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明年股市投资方向 视大选、贸谈、经济而定

就像平民大众投资人检视自己的401(k)帐目明细一样,不少投资人也正努力分析明年可能获得最佳回报的股票和产业类型。

但是分析师建议不要只是分析财务比率和获利预测,总统大选、关税新闻和以及全球成长也都应该积极涉猎。因为2020年特定股票的表现将取决于谁能入主白宫、中美贸易谈判下一步以及疲弱的国际经济能否反弹。

在史坦普500指数今年以来上涨逾28%之后,投资人可以预期2020年回报将取决于科技、医疗保健和金融等类股。

T. Rowe Price新美国成长基金(New America Growth)经理人怀特(Justin White)表示,他关注的主要问题是选举和工业经济的健康状况,这将“对市场产生实质影响”。

根据各种不同情况的发展,以下是可能在2020年有良好表现的产业类股。

●“贸易战”效应

在中美之间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后,对经济产生多重影响,并影响投资人想要拥有的股票类型。

Strategas Research Partners董事长崔纳特(Jason Trennert)表示,初步达成的协议“将预示著全球经济放缓最严重的时刻已经过去,为‘周期性’股票的反弹铺平道路”。周期性股票是指那些在商业环境改善后股价会表现更好的企业。IMF表示,2019年全球经济的成长速度是金融危机以来最慢。

一旦贸易担忧消退,将提振美股中的工业和金融产业。崔纳特说,其中包括重型设备制造商和银行,随着经济阴云的消逝,它们的命运将更加光明。科技股,尤其是半导体制造商,也应随着对其产品的需求而上升。

他表示,签订贸易协议可能会将投资人近来对周期性和跌深的价值型股票的态度,由“轻浮”转变为“认真”。

●“价值型”效应

在过去10年中,苹果、脸书和亚马逊等“成长型”股票领涨市场,因为投资人在缓慢成长的世界中因强劲的销售和获利而涌向它们。相比之下,“价值型”股票落后大盘,全球经济疲软削弱了它们的价格和获利。

但是,投资集团Ariel Funds负责人鲍布林斯科伊(Charlie Bobrinskoy)认为,由于对经济衰退和贸易战担忧的消退,价值型投资可能会卷土重来。他指出,与成长较快的企业相比,价值型股票的估值要低得多,也就是其股价相对低于其获利。

他说:“最便宜的个股往往是那些与整个经济息息相关的个股。”

他看好的价值型股票包括汽车动力总成和零件制造商BorgWarner,该公司因担心汽车销售放缓而大跌;广告公司Interpublic Group,其股价因担心企业削减广告而备受打击;还有生产道路修建切割工具的Kennametal。他说,这三支股票的2020年远期本益比约为11倍,比史坦普500指数约18.5的本益比便宜。

T. Rowe Price的怀特说,另外一个有上涨潜力的类股是医疗保健。这是今年表现最差的产业,部分原因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桑德斯和华伦等人谈论“全民医疗保险”。怀特说,尽管会担心该计划的支出可观,但“全民医疗保险的可行性很小”,并补充说该产业已经消化了很多坏消息,并且有望继续走高。

●“经济”效应

如果产业经济在2020年以更快的速度成长,依赖全球经济成长的股票将得到提振。

今年9月,当全球经济不再处于衰退边缘并且贸易协议即将达成时,人们开始转向周期性股票,例如工业公司和铁路。怀特预测,如果健康的经济迹象持续下去,这种趋势可能会在明年年初出现。怀特已经加码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的投资,以提早在全球经济好转前布局。

怀特说:“基本上,当经济处于早期复苏过程时,这些股票和类股便会主导市场。”能源股也应会由全球经济复苏中受益。

●“选举”效应

与华伦等民主党人呼吁提高税收、“全民医保”和加强银行监管相比,川普总统的企业减税和其他经济政策被认为对股市更加友好。

怀特说:“尽管我认为机率非常低,但如果华伦胜选,很可能会让我们陷入熊市并可能进入衰退。”

鲍伯林斯科伊补充说,华伦的提名和击败川普对某些产业来说将是个坏消息。华伦致力于禁止水力裂解、向亿万富翁征税以及强化银行监管。

他说:“华伦禁止页岩裂解的计划对能源产业来说非常负面。”“她的政见往往不利美国银行业。”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世界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