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拍案惊奇】香港水源是否完全依赖大陆?

香港的水资源,是不是完全依赖大陆?很多网友在争论的时候,各说各话,多是喊口号,很少有人深入细致去分析。

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今天是美东时间的2019年12月27日,周五。今天我们来聊一个话题,这个话题经常会在网上引起争论,就是香港的水资源,是不是完全依赖大陆?很多网友在争论的时候,各说各话,多是喊口号,很少有人深入细致去分析。

今天我们谈这个,并不想参与争论,也没有任何政治立场。我们就事论事,在这场香港“水革命”持续的时候,谈谈香港的“水”,到底是怎么来的。

~~~新拍专题~~~

香港水源概述

香港有1105平方公里,大致是新加坡的1.5倍,韩国首尔的1.8倍,台北市的4倍,比北京城区的面积少一点,但差不太多。香港市面积并不小,但可居住面积相对狭小,水资源也比较有限。

19世纪中期,香港刚刚开埠的时候。香港本地的淡水水源还足够岛上的人使用。山上的河水、山涧的溪水、凿井取用的地下水,足够当地居民取用。欧洲人来了,也是这样过,但人口渐渐多了,这个办法也就不够用了。

怎么办呢?1863年,当时的港英政府为了解决饮水问题,修建了香港的第一个小型蓄水池,叫做“薄扶林水塘”,用来储存雨水。这样,从1863年到1978年,香港先后建立了17个这类主要用于饮用水的水塘和水库,最大的是1978年建成的“万宜水库”,最令人感到脑洞大开的,是1968年建成的“船湾淡水湖”,这个水塘是全世界第一个在海上建成的水库,在岛屿和岛屿之间,修起了隔绝海水的大坝,在大海的包围之下,生生地造出了一个淡水湖。

除了以上主要用于食用水的蓄水池,香港还先后修建大约11个灌溉用的水塘。

香港政府不断修建水塘,同样是因应不断增长的人口,还有越来越多的经济发展需要。特别是1945年之后,一直到1963年,这18年间,香港人口爆炸性增长,从原本的60万,增加到350万,大多是从 大陆移民过去。现在的香港人口,根据香港政府统计,是大约748万。这样多的人,还有发达的经济,“水资源”始终是一个需要重视的问题。

而只靠以上说的搜集雨水的方式,不仅不够,而且不稳定,根据官方说法,每年降雨量的差异,平均相差大约2亿立方米。赶上雨量充沛的年份,还好说,如果发生干旱,香港的饮用水就会吃紧。所以,香港势必采用更多的方法,扩大水的来源。

根据香港政府“水务署”的介绍,香港水源目前分成两大来源,五个种类。

其中,对于“现有水源”,2018年一共为香港带去12.92亿立方米的水量,分成三类,各类在总耗水量所占比例分别为:本地各个水塘收集的水源,占21%;从大陆广东引入的东江水,占57%;还有冲厕所用的海水,占22%。

另一个水源,是“新增水资源”,包括“海水淡化”,还有“循环再用水”。

对于这五种水源,我们主要讲引入量最大的,也是争论得比较多的广东“东江水”。

香港引入“东江水”的历史伴随两地政治纠葛

东江水进入香港,一直伴随着政治上的角力。以前的港英政府对待东江水进香港,是采取非常小心翼翼的态度。总体的做法是,利用广东水源解决一部分问题,但是避免造成依赖。我们刚才提到的香港大大小小的17个食用水水库,全是在主权移交以前建造的,最后建造的一个、也是最大的“万宜水库”,建成年份是1978年。而香港的大型水库全是在60年之后建造的,原因就是当时的港府想避免对大陆水源的依赖,进而造成政治上的问题。

香港与大陆双方最早的、正式的协议性供水,始自1961年2月1日,当时还不是直接从东江取水,而是“深圳水库”的水供应香港,也不多,只有每年2270万立方米。

而香港大规模引入大陆水源,就是从引入“东江水”开始。东江是珠江的3条支流之一,发源地在江西的寻乌、安远、还有定南县。目前,供应广州、深圳和香港,总计超过4000万人。

那么,最早引入东江水,是在什么时候?是什么原因呢?香港、大陆两地对这件事的描述,差异非常大。

