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一名新疆汉族的回乡见闻:“汉族的‘人权’也是人权”

新疆喀什老城(路透社)

有报道称,中国新疆有超过100万穆斯林少数民族被拘留,其中大多数是维吾尔族,但中国政府否认其有任何不当行为。

在澳大利亚留学的明明从小在新疆喀什出生长大,和很多新疆的汉族人一样,也是随“建设兵团”从大陆来到新疆扎根落户,目前家里在喀什做生意。

据中国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喀什地区汉族人口仅占总人口的不到8%,而少数民族人口在92%以上。在这里,汉族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少数民族”。

明明说,自己小时候也有很多少数民族朋友,还会到维吾尔族同学家里作客,“他们人都特别好,会把好吃的东西都拿出来给你吃”。但自从2009年七五事件爆发以来,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关系在恶化

中共当局报告称,在七五事件中共有197人中丧生,其中大多数是汉族人,另有1700人受伤,堪称中国最严重的种族暴力。十年前发生的事情对中国和维吾尔穆斯林来说有着深远的影响,居住在这里的汉族和少数民族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明明说到:“其实关系是在逐渐变差的,很多时候很难再和他们交心,交朋友也只是表面上的感觉。发生了这些事件之后,很多汉族人开始莫名其妙地仇视维吾尔族人,反过来维吾尔族人也对汉族人有很多不满。”

因此,很多居住在新疆的汉族选择搬回大陆,这也是为何近年来新疆少数民族人口有所上升的原因之一。明明一家因为要做生意的缘故,选择留在了新疆。

近年来,他明显感觉到家乡越来越安全,甚至感到“新疆可能是中国最安全的省份”。但明明也坦言,这和警力的加强有关。“基本上每500米或1公里就会有一个警务站,而且一直都有警察在里面,外面发生一点点事情都会有警察出来。”

而且“所有警察都是有枪的,也可以开枪。”

“汉族的‘人权’也是人权”

明明在澳大利亚留学期间,也会看到或听到一些外媒有关新疆问题的报道。他认为这些报道很“夸张”,有“诱导性”,也很“偏执”。但是,他也承认,这些报道“客观来讲有些是有一点点道理的,但肯定不是全部都是真的”。

今年9月,一段转移被关押的新疆维族人的视频引发国际社会争议,澳大利亚外长佩恩(Marise Payne)对此表示“深切关注”;今年11与,《纽约时报》获得的超过400页中国政府内部文件显示,习近平主席下令官员对新疆的分离主义和极端主义“绝不容忍”。

此后,国际调查记者协会(ICIJ)在17家媒体上公开发布其获取的文件“中国电文”(China Cables),这些文件中详细披露了中国政府如何故意对数十万穆斯林展开拘禁和“洗脑”,试图改变他们的思想和语言的。新披露的政府内部文件显示,这些营地到处都是瞭望塔、隔离网、双锁门和影像监控设备,以“防止有人出逃”。

明明最想反驳的点在于,外媒报道主要关注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人权问题,但并没有关注到生活在新疆的汉族人的人权问题。他质问到:

维吾尔族人是有人权,那我们生活在这里的汉族人就没有人权吗?

他举了一个例子说到,自己家居住的小区前曾发生过一起暴力事件,一位持刀的维吾尔族人连续捅了5个人。“他们这种行凶真的是很过分。既然说人权,为什么只说维吾尔族的人权呢?为什么要给犯罪分子这么多人权呢?”

明明说,当地的维吾尔族人对“镇压”存在这纠结的心态。一方面很痛恨这些暴力分子,但另一方面也认为本该针对这些暴力分子的“镇压”现在普及到了大多数维吾尔族人和穆斯林少数民族,因此存在“一些情绪”。

在被问及如何看待家乡的未来时,明明表示自己依然保有积极的心态。“在七五事件之前,很多少数民族心地其实很善良的,他们的宗教信仰也不是问题,都是诱导他们向善的。”

新疆问题其实归根到底是一个民族融合和现代化的问题。在中共当局的强硬做法以及国际社会针对新疆问题的种种声音中,生活在那里的人们,无论是汉族、维吾尔族或是其他少数民族,这些把新疆当做家的人们将何去何从呢?

明明说:

其实他们也是一样的,可以对你很热情,没有什么区别。

或许放下民族差异、放下针对意识形态差异的攻击,我们才能从中找到答案。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 SBS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