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袁斌:一个副省级中共官员的敛金术

作者:
史文清沉默一会说:“那就先放你爸出来,但至少需要2000万。”曾回应道:“但那钱给你后,你要把扣押的稀土退还回来。还有,如果钱筹齐了怎么交给你?”史文清似乎早已想妥:“去买等值的黄金,然后等我通知。”

中共十八大以来,落马的亿元贪官已达43人。

这些贪官究竟是通过何种手段捞钱的?前中共江西省常委、赣州市委书记史文清的敛金术为我们提供了一份生动的样本。

赣州,全国稀有金属产业基地和先进制造业基地、首个“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有“稀土王国”的美誉。

据“法经网”报导,企业家曾照财自2002年开始在赣州做稀土贸易生意。2011年3月,他在南康龙回仓库清理稀土存货,突然被南康市公安局以非法经营为由查扣。同年4月初,曾照财被正式拘留,其子曾义平也遭网上通缉。八九月间,南康市公安局主动找到曾的家人,要其投案自首,并表示可以对其采用取保候审。曾依此行事。

一个月后,有人电话联系曾义平,声称有人能办好其父亲的事情,约曾在北京见面。

北京,东直门外大街的奥加饭店,这是曾义平第一次见到史文清。彼时,史担任江西省委常委、赣州市委书记、赣州军分区党委第一书记。

两人见面,史文清抛出的第一句话:“你爸出了这么大事情,需要5000万才能摆平。”1988年出生的曾义平表示,自己刚出社会没有那么多钱,需要等父亲出来才能筹钱,但是也不一定能筹到5000万。

史文清沉默一会说:“那就先放你爸出来,但至少需要2000万。”曾回应道:“但那钱给你后,你要把扣押的稀土退还回来。还有,如果钱筹齐了怎么交给你?”史文清似乎早已想妥:“去买等值的黄金,然后等我通知。”

2011年12月31日,曾照财非法经营一案在南康市法院一审开庭审理,未当庭宣判。史文清兑现诺言,通过权力干预,曾照财当天获释,不再收押。

曾照财回家后,变卖家产,四处举债,最后勉强筹齐了2000万元。

2012年2月23日,北京柳荫公园南街的中国黄金旗舰店,曾义平通过曾红文的农行账户购买了价值2000.15万元的黄金,因数额巨大,金店一时都未有足够的“现货”。

半个月后,金店黄金到货,足足塞满了两个旅行箱。曾义平费了大气力,才一路颠簸到奥加饭店。史文清直奔主题:“东西提到我车上,你就可以走了。”曾按其吩咐,将两个重重的旅行箱搬进史坐驾的后备箱。

钱花了,但曾照财还是被判缓刑。显然,史文清说的5000万才能摆平,而2000万按照等级折算只能做缓刑。

史文清曾许诺,把扣押仓库的稀土全部退回,但实际只退了一半,另一半价值3000万的稀土不知所终。

后经曾义平多方了解,得知这一切是史文清故意设套,逼君入瓮。而这两千万黄金的变现,史文清也早有安排。

2011年,在江西赣州的一个招商引资会上,温和魁与另一个企业家史文清相识,他是当地重点的招商引资对象,同样,也是史文清的“重点围猎对象”。

史文清是中共赣州市委书记,这让温和魁没有拒绝的能力。当年的赣州,已有一条公开的“明规则”:要想在赣州平平安安做生意,绝对不能得罪史文清;否则不仅生意做不成,还将面临牢狱之灾。

那年10月,温和魁在江西赣州投资了一个省重点基建项目。次年4月,史文清表示自己的儿子史家昌对该项目有兴趣,要参股40%。温和魁深知赣州那条“明规则”,尽管他极不情愿,但没得选择。温和魁同意让史家昌参股的要求,实际上史氏父子从未实际出资。

4月底,史文清找到温和魁,盘问整个项目能获利多少。温和魁说不超过两亿。史文清趁机说,“我最近要钱急用,你先预付我一个亿的分红款。”“正好我朋友有价值2000万的黄金需要处理,总共1.2亿。”

温和魁很为难,他解释说:“分红款你那边最多只能分8000万,加上黄金款2000万,总共也就1个亿。”史文清表示同意,但是有个附加条件,他的朋友在哈尔滨有处房产,约3000平米,按照每平米1万元卖给温和魁,总价3200万,加起来1.32亿元。温无可奈何,只能勉强答应。随后,按照史文清的要求,温和魁以购房款的名义,将1.32亿元全部付清。

2014年12月至2017年11月,史文清以不同名义实际从温和魁手中索得1.1亿元。温和魁说,“我没有利用他(指史文清)的权力赚一分钱,就被敲诈一个多亿,而跟着他的利益集团至少有一百人,赣州那些土地在他任上,基本都是以几十万一亩给到他的利益集团,加上大大小小的工程,史文清保守估计敛财几百个亿。”

企业家王宇飞与史文清的结识源于赣州中心城区一个名叫“丽景江山”的房地产项目,史文清以多次帮其解决麻烦为由,提出要给点好处。

2017年2月底,史文清告诉王宇飞,有门路参股一家正准备IPO的公司,要其“借”500万元购买原始股。“借”是史文清敛财的常用口语,既让你无法拒绝,未来又不敢提及还钱。当年3月8日,王宇飞只得把500万元汇到了史文清儿子史家昌的名下。

纵观史文清的敛财路,与多数贪官让老婆或儿女出面捞钱,自己躲在背后装清廉,犯事后以自己不知道为由竭力减轻罪责不同,他是赤裸裸的直接上阵要钱要物,而且是狮子大开口,整个就是官场上的黑社会。史文清为何敢如此嚣张?不就是因为他是赣州大权在握的“土皇帝”吗!归根到底不就是因为当今中国是一个中共一党专政的无法无天的极权国家吗?

据悉,曾义平、温和魁和王宇飞近日已分别向中纪委实名举报了史文清的贪腐事实,接下来他很可能会落马并受到法律的制裁。不过,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中共的一党专政,把公权力彻底关进笼子,即使史文清被查处,被判刑,大大小小的史文清们肯定还会像癌细胞一样不断冒出来。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