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香港区议会“素人”陈梓维 如何一夜走红

作者:

香港区议会选举被视作一场支持或反对香港示威的变相公投,结果民主派横扫388个议席,大胜建制派的59席。民主派里超过80人是完全没有从政经验的“政治素人”,27岁的陈梓维是其中之一。他们能胜任区议员的角色,满足选民的期望吗?

陈梓维在佐敦南选区以1516票击败建制派最大党、民建联的政治明星叶傲冬。仅以65之差落选的民建联副秘书长叶傲冬,曾在外国留学,在佐敦位处的油尖旺当了11年区议员,更是区议会主席。出身草根、参选前毫无政治联系的陈梓维击败了叶傲冬,被香港网民称作现代版的“大卫打败哥利亚”故事。

根据选举事务处的资料,陈梓维以一件球衣“应战”,旁边的政纲更是用笔手写,跟叶傲冬的专业形象形成强烈对比,因而受到网民关注。

采访当天清晨,佐敦街头冒寒意。陈梓维说会比记者提前一小时到现场向街坊谢票,然而他没有来。

“不好意思,我睡过头了!你再多等15分钟……你可以先去吃早餐!”陈梓维被记者的来电吵醒,匆忙出门。

不久,他两手提着宣传海报和支架,徐徐向记者走来,满嘴胡子还没有刮。他说前一天晚上接受了公关训练,还有一堆杂务,于是很晚才休息。在场的媒体认为事不宜迟,请他立即拍几个镜头,结果一拍就是三个“Take”。

“不是这样,你不用看镜头的,自然一点走过来就行了……”经过摄影师的耐心指导,陈梓维重覆同一个动作第三遍,结果,两眼还是望向了镜头。

对镜头陌生的受访者,视线常常离不开镜头。

陈梓维在“感谢大家对我支持”之下写上“I-WIN”。记者没有问他“I-WIN”有什么意思,让它成为永远的谜。

由他宣布参选至当选前一刻,他收到的传媒专访邀请是零。当选后,网民找出他的参选资料,认为他的手写字体稚气十足,而且不落俗套地穿上球衣拍摄半身照,喜感盎然,迅速爆红。从此,记者的约访纷至沓来。

半年前,陈梓维或许还是许多香港中年人口中的“废青”——会考(香港公开试)零分(所有科目不合格);之后修读毅进的社工文凭课程,但不合格,补考,再不合格;修读旅游文凭,再再不合格。

他说,在当时发现自己不是读书的材料,于是去打工,做过工地工人、港铁维修员、电梯维修学徒。因为家庭原因,数年前迁离父母,以三千港元租住深水埗一间狭小的劏房独居,每天走8层楼梯,后来再搬到佐敦另一间劏房。

劏房在香港非常普遍,一般狭小而环境恶劣。图为香港一间劏房的环境,跟本文受访者无关。

劏房是香港常见的私人廉租房,由业主将一个标准住宅的单位分隔成多个细小的房间出租,通常每个房间的面积不足10平方米,但设有独立浴室。

屈居在狭小的空间,他仰望窗外一片天,想用微小的力量去帮助别人。今年初开始,他常常到楼下的公园流连,跟小孩子玩耍,他觉得这是服务社区的一种方法。“反送中”运动爆发后,他自问可以做得更多,于是在佐敦街头宣传这场运动,也看看当区居民有什么需要帮忙。

结果,真有街坊向他反映地区的衞生问题,他遂以市民身份,致电政府的1823热线为街坊发声,“但他们(接线生)都没有怎样理会我,只是说收到我的意见。”没有怎么理会他的,还有叶傲冬,“有一次摆街站,看见叶傲冬,接着我向他反映一些意见……但他叫我去看民建联的网站。”他形容,就是那次经历,让他“一时愤慨出来参选”。

历时半年的“反送中”运动燃点了不少人的选举热情,区议会选举被视作一场反映民意的“变相公投”。民主派及支持“反送中”的人士认为要将建制派踢出议会,停止让他们垄断议会,因此首度出现了所有选区都有民主派人士竞逐的现象。

香港的政治版图大槪可分成民主派和建制派两个派别,前者支持民主运动,后者具有亲北京和亲政府立场。民主党是民主派最大党,民建联则是建制派最大党。全港共分18区,民主派本次在17区获得多数席位。

