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香港民主派小花击败亲共阵营元老

香港区议会选举曲终人散,但对于新当选的区议员,真正的挑战,才刚开始。这次选举的两大特点,第一,是民主派取得压倒性胜利,第二,是大批过往没有从政经验的政治“素人”当选区议员。本台驻港记者专访了新当选的“素人”、24岁的民主派林子琼。面对未来四年的区议会工作,她有什么计划?

香港区议会选举,24岁的林子琼积极参与竞选活动。(图源:林子琼脸书)

香港区议会选举曲终人散,但对于新当选的区议员,真正的挑战,才刚开始。这次选举的两大特点,第一,是民主派取得压倒性胜利,第二,是大批过往没有从政经验的政治“素人”当选区议员。本台驻港记者专访了新当选的“素人”、24岁的民主派林子琼。面对未来四年的区议会工作,她有什么计划?

林子琼刚当选了香港上水区彩园选区区议员。这个区过去25年来,都是亲北京人士担任区议员,民主派自1994年连续挑战六届都失败。但这一次,年纪轻轻的林子琼,却以近千票差距击败寻求连任的亲北京区议员。要融入老屋邨、与老街坊打成一片,是她的重大挑战。她如何达成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任务?她对自己又有甚麽期望?我们让她亲自回答。

问:林子琼你好,这区的长者人口甚高,你如何争取他们的支持和信任?

答:一开始大家对我的态度一定有保留,觉得我非常年轻。但大家知道现任的区议员虽然在任很久,却没有跟进村里的问题。例如这条村有非常严重的木虱问题,持续了七至八年,他都没有跟进。结果当有一个新人进来,一开始他们对你的态度一定是不太好,但慢慢他们会看到你真的有工作。有时候巡村、找房屋署灭蚊、联络食物环境卫生署抓老鼠。渐渐他们会发现你真的与现任区议员有分别。

问:你在选举当中,面对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答:最大的困难是被打压,因为当我开始进行地区工作,现任区议员便会跟着我做。之前我们举办木虱讲座,当他知道我邀请了灭虱公司来办讲座,他便找了同一家公司,还一定要在我举办的日期之前先举办讲座。另外我平日在房屋署范围内摆设街站,他便会找保安员赶我走。这些行为都引起了居民的反感,大家都觉得为什么你不做社区工作,却不让别人做?

问:你觉得当选前后,你的工作有什么转变?

答:我觉得转变在于以前我找一些部门处理社区问题时,他们的态度不太主动,甚至完全找不到他们。但当选后他们会主动找你,希望未来可以合作以及有良好的沟通。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以前做社区主任就是没有地位,只能默默耕耘,去获取居民的信任与支持。我觉得选举结果,就像是一张给自己的成绩单。

香港区议会选举,24岁的林子琼积极参与竞选活动。(图源:林子琼脸书)

问:你现在还是城市大学亚洲及国际研究学系的学生,你会如何平衡学业和议员工作?

答:我其实还差一个学期才毕业,这个学期我也分散来读,因为始终我想花更多时间在社区工作上。未来四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一个星期可能只花3个小时上课,功课在晚上完成,其他时间都留在办事处,留在彩园村。

问:你对于自己未来的区议员工作有什么期望?

答:这个村子大部分人只会收看红媒无线电视,我希望当选后可以在社区会堂举办放映会,我也打算在办事处门外放一台电视,让大家看到更多不同媒体报导的真相。我希望居民看完后可以跟我讲他们的想法,因为我觉得有一个良好的沟通,你才可以了解对方的想法,然后再告诉对方你的想法。我当然相信不是举办一次放映会,或者天天在办事处播放影片,就可以一下子改变他们,这是不可能的。我想做到的是开始扎根在这里,与更多不同政见的居民交流,慢慢地大家互相了解对方的想法。

问:你对于新一届由民主派主导的区议会,有什么期望?

答:我觉得现在最严重的民生问题是水货。我觉得在区议会开会后,我们民主派第一件事是可以先处理水货问题,还有交通问题。北区的交通挤塞严重,是人人都知道的。我们这裡几乎所有出去市区的公车路线,都要绕经整个粉岭南,多用了20至25分钟。而现在其实已经建好了北区的转车站,所以我觉得交通资源可以更好地利用。

香港区议会选举,24岁的林子琼积极参与竞选活动。(图源:林子琼脸书)

问:你认为北区区议会,有没有可以改革的地方?

答:我自己想争取的是区议会会议的直播,因为我觉得直播能大大增加议会工作的透明度。居民会知道北区区议会如何运作,确保拨款不会胡乱使用。而且有监督,对区议员来说都是一个鞭策。

问:民主派都以2007年区议会选举大败的经验引以为戒,你自己会怎样做,防止亲北京阵营反扑?

答:我觉得民主派2003年大胜、2007年落败,是因为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但政治牌不会打一辈子,花无百日红,始终都要回归社区,要自己深耕,才会得到支持。我最想做的事情,其实是想要让大家知道,民主派都是务实的,民主派并不是只依靠打政治牌为生。我知道有些大问题,其实不是单靠我一个人,或者这四年就可以做到的。所以其实我的政纲,是大概在两届任期内,做到我希望做的事情。我绝对不是打算在这四年蒙混过关,正如我的竞选口号“革新彩园”,我真的很想重新做好这个地方。

问:谢谢林子琼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