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中国科技业难关过了?彭博:2020年挑战仍严峻

《彭博》指出,从资金注入、美国立场来看,今年仍然是中国科技业挑战严峻的1年。 

 中国科技业经历了动荡的2019年,美国从华为开始针对中国的众多科技公司,贸易战也让一些企业将供应链移出该国。《彭博》指出,从资金注入、美国立场来看,今年仍然是中国科技业挑战严峻的1年。

据伦敦金融资讯公司Preqin数据,中国2018年的创投资金总额超越美国,为创纪录的1120亿美元(约新台币3.359兆元),但到2019年腰斩剩约500亿美元(约新台币1.499兆元);同时也只诞生了15家独角兽公司,2018年时为35家。美国的新创投资虽也有下降,但幅度不大。

这也与独角兽泡沫开始动摇的情况相符,像是WeWork、Uber去年的营利前景皆饱受质疑。虽然阿里巴巴这种超级巨头仍然在香港挂牌中筹得130亿美元(约新台币3899亿元),但是较小的商汤科技、满帮集团等都在苦苦挣扎。

此外,美国在软硬体方面都加强施压,抖音、华为皆面对关于资安的质疑,接下来中国AI新创如商汤科技、旷视科技的业务恐也会遭到抑制。驻北京的分析师兼投资经理赫尔(James Hull)表示,中国网路新创「轻松的部分」已过,预计下一波浪潮可能是企业的B2B,但也认为这依然很难拉抬企业。

传统的制造业方面,英业达、富士康、广达电脑等各种产品的制造商将生产移回台湾或到亚洲各地,即使美中达成初阶贸易协议,长远来看多元化也至关重要,因为紧张关系不太可能消退,劳动力成本将上升。连中国的领先供应商也意识到风险,立讯精密、歌尔声学都在越南或印度制造。

报导亦指出,世界正在一分为二,不仅仅是选择东西方硬体之差别,意识方面亦有影响,像是俄罗斯、东南亚的许多政府都有中国网路审查制度、数据主权的影子。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自由时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