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王陶陶: 最大的错误 低估美国

— 燃烧的国运:最大的错误 低估美国

作者:
回溯历史,无论是日本,还是苏联、德国,他们最大的错误,就在于低估了美国:他们低估了美国的国力,美国的行动力和美国的承受力。事实上,只有真正理解美国超出极限的实力之后,昭和军人才在战争后期做到了心无恐惧,拥有了不惜牺牲一切也要去争取胜利的决死气概,最终使得大和民族获得了有条件的屈服。

战争后期,面对极限恐怖的美利坚,日本的年轻人并没有批评政府无能,也没有倒戈背叛,而是踊跃报名参加神风敢死队,以死来为国家民族辟出一条生路(电影旁白,“我们要面对的敌人,是不可能战胜的”)

井上成美大将回溯二次大战日本的失败,曾经留下这样一句名言,“日本最大的错误,就在于不能理解美国的实力”;无独有偶,前苏联政府总理雷日科夫在评价苏联冷战失败的时候,也曾经说过,“我们最大的错误,一方面在于未能坚持对党的领导,这是戈尔巴乔夫的责任;但另一方面来说,则在于关键时刻(70年代末入侵阿富汗)低估了美国的实力,这严重损害了我们后来的内部政策回旋空间。”

要知道,日本和苏联并非蠢材,他们为何会低估美国?实际上,美国被低估并不是一种偶然,而是有着深刻原因的:

第一,美国的国力最容易被唱衰。

很多人忽略了一点,美国实际上是世界上最喜欢唱衰自己的国家,从建立国家开始,美国舆论就开始唱衰自己的国家。如果你任何时候打开美国媒体,你都会发现,在美国媒体笔下,美国的内政、外交、经济、军事、科技简直是一团糟,毫无生色可言,这似乎是一个完全失败的国家。

这么说吧,那怕1945年美国横扫欧洲和太平洋,美国媒体也是在骂美国衰败,欺骗民众,妥协斯大林等等;1991年零伤败大拇哥也是,哪怕基本没花钱,纽约时报这种也要骂布什无能,美国要衰败。但这些东西,当年日本和苏联是真信了,所以基本就坑了。

按照国内工业党的理论,美国实际上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战忽局,他们会强化美国衰败的印象。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世界舆论普遍认为美国衰败了,为何?因为包括美国自己都认为他被大萧条摧毁了,所以,很多昭和男儿认为美国可以被打败,这是当时舆论的普遍心态;

在20世纪70年代,美国因经济危机和反战风暴陷入国内争吵,当时的国际舆论普遍认为,美国衰败了。所以,当时的苏联认为可以打败美国,乃是当时舆论的普遍心态。

但事实上,这些都是错误的。

第二,美国的决策力和影响力最容易被低估。

在一战、二战前,昭和日本的智库之所以敢于鼓励日本屡次南进,不顾美国反对,就在于他们认为美国绝不敢怎么怎么样,因为美国自己也会受损,而且又战争风险。但事实上,他们认为美国不敢的行为:如废除商约、废铁禁运、机床禁运、高技术产品禁运,石油禁运,金融冻结,美国后来都干了,而且干得一件比一件绝,一件比一件狠。

同样,在1979年,苏联政府认为美国不敢对苏联禁运,或者无法压迫盟国做到(里根在跟盟国打贸易战),因为当时美苏贸易已经扩大很多,且美国商界都希望继续扩大。

但实际上,里根不仅仅采取了严厉的新增技术和商品禁运,而且很大程度上压迫盟友做到了这一点,里根刚开始100多项关键技术禁运和大批高科技商品无差别禁运,并要求欧洲和日本跟随,遭到拒绝后,美国开始连续制裁日、欧企业,最终迫使日、欧接受58项关键技术禁运和大批高科技商品禁运。同时严厉打击苏联皮毛和石油出口业,并基本摧毁了他们。

即美国的决策能力很容易被低估?为何?因为观察家很容易被美国国内的政治争吵所迷惑,就此低估了美国的决策能力,实际上,这与美国的实际影响力是不一样的,美国的支配范围不只是美国,而是至少大半个世界。

事实上,舆论总是高估欧洲、日韩台的独立性,他们不过是美国的自治领。如果再打开南洋、中东、拉美各国的对美外交协定,你会发现,一旦进入某种情况,美军将在其国土上享有怎样的权利。

第三,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的承受力、意志和耐力最容易被低估。

昂格鲁撒克逊人都是骄傲桀骜的自由人,对政府的权威并不特别看重,但同时也重视秩序,他们对政府命令日常的反对声往往会被视为是散乱软弱的代表,并就此认为盎格鲁撒克逊人承受力差,其实是错误的。

以拿破仑战争为例,英国人与法国交战20年,但国民心口一致,英国民众死伤破产无数,整个民族在看不到在希望的战争中苦熬一代人,最终击败法国。

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为例,英法俄与德国交战,战争太残酷,需要后方国民破产、纳税、参军送死,结果,沙皇俄国的民众最先倒戈,其次是德国皇帝的民众,相比之下,法国民众特别是英国民众可谓坚韧不拔。

美苏对抗同样如此,苏联总是认为美国民众会受不了,会压迫政府放弃对抗,但事实上,最终承受不了倒戈叛国的是俄国民众。

为何?因为美国社会虽然看上去吵吵闹闹,但潜在矛盾都在这种争吵中释放了,一旦陷入大国对抗,不容易迸发出来失控。

所以,英美民众在几百年的战争中很少出现倒戈或者漠不关心,他们自己很少说对抗,但一旦进入对抗,从来就没有首先屈服过。

就像李德哈特所言,“我们昂格鲁撒克逊人是条恶狗,总是死死咬住敌人,直到最后”。

因此,对于美国这种强敌,绝不要低估他的国力、绝不能低估他的政策行动力(事实上,美国决策非常快,这次大家也看到了,遇到事情几天就出手了,而且能动手绝不说话,只有国内的大选农民票有制约,国外直接无视),绝不能低估他的社会承受力。

(有删节)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NCN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