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预示政治力量重大变化 民调显示美国三分之一黑人支持川普

图为7月25日川普总统在新国防部长艾斯珀上任典礼上发表演讲。

最近的三项美国全国民意调查显示:黑人对现任总统川普的支持率上升可能预示着美国政治力量平衡的重大变化。

在过去的八十年间,黑人选民一直是民主党忠诚支持者。但是,今年11月22日拉斯穆森报道(Rasmussen Reports)宣布,最新调查中有34%的黑人说,他们现在支持川普总统。此后不久,艾默生民调(Emerson Polling)表明,有34.5%的黑人支持川普总统。最新的马里斯特调查(Marist poll)显示,包括黑人和西班牙裔在内的33.5%的“非白人”都支持川普总统。

由于只有8%的黑人选民在2016年大选中支持川普,民主党最忠诚的选民的这种转变很快在保守派评论员中引起了欢呼,在自由主义者中激起了愤慨。

实际上,黑人对川普的支持越来越不是新事物。当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于2018年在椭圆形办公室与川普会面并宣布对川普总统的支持时,胡佛研究所教授维克多·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描述了黑人选民的改变对选举影响的潜力:“即使只有20%的非裔美国人对川普表示支持,也几乎摧毁了民主党对2020年总统胜选的希望。”

民主党战略家罗宾·比罗(Robin Biro)也看到了威胁,在12月2日告诉《大纪元》(The Epoch Times),他最初对拉斯穆森的数字“有点怀疑”,直到他从马里斯民意测验中又看到了类似的民意测验结果。他警告说,这三项民意调查“应成为我的民主党同僚的警示性事件,不要在政治上将任何事情视为理所当然。”他说:“在民主党总统辩论阶段,关于我们计划如何帮助有色人种社区的发言还不够多,这些社区对此感到沮丧。”

然而,《大纪元》采访的其他民主党竞选战略家对这三个民意调查并不那么悲观。例如,Boots Road Group的执行合伙人克里奇利(Spencer Critchley)指出,盖洛普(Gallup)的调查是该选民更现实的写照。盖洛普的中间调查显示,过去三年来黑人对川普的支持率在统计上没有变化:2017年为10%,2018年为11%,今年到目前为止(至11月20日)为10%。克里奇利还引用了共和党民意测验官弗兰克·伦茨的警告,即在2018年选举前一周,拉斯穆森显示40%的黑人支持川普,但只有8%的人投票支持共和党。

共和党人对民意调查的热情仍然很高。加利福尼亚州托马斯合作伙伴战略(Thomas Partners Strategies)运营副总裁詹妮莉·布朗(Jennilee Brown)在12月2日对《大纪元》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中的左派激增可能会导致更多黑人流向川普。”布朗说:“我不认为川普会赢得大多数非裔美国人和少数族裔的支持,但即使是很小的支持,也将给越来越左的民主党带来麻烦。非裔美国人选民不再是民主党中最左派的选民,这可能就是为什么2020年候选人的经济信息对这个群体有影响的原因。”

同样,曾担任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2012年总统竞选活动资深顾问的华盛顿策略师凯文·谢里丹(Kevin Sheridan)在12月2日对《大纪元》说,在诸如宾夕法尼亚州和俄亥俄州这样的战场州,增加黑人支持尤为关键。谢里登说:“共和党候选人在非洲裔美国人中已经走过了30多年的最低谷,所以这些数字的任何增加都使战场州对川普看起来更好。”

税改美国人会主席格罗弗·诺奎斯特(Grover Norquist)告诉《大纪元》,保守派长期以来一直在想:“为什么非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人支持父母选择教育,教会出勤和强烈的亲情观点,但仍未转化为对共和党候选人的更强支持。民主党人很久以来就明确表示,他们是与教师工会,而不是与父母在一起……不是希望在铺砌好的街道,犯罪率低和拥有良好学校的家庭社区投票。”

传统行动执行总监蒂姆·查普曼(Tim Chapman)对《大纪元》说:“趋势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他说:“我认为,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川普坚持打破过去三十年的共和党正统观念。与此同时,他在宣判量刑,贸易和历史性的对黑人学校的援助等问题上正在打破常规,同时他领导着一种对少数民族社区普遍适用的经济。”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高宇清综合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