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廖祖笙:周永康余孽在不断寻衅滋事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二十二

作者:
习近平先生,在高位者要恩威并施,成大事者要不拘小节,作老大的要镇得住场子,若是谁都能或直接或迂回出你的洋相,打你的耳光,给你制造种种的麻烦,那么这“核心”之位,你要了作甚?

图为李春城(左)是周永康的心腹。(大纪元合成图片)

习近平先生,海内外曾为周永康的坐穿牢底一片欢呼,事实说明华人世界未免欢呼得早了些。这“国”直到今天为止,也还是这般“法治”局面。周永康的被法办与否,于国于民有何区别?

大大小小的周永康余孽,在“法治国家”不知凡几。只要是会说汉语的,就都知道无法无天的那条线,每天都在给“新政”大量制造负面新闻。余孽们的寻衅滋事,比以往任何时期都要来得更频密。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法治国家”的罪与非罪、法与非法,往往不是由法律条文说了算,而是由余孽们的嘴皮子一张一合说了算。余孽们不仅俨然代表法律,而且时常公然宣称其代表的是党政和国家。

“法治国家”何处去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余孽们是政变不犯法、杀人不犯法、整人不犯法、抢人不犯法……平头百姓则是动辄得咎,这也是犯法,那也是犯法,就连掏个鸟窝都兴许被判刑10年。

余孽们唯恐天下不乱,反而倒打一耙,将“涉嫌寻衅滋事”的屎盆子,日日扔得满天飞,被“寻衅滋事”的良善之士,这些年多如牛毛。这一口袋罪,已是直接导致了“新政”的进一步离心离德。

立于危墙之下的感觉,像浪潮般席卷着全民,鲜有人可以例外。我也一样,今年两次被“寻衅滋事”,一次是因为工作上的一个文章链接,一次是因为被人为逼作了饥民,只能一天天向习先生申诉。

我一个长期遭受迫害的人,就是躲事都来不及,又怎会有惹事的动因?工作在福州时,我就已想得十分明白,在这样的夜色下只能是忍辱负重苟且活着,那时我就已决定了要把一切交给时间。

树欲静而风不止。我家不可能因为是被迫害人群,在超市或菜市场,就能享受到半价优惠。管天管地者要我家的生活水平,无尽大幅低于一般家庭,上有老下有小的我,就要想要将就也做不到啊。

我的一条条活路都被公然堵死了,人为制造饥民者却还在乔文假醋“再谈谈”。“本来很容易解决的事情,非要弄成这样”,前后“再谈谈”都已3个多月了,就差尚未“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多年前我就了然我们这的政法委,是“上面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总在幕后遥控的“上面”,多事之秋整这么一出,不肯让我闲着。这的确是步妙棋,略施小计,就收到了一石数鸟的功效。

习近平先生,你或许低估了对手搞事的本领,或许误判了摆在你面前的是一种怎样的棋局。你上位后,被余孽们推上棋盘的,何止是卑微若我呢?几年前我就写过一篇短文,题为《棋盘上的香港》。

周永康余孽在和多方势力互为呼应,在不断寻衅滋事,无事生非,而你镇不住场子,当断不断之下,徒具“核心”虚名,长此以往,别说是收拾好一个烂摊子,就是怎么保全你自己都或成大问题。

习近平先生,在高位者要恩威并施,成大事者要不拘小节,作老大的要镇得住场子,若是谁都能或直接或迂回出你的洋相,打你的耳光,给你制造种种的麻烦,那么这“核心”之位,你要了作甚?

2019年12月27日写于福建泰宁

(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912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