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贵州访民三孩无法入学 当局逼毁上访证据

贵州大方县黄泥塘镇村民谭荣亮,多年前因镇政府整脏治乱工作中被政法委书记暴打致残,三个孩子至今无法入学。当地警方逼他签同意书销毁信访证据后才能让孩子上学。

贵州残疾访民谭荣亮因维权上访,三个学龄孩子拿不到证明至今无法入学。(受访者提供)

贵州大方县黄泥塘镇村民谭荣亮,多年前因镇政府整脏治乱工作中被政法委书记暴打致残,三个孩子至今无法入学。当地警方逼他签同意书销毁信访证据后才能让孩子上学。

谭荣亮向大纪元记者讲述发生在他身上的事,请求社会各界关注他的遭遇。

整脏治乱令谭家家破人亡

谭荣亮一家原是洪家渡库区移民,于2001年搬迁至大方县黄泥镇黄泥村居住,多年前镇政府在村里进行整脏治乱工作时,工作人员因谭家院坝内的一堆红砖影响村容,便强行将四千多块红砖抛上屋顶,造成屋顶严重开裂漏水。

谭荣亮和家人多次向政府反映,但都没得到解决。

2013年6月,镇政府整修街面时占用谭家部分院坝,谭荣亮借此机会找到主管此项工程的镇政法委书记罗锡贵,要他帮忙解决屋顶漏水问题,没想罗大骂不止,且欲动手打谭,经在场人劝阻才作罢。

不料,罗锡贵回家后找来了亲戚共十几个人,对谭和其母亲刘安群大打出手,谭被打成重伤。报警后,派出所当场要双方各医各的。谭荣亮说,“其实罗家的人根本没有受伤,因为我们没有还手,也无还手之力。”

谭荣亮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罗锡贵及其亲戚十多人又拦住他暴打,直到谭不能动弹之后他们才离去。

谭荣亮被送往大方县医院抢救,脱离危险后因无钱只好回家养伤。因伤势严重,疼痛难忍,谭母向政府强烈反映后,镇政府拿出了3000元让其住院治疗。

谭荣亮在医院住了将近一个月钱也用完了,只好出院。

残疾人证。(受访者提供)

谭荣亮被打残后已无经济来源,生活困顿。(受访者提供)

顶罪调解谭家不接受

镇政府在谭家的要求下又派人将谭荣亮送往贵阳医学院检查,检查结果是颈椎严重受损,要住院手术治疗,费用约80万元。政府人员没同意手术,就将谭送回家里,叫他们双方调解解决此事。

调解时,罗锡贵找其中一个参与打谭的罗勇来顶罪,说是他一人打的与罗锡贵无干。警方并处罗勇罚款二百元、行政拘留7天。因谭荣亮不接受这样调解,事情便不了了之。

罗勇之行政处罚决定书。(受访者提供)

母亲被打气愤死亡

谭荣亮一家有十余口人,父亲和大哥先后得精神病,弟弟被精神病,家庭重担都是谭荣亮在扛,现在他被打残了,大哥于2017年6月离世,同年9月母亲也被他们(政府人员)殴打后去世了。

谭荣亮大哥死了,大嫂带着二个孩子离开了,而谭的妻子抛下他和三个孩子离家了。现在家中仅剩6人,生活无以为继,只能靠乞讨过日子。

派出所不出证明孩子无法入学

谭荣亮说,“我被暴打两次致重伤残疾,我家找过镇、县、市、省这四级政府和公安、政法委书记、纪委各部门多次,也没得到任何解决。”

今年12月中旬,谭荣亮带着三个孩子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八九岁的孩子个头却像三四岁般矮小,本应该在学校上课学习的年龄,却跟着残疾父亲上访,引来许多访民关注怜悯之心。

这是谭荣亮第三次到北京上访,和前二次一样,又被地方政府绑架回去了,这次回去家里被断电了,生活更加艰辛了。

三个孩子用绳子拉着谭荣亮的轮椅。(受访者提供)

电表被切断电源。(受访者提供)

他说,“如今孩子已经七八岁了,派出所不出证明无法入学。我去派出所要证明,黄泥塘派出所所长刘贤军就逼我签同意书,要我把证据毁了,所以孩子到现在没法入学。”

谭荣亮最后表示,“一个完整的家,被罗锡贵和政府有关领导打压得家破人亡,我现在走头无路了,只有到北京找上级领导和好心人士救助我,帮我讨回公道。”

记者拨打黄泥塘派出所所长刘贤军手机,电话接通后他听到是询问谭荣亮的事,立即挂断电话。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