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公民活动空间自由度 台湾是亚洲第一名

非政府人权组织CIVICUS和区域人权组织亚洲论坛(Forum-Asia)合作调查亚洲的公民活动空间自由度结果显示,台湾是亚洲唯一被列为级数最高的“开放”国家。台湾对亚洲人权工作者来说,是一个避风港。中国、朝鲜、越南和老挝被评比为级数最低的“封闭”国家。

非政府人权组织CIVICUS和区域人权组织亚洲论坛(Forum-Asia)4日在曼谷发布2019年“受威胁的公民力量报告”。台湾是亚洲唯一被评为“开放”的国家。(CIVICUS截图)

非政府人权组织CIVICUS和区域人权组织亚洲论坛(Forum-Asia)合作调查亚洲的公民活动空间自由度结果显示,台湾是亚洲唯一被列为级数最高的“开放”国家。台湾对亚洲人权工作者来说,是一个避风港。中国、朝鲜、越南和老挝被评比为级数最低的“封闭”国家。

非政府人权组织CIVICUS和区域人权组织亚洲论坛,合作调查亚洲的公民活动空间自由度,4日在曼谷发布2019年“受威胁的公民力量报告(People Power Under Attack2019)”。在亚洲25国当中,台湾是唯一被评为“开放”的国家。

非政府人权组织CIVICUS和区域人权组织亚洲论坛(Forum-Asia)4日在曼谷发布2019年“受威胁的公民力量报告”。台湾是亚洲唯一被评为“开放”的国家。(CIVICUS截图)

CIVICUS:台湾对亚洲人权工作者是一个避风港

CIVICUS研究员班奈狄克(Josef Benedict)表示,台湾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比起其他亚洲国家状况好很多,当人民出来抗议时,政府有倾听人民的声音。台湾对亚洲人权工作者是一个避风港,在人权议题上,台湾在亚洲具有关键地位。

台湾NGO:台湾今年通过婚姻平权法应有加分效果

台湾民主基金会执行长廖福特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认为,CIVICUS的评比结果是合理的评价:“今年的话,我相信台湾的同性婚姻合法化,会有一些加分的效用。韩国有时候对于集会还是会有相当程度的限制,可能会比较强力去排除集会的情况,还有一些刑法的问题,可能必须要去坐牢的。对日本来说,我相信有某些性别平权的议题,在日本社会是比较保守的。”

根据中央社报导,该份报告从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集会自由等多个面向评估全球各国的公民活动空间,程度分为5级,最好的为开放(Open),接下分别为狭窄(Narrowed)、受限(Obstructed)、压抑(Repressed)、封闭(Closed)。

非政府人权组织CIVICUS和区域人权组织亚洲论坛(Forum-Asia)4日在曼谷发布2019年“受威胁的公民力量报告”。台湾是亚洲唯一被评为“开放”的国家。(CIVICUS截图)

中国、朝鲜、越南、老挝被评公民自由度最低的“封闭”

全球196国中,43国列为开放,42国列为狭窄,49国列为受限,38国列为压抑,24国列为封闭。

亚洲其他24国部份,日本和韩国被列狭窄;10国被列受限;8国被评比为压抑;4国含中国、朝鲜、越南和老挝被评比为封闭。

报告指出,在亚洲,侵犯公民活动空间最主要的手段就是审查制度,其中中国是主要的实行者,例如封锁主要的新闻媒体以及社群媒体。除中国外,巴基斯坦、泰国和孟加拉也是经常使用审查制度的国家。

报告中特别把香港今年反送中运动的状况提出,并指香港的公民空间正在急速缩减中;不少报导提到警方过度使用武力对付抗议者;也有证据显示有人在拘留期间遭遇到不正当的对待;且抗议期间很多记者被攻击或骚扰。

非政府人权组织CIVICUS和区域人权组织亚洲论坛(Forum-Asia)4日在曼谷发布2019年“受威胁的公民力量报告”。台湾是亚洲唯一被评为“开放”的国家。(CIVICUS截图)

中央社报导指出,尽管亚洲的公民活动空间状况并不佳,但报告认为仍有几个正面的发展,例如马尔代夫废除了对记者和反对人士不利的反毁谤法,马来西亚废除了有争议的反假新闻法,以及台湾通过了历史性的同性婚姻法案。

对CIVICUS这份报告中台湾被列亚洲唯一“开放”,无国界记者组织执行长艾玮昂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他并不特别惊讶,因为这跟自由之家评比的结果类似。

自由之家发布“2019年自由与媒体”报告,台湾是排名最高的4分等级,中国列最低的0分等级。

对亚洲仅台湾被列为“开放”,台湾民主基金会执行长廖福特认为,与东西方文化无关,而是社会发展是不是愿意接受自由、民主、人权的价值。

廖福特说:“我们(台湾)还是维持东方文化,可是却同时有民主跟人权的素养,我总觉得亚洲国家执政者的借口,是执政者根本不愿意去追寻民主跟人权,所以才透过各种方式限制。包括各种对于民间的集会自由、结社自由的限制,甚至很多东南亚、亚洲国家到目前为止都是这样,它是高度的管制,更不要说你要跟国际合作,包括柬埔寨、新加坡,都还是一样有控制。”

非政府人权组织CIVICUS和区域人权组织亚洲论坛(Forum-Asia)4日在曼谷发布2019年“受威胁的公民力量报告”。台湾是亚洲唯一被评为“开放”的国家。(CIVICUS截图)

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邱伊翎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我们也有一些警察逮捕陈抗(陈情抗议)者和阻止陈抗的事情发生,但相较其他国家更暴力的手段,的确我们相较来讲,不管在网路自由、言论自由、集会游行的陈抗里面,空间比较大一点、自由度比较高一点。”

邱伊翎分析,日本自六零年代反战和相关学生运动被镇压后,日本政府对参与社运人士严密监控,骚扰其工作等作法没有放松,近几年在反核和宪法第九条等议题上,有新的年轻运动者出现。而韩国的公民社会运动蓬勃,像反美牛、弹劾总统、济舟岛反美军基地等议题,社运动能很强,但韩国集会游行法令非常严苛,对冲突性高和长期性的社运经常以暴力手段镇压,例如韩国规定夜间不可以集会游行,有抗争者曾以办烛光晚会或以投影虚拟游行等挑战法令。

提到台湾有何进步空间?邱伊翎提醒,台湾想透过法令管制网军、网路假讯息的问题,但不要复制其他非民主国家作法,打着所谓防止假讯息的名义,进行网路言论控管的倒退政策。另外应该放宽移工、外国人在台湾参加集会游行的权利。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