大陆方面的说法,我看过一个报导,大意是说: 大陆看香港缺水,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香港是个被割让出去的“孩子”。但当时港英政府不想过分依赖 大陆,宁可花钱买水,也不用 大陆水。但1962年底到1963年遇到严重旱情,连续9个月不下雨,当地开始实行限时供水的制度,港英政府也挺不住啦,终于派代表去广东,后来“敬爱的”某总理亲自拍板,倾巨大人力,修渠挖道,以惊人速度建成“东深供水工程”。1965年3月1日,东江水正式进香港。但港英政府还不情不愿,提防大陆,在供水多样性上做文章,所以东江水很长时间只占香港淡水区求量的30%多。直到后来,香港经济发展迅猛等原因,慢慢提高了供水量。

这是很符合大陆官方语气的说法,但是转过来看香港人自己,对这段供水史,却是另一种描述。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讲师“李家翘”,是香港水资源历史方面的专家。他在自己研究后,将香港的供水史分成了三个“转折点”。

第一个转折点是1959年。李家翘翻查英国存有的历史文件,发现1950年末,香港需要更多水源,香港的左派人士趁机穿针引线,提出引入广东水。北京当局也抓住机会,表明对港澳两地供水是“政治任务”。1960年初,广东正式向香港提出供水建议,可是港英政府当时担心什么呢?第一,中共随时威胁停水,怎么办?第二,很多市民就是逃避共产党统治才去的香港,这些人反弹怎么办?第三,美国反对提议,怕共产主义阵营的中共乘机扩大势力,甚至美国愿意出资给香港,研究海水淡化。

面对这三点担心,当时的港督为了增加水源,选了比较折衷的办法:引入一少部分深圳水库的水,同时加快香港水利工程建设,兴修水库,并发展水源采集的多样化。当时双方签了有关深圳水库的合约,虽然水量很有限,但中共当局立即对外宣传:祖国伟大,拯救同胞于水火。而当时港英政府,直到后来开始引入东江水,一直采取这样一个不依赖 大陆多样化策略。

香港中大的专家“李家翘”认为,第二个转折点在1967年。一看这年份大家就知道了,当年,在香港的共产党,发动了“六七暴动”。这个转折点的意义在于,让港英政府更加认识到,水资源独立供应的重要性。于是,港英政府在这一个转折点,加速了丰富香港水资源的建设,投入的金钱也是史无前例。全球第一个海中水库“船湾淡水湖”、储水量在香港排第一的“万宜水库”、还有海水淡化厂等,都是在1967年后建成的。

但关键在于第三个转折点,香港中大专家“李家翘”表示,1979年是香港第三个转折点。当时香港的处境是,虽然全球油价上升,香港在1977年又遇到干旱,全港持续限制供水,每天供应10小时,但是,香港自己供水的硬件已经建成很多。当时的香港政府甚至表示,没有东江水,香港自己的供水能力也够未来10年使用。

但是,就在这个期间,1979年,当时的香港总督去了北京,明确了香港之后一定会主权移交大陆。因此,香港的很多事情,也开始为主权移交做准备。其中就包括水源。

这一年之后,香港许多已建、未建和正在建的水源设施,就废弃了。早前计划的水利大工程被叫停、备用海水淡化厂最终被炸掉、西北供水计划取消。而且在1979年起,香港与广东方面签署了新的协议,东江进港的水量逐年攀升。直到后来,东江水成为香港主要的水源。

围绕“东江水”的历史和它与香港的关系,还有一本书叫《香港命水》,可能有更详细的内容。

东江供水近年问题浮现

1.东江水价格超过新加坡海水淡化成本

香港与广东就东江水的协议,基本上是每3年签一次。根据一家大陆媒体自己的计算,2018到2020年的协议中,截至2020年,水价比前一个3年协议增加7%,根据香港水务署公示的价格,2020年的水价是每立方米5.9港元。

根据香港作者Ladykylie在网络博客Medium的一篇贴文,同样是东江水,以每立方米港元计价,深圳买是1块多,而澳门买珠江水,只要2块多。作者还将香港买东江水的价格,跟新加坡的海水淡化成本做了比较,说新加坡海水淡化是每立方米3.8块港元,相比东江水价要低。

这一点,大陆官媒新华社2019年8月有一篇文章,提到《海水淡化解决“干渴”问题》,当中讲到,由于技术先进,新加坡已经把海水淡化成本降到每立方米0.49美元,根据当前美元和港币的汇率,约合港币3.82元,跟上面提到的3.8元相符。说明如果技术有保证,海水淡化成本确实低于香港买水的成本。

2.“统包总额”买水会不会很浪费?

