,也不能证明希拉里输掉大选是因为俄罗斯总统普金(Vladimir Putin)的干预。”

“这一次,真不知道这些‘反对派’又想利用(乌克兰)那个完全毫无信誉的地区做什么文章?而答案仍然一样,他们已经输了,他们已经没有更多可输掉的东西了。”

德斯加莱斯进一步分析说,从现在起到2020年大选已经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了,而民主党人提出的社会主义纲领完全不受欢迎,而看看民主党的那些极左翼候选人(包括拜登),他们的表现很明显地想要给川普连任的机会。川普总统当政后实施的减税、放松管制以及令美国人重拾信心的各项政策,为美国带来了强劲抢眼的经济数据。“所以,或许弹劾他是(民主党人)认为可以打败川普的唯一办法。”

德斯加莱斯还谈到,相反,民主党人想要的将对富人课税100%、开放边界、实施委内瑞拉式的全民医保,这些想法只会干扰川普总统抽乾那些党派官僚们制造的“沼泽”,同时那些官僚们还需要对前所未有地攻击我们的宪法而承担责任。“民主党人如此大力度的破坏公众信任的后果,很可能将延续至2020年大选之后。”

德斯加莱斯谴责了奥巴马治下的中情局(CIA)和联邦调查局(FBI)的官僚们布伦南(John Brennan)、科米(James Comey)、麦克比(Andrew McCabe)等人,说他们组建了一只打击力量,专门负责阻止川普当选,之后,又专门负责将他从总统的位置上拉下来。“事实上,美国的选民们拒绝了给予奥巴马-克林顿政府再次连任的机会,因此,这些不甘失败的民主党人就反过来要推翻选民们的决定。”

德斯加莱斯还提到,这些民主党人的明星证人们带来的问题比他们回答的还多。他说,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欧洲事务部主任温德曼(Alexander Vindman)出生在乌克兰,所以他一直不遗余力地为乌克兰唱赞歌。而他在川普政府里并不认同川普总统的乌克兰政策,因此极力想要推进弹劾。有报导指出,温德曼曾经与那名匿名举报总统的人士一起工作,想以他的举报为借口将总统赶走而发泄私愤。

德斯加莱斯表示,虽然华盛顿的民主党政客们认为总统努力保护纳税人的钱、保护选举、保护美国国家安全的举措都可以成为他被弹劾的理由,但是,美国公众却在最近一系列的弹劾公开听证会上越来越明白,越来越多看清,并且越来越反感这些精英政客们对美国三军总司令(总统)的攻击了。

他最后揭示,川普总统的清白治国,恰恰挖出了将自己装扮为“零丑闻”的奥巴马当局的种种丑闻,“这可能也是因此受到威胁的民主党人不遗余力地要弹劾总统的重要原因之一。”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