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玄学风水 > 正文

疯颠和尚本事大 随口说说都应验

作者:

和尚深藏不露、料事如神。

原西川节度使段文昌,字景初,在湖北江陵长大。他父亲叫段锷,是支江县县宰,后来任江陵县令。段文昌年少时喜爱蜀文化,后来去游历成都,曾拜谒韦皋。他很为自己的才学而自负,与他交游的都有高士之名。

后来他又去了南康之府。当时金吾将军裴邠之镇守梁川,任他为从事,推荐他参与朝廷人才的审查录用。

有一次,段文昌到达兴元以西四十里的地方,那儿有个叫鹄鸣的驿站,滨汉江,前倚巴山。有个叫清的和尚在山上修行,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人。他常常感叹一声,忽然说出一句预言,没有不应验的。

段文昌在官府时,就曾经听说过清僧之异,便向他求宿,想请教前世今生的事。他们通宵达旦地畅谈,清忽然问段文昌说:“蜀中旌旗招展,隆重而来的人是谁?”段文昌说:“是高崇文吧!”清说:“不是,你再说一个。”段文昌说:“代替高崇文的武黄门。”清说:“十九郎你过不了几天就和此人一样,比他更为显赫。”段文昌询问原因,清却说:“疯颠胡说罢了。”于是两人大笑,从此段文昌更加自负。

户部官员韦处厚出任开州刺史,这时段文昌任都官员外,正审理私贩盐铁的案件。段文昌特意将韦处厚送出官署大门。韦处厚精通佛学,来到鹄鸣向和尚清请教,清高兴地迎接韦处厚。

韦处厚问自己回来的时间,清回答说:“一年半载,一年半载。”韦处厚又问自己最后能当什么官?清说:“宰相,必须在江边得到。”韦处厚又问自己死在什么地方?和尚不回答。韦处厚问段文昌以后怎么样。清回答说:“已经同他说过了,快了,快了!”等到韦处厚调回来,正好三年时间,应验了清的一年半载加一年半载的说法。

长庆初年,段文昌以宰相的身份镇守西川,果然应了和尚清所言。韦处厚就是弄不明白在江边得宰相这句话的意思,于是到处请人解释。有人说韦处厚必定是先在浙西夏口任职,从这儿入朝做宰相。等到唐文宗在江邸即位,首命处厚为宰相,到这时清的话才完全得到验证。韦处厚与邹平共同修建清公塔,并刻石记录了上述事情。

又有赵宗儒管理兴元的时候,曾向清公谒问他今后的动向,清公在纸上写了两句诗:“梨花初发杏花初,旬邑南来庆有余。”赵儒宗问这诗句的含义,清公还是说“疯颠和尚胡说。”第二年二月,赵宗儒任检校右仆射,郑余庆代他他管理兴元,清的话又应验了。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玄学风水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