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华尔街准备川普第二任期 :他“将完全不受限制”

美国华尔街的标志:铜牛和新增加的一个女孩

尽管民主党2020竞选人博得了不少关注,尽管众议院在弹劾川普的道路上在继续前行,但华尔街的很多金融家已经在准备迎接唐纳德·川普总统的第二任期,并在分析其经济政策的影响……

CNBC日前引述华尔街多位政策分析师称,川普总统的第二任期,人们将会看到美国政府紧追全球的多边贸易机构。分析师们称,连任还将使川普进一步向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施加压力,并最终在他2022年任期届满时,换上一个实行更宽松货币政策的负责人。

考恩(Cowen)政策分析师克里斯·克鲁格(Chris Krueger)表示,连任胜利也可能鼓舞川普追求高额支出项目,并清除任何一位他认为阻碍了经济增长的人。

克鲁格说:“我认为,如果他明年赢得连任,我们将看到川普完全不受限制。”“他将向鲍威尔做他对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前司法部长)所做的事情。”

可以肯定的是,分裂的国会很可能会继续检验11月赢得白宫的人。分析称共和党人有望保持参议院,而民主党将保持众议院的垄断地位。根据政治博彩网站PredictIt分析,共和党维持参议院有66%的机会,而民主党维持众议院的机会则有74%。

这甚至可以缓和最激进的政策提议,并检验川普为改写美国与其经济伙伴之间的长期贸易协议所做的努力。

追击WTO?

在2016年6月的一次集会上,当时还是候选人的川普告诉宾夕法尼亚州莫内森的支持者们,美国制造业就业机会减少的“灾难”归因于:“第一,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第二,是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川普总统的工作重点迄今没有太大变化。

上周,川普政府取得了一项最重要的外交胜利,当时白宫与众议院民主党达成了一项协议,以推动取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工作。

“星期五可能是贸易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天。那天我们在两党的支持下,以及工商业,劳工和农业的支持下提交了USMCA,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议。”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上周末告诉CBS的《面对全国》(Face the Nation)。

也是在上星期五,中美宣布已经达成了一项期待已久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该协议尚未签署,其中包括一些条款,通过消减华盛顿北京征收的部分关税,来换取中共承诺购买美国农产品。

尽管在上周连赢得两个重大胜利,川普政府仍很大运行空间。

现在,莱特希泽(Lighthizer),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将自由地解决更广泛的对贸易体系的担忧。因为根据前白宫贸易顾问克里特·威廉姆斯(Clete Willems)的说法,过去两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民主党对USMCA和中国贸易令人讨厌的掣肘已经过去了。

威廉姆斯说,很多人预计,雄心勃勃的白宫将与中共这样的经济对手抗衡,争夺世界贸易组织(WTO,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等机构,该机构成立于1995年,总部位于瑞士,致力于规范国际贸易。

“我认为美国已经改变了日内瓦的叙事方式,他们利用了对世界贸易组织的影响力,”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工作了八年的资深人士威廉姆斯对CNBC说。

上周,两名WTO的法官任期届满,由于美国的阻止,未能任命新的法官,这导致目前法官只剩一人,WTO争端解决机制停摆。

美国高级贸易官员认为,他们有理由阻止世贸组织法官的任命,并削弱贸易组织,直到它开始解决中共扭曲市场的做法为止。

12月2日,WTO驳回了欧盟方面提出的已不再补贴飞机制造商空客的主张。美国对此表示,它可能会对更大范围的欧洲商品提高报复性关税。

“在对波音-空中客车案进行了多年的诉讼之后,世贸组织做出的这个决定对美国有利,允许我们对价值75亿美元的欧盟产品加征关税。我们正在考虑这一点,我们可能会增加这一点。”莱特希泽周二(12月17日)告诉福克斯商业网络。“我们的目标是获得某种协商解决方案。但是我们与欧洲的关系非常不平衡。”

世界银行之战

中美之战也在世界银行开展,美国立法者和投资者说,中共利用了为中等或低收入国家设计的支持性贷款。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Mnuchin)上周与俄亥俄州众议员安东尼·冈萨雷斯(Anthony Gonzalez)达成协议,同意中共应从该机构的国际复兴开发银行“毕业”。

冈萨雷斯正在努力通过一项法案,有效地将北京排除在世界银行的支持贷款计划之外。他称,中共不应该一方面获得美国支持的融资,却反过来又向发展中国家贷款数十亿美元以建设基础设施,并有可能威胁到美国的地缘政治利益。

鲍威尔的压力

当美联储未能按照川普喜欢的方向或速度调整利率时,他倾向于在推特或通过媒体对鲍威尔进行抱怨。

Raymond James Washington的政策分析师埃德·米尔斯(Ed Mills)说,总统对领导美联储的人选感到沮丧,几乎可以保证川普在鲍威尔2022年任期届满时不会重新提名他。

米尔斯说:“对鲍威尔来说,如果川普连任,这是很明显的----鲍威尔连任美联储主席的可能性很小。”“而且,如果民主党当选,我认为他们想要自己的美联储主席。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不管这次选举的结果如何,鲍威尔都很有可能走人了。”

川普多年来一直要求美联储保持低利率,认为相对较高的美国借贷成本破坏了他消除贸易赤字的努力。他认为低利率将进一步刺激经济

“美联储应将我们的利率降至零甚至更低,然后我们应开始为债务再融资。利息成本可能会大大降低”。川普在9月11日上午的推特中写道。

减税2.0?

就国内政策而言,米尔斯表示,第二任白宫将侧重于可能获得众议院民主党支持的几个关键优先事项。

第一个可能是第二轮减税,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减税与就业法》之后,川普政府将其称为“减税2.0”,将把公司税率降至21%。

上个月,库德洛告诉CNBC,川普要求他调查这样的计划,但警告说,深入研究计划的细节仍“为时过早”。

“我们目前正处于非常初步的阶段,”库德洛在11月表示。“正如我所说,这件事不会持续很多个月,它将作为竞选活动的战略性增长文件发布。我们希望看到中等收入纳税人获得最低的税率。”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