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陶杰:英国大选之谜

作者:
欧盟看见,不太作声了。三百年历史的议会民主,内涵内敛,表面上一团散沙,其实敛聚内力,置诸死地而后生。当然,这一代的英国人质素,长期为左胶毒素侵蚀,普遍智商和常识的辨别能力,由什么牛津剑桥带头,明显下降。不过在英国以外,世界其他国家的脑残恶化速度,似乎比英国人快许多。

英国本届大选形势混乱,论争复杂。

自金融海啸以来,英国的贫富悬殊加剧,制造业正在消失,剩下的只有以伦敦为中心的金融服务、旅游消费、创意设计。伦敦以外,只能倚赖于农业和一点点手工业经济,供欧盟贸易与国民内部消费。

十年来大量外来资金涌入,英国人持有房地产物业者,如香港一样,价格快速上涨。无物业者,尤其在伦敦,大量餐厅酒吧等消费服务人口,一生也无法上楼,租住公寓房间。

英国工党本来经贝理雅十年,自称摸索出“第三条路”,即告别从前的社会福利主义和国有化,抄袭了戴卓尔夫人当政末期的自由市场股份经济。岂知此一梦幻,因金融精英疯狂滥用,二〇〇八年金融海啸,又化为泡影。

加上贝理雅任内追随小布殊攻打伊拉克,声名狼藉。电影“真的恋爱了”就是贝理雅当政时英国形势大好Feel Good政治宣传。贝理雅的“新工党”之梦,泡沫幻灭,上来一个郝尔宾,回头捡拾七十年代卡拉汉的那种国有化和社会福利旧路线。政纲很简单,就是向贝理雅时代房地产和股票泡沫致富的那个阶级开刀征重税派给穷人,将公共企业收归国有。

因为伦敦的贫富悬殊最剧烈,因此伦敦变成工党票仓。年轻人不满现实,消费市场的在职人口,支持郝尔宾派钱。郝尔宾否定了贝理雅路线,也向自由市场经济开战,走的是一条马克思主义偏激之路。这种货色让全国公民一判断,就知道是毒药,因此全国大败。

加上工党对于退欧完全进退失据。唯庄汉生知道绝不可骑墙,在退欧与留欧之间,狠命下注在退欧那一方。这就是邱吉尔领导英国赢得大战的作风:退此一步,即无死所,要重新召唤英国人的强大意志。

五年来英国电影为何有“黑暗对峙”、“邓寇克”等邱吉尔题材的电影?当然是政治有心人之幕后投资,向对历史无知的英国下一代,好好上一堂课。

工党对于脱欧还是留欧,首鼠两端,大量选票,改投苏格兰民族党或自由民主党。相反,脱欧联盟的右翼英独党(Ukip)这次却自我牺牲,落红本是无情物,减少候选人,在右翼掩护保守党大胜。这就是很非凡的政治智慧。

二〇一九年的英国大选,隐含了左翼社会主义、右翼市场自由经济、退欧和留欧四股势力之扭缠,还加上苏格兰独立势力,其中的纷争错综复杂,毕竟为英国人在貌似无休无止的迷惑争论中杀出一条血路。

欧盟看见,不太作声了。三百年历史的议会民主,内涵内敛,表面上一团散沙,其实敛聚内力,置诸死地而后生。

当然,这一代的英国人质素,长期为左胶毒素侵蚀,普遍智商和常识的辨别能力,由什么牛津剑桥带头,明显下降。不过在英国以外,世界其他国家的脑残恶化速度,似乎比英国人快许多。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