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医疗费成杀手为何大陆不罕见?

—10万元医疗费何以成了不能承受之重?

作者:

河南焦作48岁的男子韦某某被查出患冠心病,听说治疗费要10万后,不想拖累家人,已自杀离世。图为韦某某生前和儿子的合影。(视频截图)

一个患病的中年男子,因为付不起10万元医疗费而出走离世,你信吗?

很多人肯定不信,但这确是千真万确的事,就发生在几天前的中国。

据大陆媒体报导,今年48岁的韦某某十几年来一直在外打工,近日,感觉身体不适,回焦作检查身体。在术前检查过程中,被查出患有冠心病,得知自己的治疗费要花费10万元后,心里便有了负担。

12月6日上午,韦某某借故支开妻子,自己一个人从河南焦作人民医院出走,离开时手上还绑着绷带,并挂了输液用的留置针。

得知消息后,韦某某上大四的儿子和家人开始在焦作市四处寻找,张贴寻人启事,在电视、广播上循环播放找人信息,甚至以调取沿街监控、手机定位等方式,依然没有韦某某的任何行踪消息。

韦某某的儿子对《北京青年报》表示,“父亲可能就是想到了这些钱,怕给我们添麻烦,而选择了离家的。”

据其儿子介绍,父亲一直在外打工,是家里的顶梁柱。他得病后,心里老想着,儿子还在上学,他这个治疗费会给家里增添负担,一直解不开这个心结。他平时是一个很开明的人,没想到这次这么固执。

12月12日上午,韦某某的家人表示,已经在早些时候找到了韦某某,但是韦某某已经选择离世了,“一家人正在准备他的后事,现在人走了,一切也都没有意义了。”

韦某某的选择让闻者唏嘘不已,无不为之动容。正如网友所言,谁能想到,压垮一个中年男人的最后一根稻草,竟然就是这10万元人民币的医疗费!

其实,类似韦某某这样的事例在大陆并非鲜见。

远的不说,就说今年9月16日吧,上饶广丰一名叫邓帮武患有肝腹水的病人就在医院跳楼身亡了。邓帮武的大伯邓家华告诉媒体,邓帮武是他亲侄子,今年36岁,未成家。邓帮武刚3岁,父亲就去世了,随后母亲改嫁。邓帮武一直是跟他在一起生活的。侄子走绝路是因为家里贫穷,根本没能力系统去治疗。

同样离奇而令人心酸的是,29岁的农民工汤忠杰和妻子在广东工厂打工,两个人月收入加起来不足5000元。平日为了省钱,他们很少回家。谁知天有不测之风云,2017年汤忠杰被查出得了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属于白血病的前期。更倒霉的是,他花光了所有存款和借来的十几万元,也没做成骨髓移植。眼看求生无望,他只得给自己买了口棺材,在家等死。

有的报导将韦某某的离世说成是“轻生”。在我看来,这种不过脑子的说法对中国底层百姓生活的艰辛与窘困可以说太缺乏了解了!

我不否认,为了10万块钱而寻短见,这其中也许有韦某某自身的性格缺陷,比如消极、悲观、厌世、懦弱等因子,但是有谁不懂生命宝贵、生活美好?有谁能轻松赴死、义无反顾?如果不是完全陷入绝望,千转百回也不得其解,韦某某么会下定决心抛妻离子、选择死亡?不排除逼死这个男人的还有病痛或其它问题,但这10万块钱医疗费,显然是令他无法挣脱的致命杀手。

韦某某患的是冠心病,并非什么不治之症。区区十万元的医疗费,对于一个中产阶级以上的家庭更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费用,但对韦某某这样的底层打工者和他身后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一笔难以承受的“天文数字”,否则也不会让他难到一心求死。

要治好病、活下去,就需要至少10万块钱;要不让整个家庭背上沉重的负担,要给大学即将毕业的孩子找工作、买房子、娶媳妇,自己就不能花掉这笔钱……可以想象,在自杀之前,韦某某一定在这个二难选项之间徘徊彷徨了多久,最终才不得已在自己的生命和家庭的幸福、孩子的未来之间作出了最后的取舍。可见,10万元医疗费真的就是韦某某“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试想,假如韦某某的收入能够负担得起这笔医疗费,假如中国的医疗保障制度能够为他及时分忧解难,假如政府有关部门在他亟需帮助的时候能伸出援助之手,韦某某还会“轻生”吗?

韦某某缺钱,邓帮武缺钱,汤忠杰也缺钱,韦某某们可以说个个都缺钱,但中国不缺钱。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的GDP早已跃居世界第二,财富蛋糕明显做大了,但钱大都进了政府的腰包,进了权贵的钱袋,底层百姓依然很苦,医疗保障水平更是明显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当权者的全部心思都在如何维持自己的专制统治和满足自己的既得利益上,口头上对百姓的健康和生命比谁都关心和重视,实际上比谁都不关心和重视,如果说韦某某是被10万元治疗费压垮的,那么导致这一悲剧的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中国特色的国富民穷。这一点不改变,韦某某的悲剧还会继续不断上演。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