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周扒皮”真的半夜学鸡叫了吗?

作者:

当年高玉宝“创作”的《半夜鸡叫》以及所刻画的那个半夜三更偷偷摸摸趴到鸡笼子里学公鸡打鸣、好让工人们早起干活的“恶霸地主”周扒皮的形象,可说是贻害无穷。它不仅在几代中国人的头脑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加深了人们对地主的仇恨,而且迄今还有人一说到自己刻薄的老板,就马上拿“周扒皮”做比。然而,地主“周扒皮”的原型在现实生活中根本没做什么恶事,而且也根本没有什么“半夜鸡叫”。就因为高玉宝的杜撰,他不但一辈子被整,连子孙也要挨骂。

据考证,周扒皮的原型系今大连瓦房店市阎店乡一个姓邹的地主。当地的老人说,他虽然有小地主刻薄、吝啬的通病,但从来没有听说过半夜鸡叫的事情。那么,出生并直到入伍前一直生活在阎店乡的高玉宝,又是从哪里听说这件事的呢?

原来这不过是他杜撰出来的。据知情人透露,高玉宝当兵后,开始练习写作,但因为文化程度低,只能做军报通讯员,发表过一些小豆腐块的小消息等。但是高玉宝口才不错,在部队“忆苦思甜”会上,他讲自己因吃不饱饭逃荒进城学手艺的事,讲的绘声绘色。恰好军区一宣传干事在其连队中蹲点,就将其所说加工了一番,发在了军区报纸上,还同时加了其为作者。

稿子见报后,不知什么原因被军区宣传部的头头看中了,就让那个宣传干事再找高玉宝,根据当时的政治形势定调,再写出更有份量的东西。最终,由在部队体验生活的作家荒草写出了《高玉宝》一书,但作者署名却是高玉宝。一个字没写的高玉宝由此成为了作家,并从一名普通战士提升为了团职干部。

文革后期,曾有记者当面问了高玉宝三个问题:一是书中写的周扒皮是否确有其人?二是如果真有其人,周扒皮是否真的那么坏?三是为什么作者在写了《高玉宝》之后二三十年的时间,再没有任何作品问世。对此,高玉宝的回答是:《高玉宝》是小说,小说是允许虚构的。周扒皮是按照他家乡的一个地主来刻画的,但很多事是加工的。至于哪些是虚构的,他没有指出。不过,高玉宝还是很坦白地承认,小说是集体创作的结果,他“要非常感谢作家荒草同志”。

一位好奇的记者曾去高玉宝的家乡一探究竟。在走访了几位年纪大的老人后,他得出的结论是:《高玉宝》中的周扒皮根本就是杜撰的,“半夜鸡叫”根本就是连影都没有的事。

一位姓阎的老人对记者说:“半夜鸡叫?我这一辈都没离开过阎店,我怎么就没听说过?从古到今,谁听说过农民深更半夜去种庄稼的?人有长猫眼睛的吗?那不是去祸害庄稼去了吗?”一位老大娘则说:“高家那小子,真是造孽,本来邹姓人家(周扒皮原型)在村里还呆得住,他那个书一出,邹姓人家算是出了名,每次搞运动,上面都安排人斗他一回。人硬是窝囊死的。现在他家的儿子孙子还动不动给人打,给人骂。”

其实,稍有常识的人都清楚,高玉宝描写的周扒皮打开鸡笼并划火柴去照,肯定会惊动鸡,公鸡如何会开口打鸣呢?而且,天还黑着,工人们如何看得清地里的庄稼?

此外,只要翻开历史的卷帙查一查,找到上了年纪的老人问一问,大家就会明白,1949年之前,大多数农村尊称土地和财富较多的人为“财主”、“老爷”。佃户(租种土地的农民)和长工,则尊称土地的主人为“东家”。那时候,虽然也有“地主”这个辞汇,但除了酒宴上“略尽地主(本地的主人)之谊”的客套话之外,寓含的是尊敬、崇拜与羡慕,绝对不含贬义;而且绝大多数的地主都心地善良,对于维护农村的秩序和道德水准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然而,《高玉宝》这本书的问世却颠覆了传统地主的形象。荒唐岁月中产生的荒唐作品,就这样误导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这样的罪业到底应由谁来承担呢

责任编辑: 吴量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