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教育危机搞秀 中国高校只有“挤水分”成果了

—教育经济挤水分 中共忙找替罪羊

作者:
中共不仅脸皮厚,本质上也是流氓。正因为流氓当道,关系着中国社会生死存亡的两大领域——教育和经济才会被迫以假面示人。从留学低龄化以及富豪、中产纷纷外逃,且关键原因都指向了中共的洗脑教育来看,如今中国老百姓对国内的教育、经济状况恐怕已绝望透顶了。

2019年,是中国高校集中“推动学位‘挤水分’”的一年。就在近日,江苏省教育厅忙不迭的宣称,“今年全省分流淘汰研究生758人”;“未来江苏还将持续推动‘学位挤水’”。

不断的淘汰,持续“挤水”,这不禁令人感慨、嗟叹,中国的研究生教育到底有多水!同样的水货学生,去年淘汰了,今年又招上来了,那些负责招生的领导和教授们又该是多没水准啊!

更何况,养着这样一群领导和教授的高校还真是不少。几日前,“近30所高校公布了超过1300名硕博研究生的退学名单”。对此,某高校教授直言,“清退工作背后没有硬性淘汰机制作为支撑,各高校在执行中标准不一”。看来,要清退什么样的学生,高校及其教授几乎拥有着绝对的自主权。

尽管“最高修学年限是唯一的硬杠杆”,但学生“在学校规定的最长学习年限内未完成学业”的真正原因又是什么,却并未被公开和揭晓。从今年8月,北大仅“以考生入学后完成不了学业会被退学为由”,就将考生拒之门外的暗黑现实来看,“未完成学业”也好,“完成不了学业”也罢,都只是高校“淘汰”学生的一个幌子而已。

包括某省教育厅大员给学生扣上的“学术不端”的罪名,也仍不能让人信服。几年前发表在FT中文网上的《“学阀”现象加剧高校学术腐败》一文曾披露,“学阀一定要具备3个资质:博士导师资格、掌握行政权力、善于跑关系”。可见,“学术不端”的源头并不在学生身上。而头顶官衔的教授才是大搞学术腐败、论文造假的主流。

这些博导、教授自然不会自揭其短,因此就迫切的需要有人来背“学术不端”的锅。实际上,能在学术上造假就足以表明,中国高校的学术能力极为有限。自己出不了成果,脸上挂不住,就只能去偷去抢了。

既然连教授都是水货,又怎能仅凭清退几个水货学生,就从此提高了教育水平?高校的水货教授掌握着学生的“生杀大权”,可想学生不水也不行了。这才正是中国高校普遍、且总有“水分”要挤的关键所在。

如今,都忙了一年了,中国的高校却只有“挤水分”的成果可秀,由此足见其质量如何。而承认有“水分”,也已在表明,几十年来,中国高等教育的名声怕是已经臭不可闻了。大学教育的危机已成为摆在中共面前最为紧要的危机之一了。

目睹着高校“挤水分”,中国人其实并不感到新鲜。仿佛就在不久之前,中国各省的GDP也在“挤水分”。2018年1月,中共官媒“第一财经”发表社论称,“GDP挤水分是中国经济近年出现的新现象”,因为“地方虚增GDP”,导致“多年来地方GDP总和远超全国GDP总量”。

中共官方敢承认地方GDP有水分,是出于“舍不了孩子套不着狼”的无奈之举。对中共来说,中央政府若要转嫁危机,惟一的可行性办法就是把责任都推给地方。若按这个逻辑来推断,也就不难发现,中国“GDP总量排名世界第二”的殊荣或已遭到海内外的广泛质疑了。地方GDP总和与全国总量不符,不恰恰说明了“总量”有假吗?中共都敢把假数据拿到国际上,与世界各国相较,可想脸皮有多厚。

中共不仅脸皮厚,本质上也是流氓。正因为流氓当道,关系着中国社会生死存亡的两大领域——教育和经济才会被迫以假面示人。从留学低龄化以及富豪、中产纷纷外逃,且关键原因都指向了中共的洗脑教育来看,如今中国老百姓对国内的教育、经济状况恐怕已绝望透顶了。

几乎完全丧失了民心的中共在无路可走的执政危机下,只能变相的承认问题,并赶紧做出要解决问题的样子。于中共而言,“墙倒众人推”是灭顶之灾,是其内心最深的恐惧。

但中共心知肚明,它永远不可能从根本上来解决问题。因为它才是中国社会虚假泛滥、乱象频现的根源。于是,中共从来不真正的解决问题,只解决它祭出的替罪羔羊。实际连替罪羊,也都是由中共一手制造的。

中共让好人变坏,利用金钱、地位蛊惑中国人出卖良心、违法犯罪,最终让其成为众矢之的、背负骂名,甚至遭到法律以及道德审判。作为中国人,只有彻底的与中共划清界限,不受魔鬼所诱,才能让自己明哲保身、远离灾难与厄运。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