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美癌症中心高层人事突变 曝光中共何种野心

上周,“H·李·莫菲特癌症中心和研究所”领导层突然人事变动震惊了美国坦帕湾医学界,并迅速促使佛罗里达州议会议员采取了不寻常的举措开展调查。此事也再次曝光中共觊觎美国研究成果的野心。

莫菲特癌症中心和研究所高层变动的原因是该机构工作人员获得中共资金,但没有公开。《坦帕湾时报》(Tampa Bay Times)表示,近几个月来,联邦机构越来越担心,美国政府对顶尖科学研究的投资正在系统地被外国参与者盗窃。

“H·李·莫菲特癌症中心和研究所”(H. Lee Moffitt Cancer Center& Research Institute)与前佛罗里达众议院议长莫菲特(H. Lee Moffitt)的名字同名。1978年,时任前佛罗里达州众议员的莫菲特在经历几位朋友因癌症而相继去世后,意识到有必要在该州建立一个综合癌症中心。

两高管被迫辞职 莫菲特继续审查与中国研究机构关系

上周,莫菲特癌症中心传出令医学界震惊的消息。该中心的首席执行官兼总裁亚兰·里斯特(Alan List)、副总裁托马斯·西勒尔斯(Thomas Sellers)以及4名相关研究人员,因未遵守规定与违反利益冲突,于12月18日被迫辞职。

这些人在中国的工作被发现违反了利益冲突规则。相关官员表示,莫菲特的内部合规办公室对该机构与任何中国研究机构的合作伙伴关系进行了内部调查,发现了几起“违规行为”。这些违规大多数与莫菲特员工参与中共的“千人计划”有关,该计划旨在招募来自欧美大学和公司的研究人员和其他专家。

官员们表示,有证据表明,他们获得了中共“千人计划”的报酬,但没有对外公开。

莫菲特董事会主席蒂莫西·亚当斯(Timothy Adams)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在今年夏天警告各个机构保持警惕后,“我们的合规团队花费了无数个小时来审查调查结果。我相信,我们已采取了适当的行动。”

前佛罗里达众议院议长莫菲特12月18日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个伟大的机构做了其应做的工作。“我们听取了来自NIH的警告,进行了积极的审查,并在需要时采取了强有力的行动。”

莫菲特癌症中心与联邦政府分享了其审查的初步结果,并将继续进行调查。莫菲特也正在审查与天津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Tianjin Medical University Cancer Institute and Hospital)所进行的12年研究和教育合作。去年,莫菲特还在庆祝与中国国际个体化癌症治疗中心(International Personalized Cancer Center,简称IPCC,即天津太山肿瘤医院)的5年合作。(注:“个体化”即针对不同人实施不同的治疗方案)

自2008年以来,莫菲特和天津开展了联合研究项目。根据一份2018年新闻稿,来自天津的研究生、博士后研究员、医师科学家和研究护士来到莫菲特进行培训。

莫菲特事件促使州议员领导调查

佛罗里达州众议院议员克里斯·斯普罗斯(Chris Sprowls)宣布,他将领导对莫菲特以及与此问题相关的其它联邦和州政府资助的学术机构调查。

斯普罗斯表示,莫菲特首席执行官及所涉及研究人员的行为是不可辩驳的。接受来自美国州和联邦巨额公共资金之后,莫菲特的首席执行官和其他雇员却在秘密地接受来自中国(中共)的资金,违反了公众信任。

根据前州众议院议长莫菲特发给州议员的一封信,莫菲特癌症中心的一个团队近期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及其他人进行了会面,讨论了该中心到目前为止的调查。

“每年向莫菲特注入数百万美元资金的坦帕湾社区和佛罗里达纳税人,需要的不是一个模糊的保证。”前议长莫菲特写道。

莫菲特癌症中心的官员本周证实,其首席执行官里斯特已经与该中心切断了所有关系。

NIH官员:中共对美国研究的兴趣不仅限于医学成果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外研究副主任迈克尔·劳尔(Michael Lauer)说,联邦政府仍在努力解决这一问题以及在全国各地发生的类似情况。

