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闹猪肉荒 餐饮业感受供应量骤降压力

图为2019年9月5日北京某市场上的猪肉摊。

曹贤利(音译,Xianli Cao),是位于中国东部的青岛市一家主营“排骨焖饭”的饭店的老板,正面临着经营这家饭店十年来最大的考验。

去年中国的猪肉价格飙升,不仅使他们饭店的成本翻了一番,而且现在,他甚至无法确定自己还能否买到足够的猪肉来烹制这道标志性的菜肴。他对此表示:“我所担心的是,我还能买到多少猪肉。如果要是买不到猪肉,那我就只能关门大吉了。”

据路透社(Reuters)报导,在中国猪肉价格飙升之前,一种致命的猪瘟肆虐了中国各地庞大的猪群,使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猪肉消费国目前的猪肉供应不到此前的四分之一,也就是大约1350万吨,比美国的猪肉总产量还要多。

由于猪肉是中国目前最受欢迎的肉类,其价格正处于近8年来的最高水平,价格高得让很多经验丰富的经济学家和经营多年的餐馆老板都感到惊讶。

日本野村证券(Nomura)的分析师陆挺及其同事在10月份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过去一年,我们和市场都低估了猪肉价格上涨的速度,”他们还修正了对明年猪肉价格涨价的预测。

购买力

飞涨的猪肉价格正在影响整个食品供应链。鸡肉批发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了33%,这是由于商家及民众不得不大规模用更便宜的家禽肉替代价格昂贵的猪肉,这同时也意味着在中国很受欢迎的炸鸡连锁店也感受到了压力。

肯德基的老板百胜中国控股公司的高管在10月28日的盈利电话会议上表示,肯德基通过迫使供应商承担大部分损失等手段,将通货膨胀率控制在10%以内,从而控制了成本的大幅飙升。

为了消化其余的价格上涨,他们增加了菜单上非鸡肉产品的数量,增加了鸭肉卷和大啡菇汉堡(Portobello mushroom burger)。鸭肉是中国最便宜的肉类之一。

肯德基也在使用更便宜的鸡肉部位,用鸡胸肉条代替鸡翅,并在7月和10月提供了“鸡翅尖桶”(wing tip bucket)。

肯德基首席执行官乔伊‧瓦特(Joey Wat)在最近的一个电话中说,尽管炸鸡翅尖只有鸡皮、骨头和软骨,但炸鸡翅尖仍很受欢迎。她对分析人士表示:“这是一个(特殊消费者)群体,它不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但仍有一群人非常喜欢它。”

但同时,肯德基公司也警告称,2020年将是“大宗商品通胀又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年份”,但表示将“审慎”对待转嫁给消费者的上涨成本。

没有多样化的空间

在中国4万亿人民币(约合5680亿美元)规模的餐饮行业,数百万规模较小的餐饮企业面临着成本飙升和猪肉供应不足的问题。

尽管今年进口激增,但预计从国外进口的300万吨猪肉仍无法满足国内需求,而且北京的国家储备中只有少量冷冻猪肉。

曹先生对此表示:“这对我们的影响是巨大的。我们只卖排骨,所以对我们来说,没有多元化的空间。”

曹先生已经将他的价格提高了10%,达到19元每份,并设法留住了他的顾客。“人们还是来了,因为他们也别无选择。如果他们去市场购买猪肉,他们会发现生猪肉也并不便宜。”

但是其它公司在提高价格的同时也在努力留住顾客。西少爷是一家北京连锁店,专门经营中国传统的猪肉面包“肉夹馍”。该连锁店的一位经理陈季(音译,Ji Chen)表示,由于小规模的提价损害了生意,西少爷不得不再次降价。

汇丰银行(HSBC)消费者分析师严莉娜(Lina Yan)表示:“这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市场,提价幅度不能超过一位数。”西少爷一直在试图推广猪肉包子的鸡肉和蔬菜变种,并提供一套不含猪肉的配菜菜单,以引导顾客远离他们最畅销的猪肉产品。

首席执行官孟兵(音译,Bing Meng)说,这使得他们43家餐厅的猪肉消费量减少了一半,今年的损失仍然超过了600万元。

孟先生说:“原料通常占成本的30%-40%,所以如果原料成本增加20%-30%,公司极有可能亏损。”

中共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敦促农民补充农场的不足,并呼吁各省政府尽一切努力保证猪肉供应,尤其是即将在下个月来临的重要的农历新年之前。

中共农业部声称,到2020年底,生猪产量将恢复到正常水平的80%左右,但许多其他人士认为,这一预测过于乐观,尤其是在目前猪瘟仍在蔓延的情况下。

猪肉价格在上个月出现下跌之后又开始上涨,如果通胀不能很快消退,那么即使是规模更大的餐饮企业也可能将面临更大的压力。

中国最大的大众餐饮公司之一的一位高管表示,该公司也可能很快就会被迫提高价格。

他拒绝透露姓名,因为猪肉供应是一个敏感话题,它表示:“提高价格确实是最后的手段,因为我们的消费者对价格很敏感。但如果猪肉价格在2020年继续保持高位,我们将别无选择。”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高杉编译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