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新疆文件爆料人 死亡威胁反使她公开身份

作者:

地方政府全方位管控新疆人民(图片来源:GREG BAKER/Getty Images)

“窗户、门、后花园的门全部关好!”维吾尔人贾苏尔(Jasur Abibula),一进家门就神色慌张地对他前妻这样说。

9月中旬的一天,贾苏尔让前妻阿斯雅(Asiye Abdulaheb)帮他找出一套衣服,然而把身上换下来的衣服全部丢到后花园销毁。在他又一次检查门窗后,对阿斯雅讲述了他迪拜之行发生的可怕经历。

老友邀迪拜会面疑动机不纯

据《美国之音》报导,今年46岁的阿斯雅和贾苏尔都是来自新疆的维吾尔人,现居荷兰,有一个6岁的儿子和8岁的女儿。

今年8月,阿斯雅去贾苏尔家看望孩子时,贾苏尔对她说,一位久未联系的老同学邀请他前往迪拜会面,机票、酒店都已安排妥当。这位老同学还向他透露,有关于他母亲的消息。

贾苏尔口中的老同学,阿斯雅也认识,他在新疆政府部门工作,和前夫关系非常要好。但是直觉告诉她,事情有些蹊跷,因为新疆局势现在非常紧张,普通维吾尔人都很难拿到护照,更何况身份敏感的公务员。

她猜想,这一切或与她电脑上的中共政府“秘密文件”有关,因此她将此事告诉了前夫。

北京的秘密在她的电脑上

今年6月,她透过一名了解事件内情的人士取得一份政府“机密文件”。她在收到这份文件后心中忐忑不已,因为这些文件详细记录了中共如何组织及应对大规模的迫害行动。

“看到这些文件时,第一个引起我注意的就是文件上写着,一个星期抓捕了24,000多人,其中将近15,000多人送进集中营。这个数字让我觉得很惊讶、很恐怖。如果一个星期就抓了那么多人,那么这几年(新疆)那里在发生什么?”阿斯雅说自己清楚这份文件的重要性,于是她在2019年圣诞节当天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

同时,她还将文件中带有时任新疆二号人物、政法委书记朱海仑签字的一页文件发布在推特上,希望引起国家社会关注。

但之后,一系列离奇、恐怖事件接踵而来。

死亡威胁不断

阿斯雅开始收到一些莫名的邮件,她的多个电子邮箱、社交媒体账号也都遭到黑客袭击,电脑被病毒感染、罢工。

她披露,“有一天,我突然在脸书受到一个用维吾尔文发来的信息,信息说:“你如果不停止现在做的事情,就会有人把你碎尸万断,别人会在你家门口的黑色垃圾桶里发现你的尸体。”阿斯雅说,她家门口的确有黑色盖子的垃圾桶。

当阿斯雅把这一切告诉她的前夫后,贾苏尔虽然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决定前往迪拜会见老友。因为贾苏尔认为,他的这位朋友值得信赖。

不过,阿斯雅前夫贾苏尔抵达迪拜后,发觉事情并不是他想像的那么简单。除他老友来接他外,还有多位陌生人,其中领头人更是会讲维语的汉人,他说他在国家安全部门工作。

之后,贾苏尔不仅被安排入住五星级希尔顿酒店,还美食美酒款待他,并带他参观迪拜的旅游名胜。

不过,期间他们问贾苏尔,是谁给阿斯雅那些政府“机密文件”,他们还教贾苏尔如何趁前妻不备,安装监视她前妻的电子软件。

最夸张的是,这些国安人员曾带贾苏尔到一处荒凉的沙漠地带,并和他说:“要是有人在这藏具尸体,几十年都没人能找到。”吓得贾苏尔出了一身冷汗,直到回到荷兰,他仍惊魂未定。

之后他将这一切告诉了阿斯雅,两人最终选择报警。

爆料人身份公开

报导指出,经过5个月的考证、核实,总部设在华盛顿“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公布了这批文件,将其命名为“中国电文”,并指,这批文件由中国境内一位维吾尔人送出,辗转几位海外维吾尔人之手,阿斯雅是其中最后一环。

美国《纽约时报》稍早披露的403页“新疆文件”在国际社会也引发巨大反响。该文件共403页,由24份档案组成,其中160多页是关于监控新疆维吾尔人的指令及报告,超过40页的内部调查和地方官员报告,凸显中共计划扩大压制中国境内的伊斯兰信仰。

阿斯雅表示,她之所以选择公开自己的身分,是因为一同参与泄露文件的另一位海外维吾尔人在新疆的14名家人已经“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而她的家人,早于2016年底,陈全国出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后,就与她完全失去联系。

阿斯雅说,她最后一次与乌鲁木齐家人通话时,母亲告诉她,好好在荷兰生活,不要回新疆,不要找他们,不要打电话也不要使用微信。就是因为母亲的这句话,她留在异乡,转眼过了十年。

我们和汉族老百姓没有仇恨

如今在海外,阿斯雅开始研究维吾尔民族的历史。最近,她第一次用汉语撰文,梳理了中共建政后对维吾尔人民的迫害。

她写道,过去70年来,维吾尔人经历了中共政府多次大规模屠杀、文化灭绝。1950年到1953年期间,维吾尔人也遭受了“反右”、大饥荒、“文革”,以及在新疆各地进行的核试验。

虽然维吾尔人的抗争从未间断,但是这些反抗从来没有针对汉族老百姓,因为他们知道,两个民族间没有直接的仇恨。

阿斯雅说,她记得小时候在乌鲁木齐时和汉族孩子嬉笑打闹的场景。她也在玩耍中学会了汉语。那时维汉关系非常融洽,大家住在一个院子里,谁家孩子结婚,谁家办丧事,维族和汉族的街里街坊都会来,但从90年代末开始,这种维汉关系发生变化,特别是“七五事件”后,维汉关系极度恶化。

“七五事件”是2009年发生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的一场骚乱,造成近20​​0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汉人。中共官方将其定性为“境外敌对势力的一个巨大阴谋”。

但是,阿斯雅认为,中共对这起事件的定性不准确。

她说,“七五事件如果是一次维吾尔族针对汉族的袭击事件,那么,那些学生不会举着红旗去广场静坐,而是应该去直接袭击汉人,”“事实上,大学生静坐在政府门前,是武警先开枪射杀手无寸铁的学生。”从那之后,阿斯雅和一位无话不说的汉族朋友的友谊,也无奈破裂。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