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国厕所革命悲惨结局 有地方变相随地大小便 村民叹:惨过茅坑

其实不只安徽、河南,"样办货"厕所遍及全中国,央视记者上月也曾到江苏徐州市睢宁县三张村,采访厕所革命的"成果"。当地今年8月开始进行厕所改革,但当地政府强拆村民的茅坑后,改建的冲水厕所因为化粪池"品质问题",不能使用,导致村子每家每户几乎都在门口搭建简易的临时茅坑,有的用水泥砖砌成、有的用铁皮围成,也有人建在池塘边,污水直接排入池塘中。最后全村变相随地大小便。

中国人常会随地大小便,为了改善这个坏习惯,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自2015年起力推"厕所革命",规划在2020年底前于全中国新建、改建或扩建6.4万座公厕,来推广"上厕所"的文化。不料4年过去,成效不但没有出来,有民众反而因为"厕所革命",连茅坑都没得用。中国官媒记者近日到安徽阜阳农村的厕所视察,发现"新厕所"长期闲置、沦为摆设,只埋设3个塑胶桶,也没有接上化粪池,设计比原有的茅坑(旱厕)更不堪入目。为了应付上级部门检查,村干部给每名村民200元人民币(约860元台币)的封口费。讽刺的是,阜阳市政府在官网上竟公布,对农村逾100万个厕所进行"改造",至今已超额完成任务。

中国国务院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检查组早前到安徽、河南一带的村镇视察,发现当地已完成改造的新厕所"不好用、不能用",长期成为"花瓶摆设"。中国中央电视台(央视)记者实地采访也发现,阜阳市伍明镇店集村一个2017年、厕所革命时修建的厕所,已经被丢弃多时,里面结了不少蜘蛛网。村民刘兰珍表示,新厕所已改造好2年,但一直没有通水,更是全封闭设计,只在墙上开了3个通风孔,这个厕所只要一进去,气味会臭到让人受不了。另一村民指,这些新厕所都是"样办货(中看不重用),一点也不实用"。

另一座八里西刘村兴建的新厕所更扯,全是在地底埋下塑胶桶当化粪池,上面有盖板随时可以掀开,清走粪便给农民施肥。居民多出来的粪便排到哪里呢?当地村民称,村政府说"粪便自然风化就没有了"。

央视记者再到安徽伍明镇郑寨村,发现一个部份裸露的新厕所,厕所下面有3个塑胶桶,旁边有化粪池,但化粪池与塑胶桶之间并没有水管连接起来,靠近便池的第一个塑胶桶已经满了,另外两个桶还空着,中间的过粪管也堵塞住,整个厕所只不过是一个"样办货"。那么,新厕所建成后不能使用,怎样应付上级部门的检查呢?村民说:"村干部要知道上级来检查,会提前给我们讲,不让我们说实话,他教我们怎么说,然后给我们200块钱。"

据阜阳市政府官网报导,阜阳市2017至2020年计划投资12亿元人民币(约51.6亿元台币),对农村100多万个厕所进行改造,该市已有逾24万户的农村厕所动工改造,竣工率达到安徽省下达任务的200%以上,超额完成任务。

其实不只安徽、河南,"样办货"厕所遍及全中国,央视记者上月也曾到江苏徐州市睢宁县三张村,采访厕所革命的"成果"。当地今年8月开始进行厕所改革,但当地政府强拆村民的茅坑后,改建的冲水厕所因为化粪池"品质问题",不能使用,导致村子每家每户几乎都在门口搭建简易的临时茅坑,有的用水泥砖砌成、有的用铁皮围成,也有人建在池塘边,污水直接排入池塘中。最后全村变相随地大小便。

中国虽然自诩是全球第二的经济体,但国内不少基础建设依然落后,如:中国的公共厕所中,有很多是无法冲洗的旱厕、蹲坑厕所,农村地区、甚至二线城市,有些厕所没有门或间隔设置。央视曾于今年7月踢爆,厕所革命不仅成效不佳,且已沦为官员骗取补助金的贪腐温床。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解释,习近平原本想抓紧"民生无小事"(民生议题都是重要议题),以阔绰的出手(大撒币),令到全国厕所焕然一新,但执行上只看表面的数字,加上中国官员贪腐严重,且农村情况十分特殊,一下子要几年之内完成目标,只会沦落为面子工程,他自己也预估不到"连一个厕所都管不好"。

吕秉权续指,中国贪腐文化、加上外包再转包,中央以每座公厕约20万、30万元人民币(约86万至129万元台币)拨款,但在层层剥削下、贪污下,钱到农村已不见了一大半。中国农村的排污配套也十分落后,根本不能兴建排污管,只能兴建化粪式的新厕所,但这种厕所要定期吸粪,若然有帮浦的话就要确保运作正常,但后期的管理资金根本不足,地方政府拒绝承担,村民更加不会自行支付,结果令到新厕所比茅坑更不如。"旱厕都可以用稻秆盖住大便,人就可以拿去施肥,但是新厕所塞住化粪功能,村民只好用传统方式挖个坑。"

责任编辑: 唐冬柏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