“研究受到了危害”,劳尔说,尽管莫菲特声称,该中心的研究没有受到影响。

劳尔表示,美国政府资金流向了它本不应该资助的项目,“与此同时,其它项目的提案却没有得到应有的资助”。

NIH每年向美国科学家和大学提供300亿美元的资金,用于生物医学研究。NIH和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正在调查180起涉嫌盗窃由美国政府资助的生物医学研究的个案。这些案例主要涉及华裔或华裔美籍研究人员,涵盖美国71个主要医学中心和研究机构。在某些情况下,研究人员与中共政府分享了同行评审的项目提案,结果提案中所涵盖的创新思想却出现在了中国实验室。其它情况包括在美国的一些研究人员既接受NIH的资金,也接受中共政府的资助,并且未向其所在机构公开来自中共的资金。

“很多(美国)大学都不知道正发生在他们校园中的事情。”劳尔说,“他们(大学)所雇用的这些科学家从未向他们公开自己与中国(中共)的关系,或者是他们(科学家)也在中国受聘(的事实)。”

中共对美国研究的兴趣不仅仅在于癌症等医学话题,劳尔表示,它涉及各种领域,从能源到环境再到技术。

中共窃取学术界成果引发美国政府和国会的关注

劳尔说,NIH正在与FBI合作,继续查明知识产权盗窃案。此外,国会也发挥了领导作用,试图了解这种情况的发生以及如何进行制止。

联邦政府已经委托研究,以深入找出问题的根源。但到目前为止,很难确定外国政府什么时候开始介入以及介入的深度。

11月,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发布了题为“对美国研究界的威胁:中国(中共)的人才招聘计划”的报告。该报告详细阐述了通过“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NIH和能源部的国家实验室等机构所分发的1500亿美元的美国资金如何处于风险之中。

“中国(中共)不公平地将其获得的美国研究和专业知识用于发展自身的经济和军事利益。”报告说,“根据这项调查,小组委员会发现,联邦政府未能阻止中国(中共)从美国纳税人资助的研究人员和科学家那里获取知识和知识产权。联邦机构也没有制定全面的战略来应对这一威胁。”

该委员会报告指出,应对美国新政府和国会的审查,北京决定将“千人计划”地下化,删除相关新闻报导以及其它网络文章,并要求参与者保密。

劳尔说,“国家科学和技术委员会”的一个联合委员会上个月在白宫举行了一次峰会,讨论了这个问题。会议摘要强调了联邦政府将要采取的措施,包括联邦机构之间进行更好的沟通,包括更加广泛开展FBI的“威胁意识简报”。

美国学术界开始改变观念重视中共渗透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罗金(Josh Rogin)12月19日就莫菲特癌症中心高管被迫辞职事件发表专文指出,这一案件具有代表性,意味着美国学术界开始改变观念,不再认为调查中共渗透是反华偏见。

与此同时,在国家级别,美国的学术协会正在为各大学制定安全指南,为此,美国大学协会对成员进行了调查。

研究聚焦能源问题的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在其新网站上详细说明其合规政策;佛罗里达大学发起了一个网站,要求研究人员披露其与外国大学和机构之间所存在的协议和活动。大学发言人史蒂夫·奥兰多(Steve Orlando)说,该大学开发了一种新的国际风险评估程序,以筛查与外国机构进行的活动,并开发了一种电子系统来监控研究人员对外部活动和利益的披露情况。

仅在本年度,NIH就在佛罗里达州向大学、莫菲特等研究中心和其它实体提供了1,456笔资助,总额超过7.05亿美元。根据NIH的网站,佛罗里达大学获得了超过1.9亿美元,南佛罗里达大学获得了近7,600万美元。

尽管美国研究通常都由联邦政府资助,但大学可从发表研究成果的声望中受益,并根据1980年的贝多法案》(Bayh-Dole Act,又译为《拜杜法案》)收取专利和其它投资的特许权使用费。

劳尔表示,也许最严重的损失是,这使中国(中共)能够了解美国实验室内都在做些什么。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