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610”办公室和监狱方有协议:公主岭新生监狱邪恶至极

吉林省公主岭新生监狱使用电刑加“约束带”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放弃修炼。

吉林省公主岭新生监狱使用电刑加“约束带”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放弃修炼。

明慧网报导,据知情者透露:新生监狱追求“转化”(放弃修炼)率,手段极其残忍,对刚入监的、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狱警先用电棍点击他们;被电刑后还不“转化”的,狱警就给其绑上“约束带”。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明慧网)

“约束带”:用一寸宽的带子,将两腿双盘绑上,再将两只手反背身后,向头的方向拉至极限,将绑两手的带子从肩头拉过来把四肢和上身捆绑成一体,头扣在两腿前面朝地,一动不动,呼吸极其困难,昼夜不松绑,只有吃饭,上厕所才松绑,一顿饭也只给一两玉米糊。有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这样的酷刑迫害长达八九个月。

酷刑示意图:捆绑。(明慧网)

徐洪玉,吉林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于2018年7月18日被绑架;2019年5月22日,被非法庭审;6月30日,被诬判2年10个月。

徐洪玉于7月6日提出上诉,他在上诉书中写道:“让人做好人,传‘真、善、忍’何罪之有?”家人一直没有接到中级法院的受理通知。后来才听说,徐洪玉早在10月30日被劫持到公主岭新生监狱九监区入监队一队迫害。

公主岭新生监狱每个月只允许家属接见法轮功学员一次,并且非法要求家属开证明,证明自己不是法轮功学员。

徐洪玉的家属于11月13日到监狱探视他,狱方不让接见,说当地派出所开的证明不好使,要舒兰市政法委开的证明才行。

11月27日,徐洪玉的哥哥拿着政法委的证明才见到徐洪玉本人。

徐洪玉看上去很消瘦、精神不振,脸上有两处拇指大小的疤痕,刚长出新皮。全程接见只有15分钟,后面有警察监听他们接见的通话。

徐洪玉只告诉家人自己被“转化”(中共用酷刑逼迫放弃修炼)了,没有透露更多的消息。后来有目击者指证:徐洪玉刚到监狱,脸和脖子都被狱警用电棍电肿了。11月13日,当家属去监狱见他时,没让见,他当时正在遭受“束缚带”迫害,于13日、14日被捆绑了两个昼夜。

据明慧网资料,公主岭监狱至少迫害致死了法轮功学员梁振兴、蔡福臣、马占芳、王恩慧、张辉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伤、致残。

吉林市马占芳于2011年4月27日晚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判刑6年半,被劫持到公主岭市新生监狱仅短短几个月,于2012年5月7日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蔡福臣在公主岭监狱受尽残酷迫害,警察经常将他关“小号”(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小房间),用多根电棍电击他的头部、生殖器等敏感部位。他于2010年9月15日被迫害致死。

据内部人士透露:各地方的“610”办公室和监狱方有协议:法轮功学员到监狱必须“转化”,不“转化”的,刑期满了也不被释放,狱方不通知其家属;当地“610”把人接走,对其继续洗脑(迫害);再不“转化”的,就再次被送回监狱。

据悉,吉林舒兰市“610”和监狱就签署了这样的协议。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