采访当天,他站在昔日摆街站的行人路旁,戴上麦克风,站在一张传宣海报前,便开始向街坊谢票:“虽然我口齿就⋯⋯不是真是⋯⋯比较上⋯⋯好啦,但是都很衷心多谢⋯⋯各位佐敦南的街坊⋯⋯对我的支持”。

接连有市民向他竖起大拇指,以示鼓励。一名女士主动上前跟他握手道贺:“恭喜你啊,你有什么抱负?”他回答说:“现在其实最主要是想做好街道清洁⋯⋯”他由食肆乱抛垃圾,说到厨余环保回收,滔滔不绝45秒。该女士忍不住插话:“这些都是需要的,但我觉得即时⋯⋯这段时间的TG(催泪烟)的影响。”陈梓维恍然大悟:“啊是,洗街都要的”!

香港防暴警察在靠近民居的地方发射催泪弹,引起市民关注,尖沙咀、佐敦、深水埗一带的旧式住宅,跟马路靠得很近,因此居民尤其担心催泪烟对于人体的危害。

其后,一名女医生笑意盈盈地为他送上热腾腾的三明治,教他一阵错愕。她主动提供电话号码,称可寻找医护人员和律师协助他的地区工作;另一名中年男子则建议他聘用民建联的职员做助手,原因是担心他缺乏经验。陈梓维这天出来的原意是收集街坊的诉求,以提供协助,结果反倒像是街坊集体为他出谋献策。

陈梓维参选,背后并无什么大布局。他忆述跟民主派协调出选时,完全没有阻碍,原因或者是大家觉得,对手叶傲冬的铁票牢不可破。他说自己当时的竞选团队就得他一人,银行户口结存是零。其后陆续有几位陌生人跟他联络,自动请缨出钱出力,竞选团队才算是成形。

不过单单是递交予选举事务处的候选人简介,已将他难倒:“我不熟悉电脑,加上我的电脑是旧版本,没有安装专业编辑软件,所以最后问了团队意见,就决定不如手写吧,其实是自由创作而已!”至于为何穿上球衣拍摄参选照片,他解释:“纯粹是刚巧我把另外两套衣服洗了”。

那一身打扮,让他当选后获得额外的关顾:“有很多PR(公关)公司接触我,说可以帮我改造形象⋯⋯教我一些公关技巧,亦可以提供免费的西装给我”。在云云的鼓励说话里头,还有他的父母——他们终于透过新闻报道,知道自己的儿子有份参选。陈梓维说,当初向家人隐瞒参选的原因是不想两老担心。结果他口中的“黄丝”(亲民主派)父亲和“蓝丝”(亲建制派)母亲都没有说太多,只叫他“畀心机”(用心努力)。

这张经篡改的图片,在香港和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上广泛流传,不少人信以为真,留言批评香港选民不智。陈梓维回应得淡然:“不开心总会有的,但我觉得这些都不是大问题。有蓝丝的思想才会相信,只要有黄丝的慨念去主动求证,就已经知道不是事实”。(网上图片)

有佐敦街坊对于政治“素人”当选不以为然:“你在社区未有成绩就选了出来,很多人都会怀疑⋯⋯这现象可能就是现在的年轻人在这个社会弄得香港乱糟糟,所以影响了现在的人投票的心态”。

陈梓维及一众民主派政治“素人”所背负的,除了是逾千名街坊的信任,还有在选举中票投民主派的160多万名香港人的期望。“这场选举是政治立场的表态,都是因为‘反送中’,才有这么多人走出来投票”陈梓维也承认自己有所不足:“有何不足的地方?总会有的,人怎会有完美呢⋯⋯有什么地方可以改善?可以再改善一下人际网络⋯⋯”

有人说,这一群没有政绩的当选人,是香港示威者以血汗和牺牲换取回来的,陈梓维说:“其实这个讲法,又不可以说它完全错的,始终事实是有发生过。亦都希望新当选的素人都能够秉持自己的初心,能够去真是做好自己的本份,除了政治上的工作之外,亦要兼顾地区上的工作”。

访问尾声,陈梓维的语速愈来愈慢,停顿频率也愈来愈高。阳光打在他的脸上,一双疲惫的眼睛几乎睁不开,他伸手去挡,却没有向记者要求转换位置。半年前,他可以就在佐敦这个小公园里倒头便睡,但这天,贵为政治新星的他,大槪还有太多东西是他无法完全操控的。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BBC中文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