香港方面使用的方式是“统包总额”,简单说就是每年香港要对自己用水量做一个预估,然后以最高的预估上限缴费。比如说,今年香港买6亿立方米的东江水,那就要交6亿立方米的钱,但是这一年只用了4亿立方米怎么办呢,那另外2亿立方米可能就浪费掉了。但是钱,照交!对于这一点,香港政府的解释是,这样总体买水,总是要省一些,因为一旦遇到旱情,如果按量买水,用多少、买多少,可能价格更贵,也不一定能得到有保障的配额。而且并不是每年都会有浪费,有的年份就会几乎用完。

不过,除了东江水有时会浪费,香港本地水塘的水有时因为用不上,而溢出水库的事情也时有发生。香港当局也遭到质询,他们说会采取一些办法解决水塘满溢的浪费情况。东江水贵、加上存在浪费,但是本地的水却满溢不用,这种现象让一些香港人很有意见。

3.东江水的污染问题

根据《香港01》2018年11月的一篇报导,当时香港的水务咨询委员会考察,发现东江水的大肠杆菌含量,在个别日子达到每公斤6万个,超标29倍。水务咨询委员会主席说这“不能接受”。

围绕处理东江水污染问题,香港水务署对外这样介绍他们的办法,比如:上移取水口到水质较好的地点,建立生物硝化站改善水质,建设专用输水管道等等。

香港的未来水资源

东江水引入后,香港人已经习惯,以前很少去想其他水源,香港当局也没有再大力开发其它水的来源。但是,2008年开始,因为东江水也很有限,大陆当局开始设置配额,虽然目前用量上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加上提到的那些问题,香港政府也已经采取一些措施,增加供水的多样性,但力度,远没有当初港英政府的大。

除了有数据表明,香港本地集水的数量,能供应香港使用大约9个月之外。香港也再次启动“海水淡化”的工程,当前最重要的就是“将军澳海水化淡厂工程项目”,计划2019年开工,预计2023年完成。至于成本能降到多低,要看技术能力。可惜的是,过去的大约30年,香港的海水淡化项目,基本上处于停滞的状态。

根据近年数据,新加坡现在超过一半的水可以自己生产。除了海水淡化,还有污水净化,这方面,香港也在做,同样要发展的是技术与成本。

另外,冲厕所的水使用海水,也为香港节省了很多负担。

最后分享一位香港观众的留言,他昨天留言说:说香港什么都是要靠中共,完全是错,水可能还需要,但原因是港共利益输送而已,香港买的东江废水,成本是意味全世界最贵,比香港自行用海水化淡还贵,但港共政权不予作为,其他粮油杂货,中共的角色,随着人口比例和文化改变,中共的供应已下跌到10%或以下,特别是肉食,香港后生一辈已甚少自家煮饭,多在食肆解决,食肆肯定90%或以上用急冻肉,买南美或其它国家肉类必定符合经济效益,米饭也不是香港人主粮,而且大多从泰国入口,占一半以上,电方面,香港以往都有卖电予深圳,而且大亚湾电厂,香港有份投资,加上现时大陆生业萧条,所以才会让成本较低的核电供港比例增加,综合说,只有中共才会对内宣传香港没有大陆生存不了。

以上这些内容,都是提供给大家参考。我们也没有任何结论,相信每位观众看后,都会对香港的水资源问题,有自己的观感。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