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式审查制度正向世界扩散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ames Gorrie/高杉编译

中国共产党痛恨信息的自由传播和思想的自由表达。中共的领导人知道,他们的继续存在依赖于他们扼杀个人意志、政治表达和人权的能力——而所有这些思想和权利都是香港人正在竭力争取的。

在一个自由、开放的环境中,中共——或者任何极权主义政权——都不可能存在。

不幸的是,中共奥威尔式政权的结局将是可悲的,也是可以预见的。根据2019年由“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发布的《中国(中共)对世界新媒体秩序的追求》(China‘s Pursuit of a New World Media Order)报告,中国是世界上最不自由的国家之一,自由度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76位。

但是中共的审查制度要比大多数人所知道的还多。

所谓的“互联网主权”只是个开始

凭借其所谓的“长城防火墙”,中共通过自己的互联网、搜索引擎、聊天应用程序和其它社交媒体,控制着中国境内的几乎所有的信息。中国人无法与外部世界的互联网连接。大多数中国人都是通过(中国境内的)互联网、报纸、电视和广播来了解一切,而那些都是中共允许他们看到、读到或听到的。

此外,凭借其高度入侵性的数据解密法、人工智能驱动的算法以及数以千计的内容监控团队,中共还控制着——并查阅着——来自外国商业人士、学者和其它来源的绝大多数数据。顺便说一下,这就是北京眼里所谓的“互联网主权”,并将其视为和领土主权一样重要。

当然,这是有充分理由的。因为对人民的独裁统治就意味着去控制和塑造人们的感知,当然也包括对他们思想的控制。要想成功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只能有一个信息来源,那就是中共政府,也就是中国共产党。在监禁记者和网民方面,中共没有任何竞争对手,这并不奇怪。而且情况会变得越来越糟。

中共的“大炮”轰击外国网站

中国共产党不仅非常努力地阻止中国公民获取党所不喜欢的信息,而且还试图阻止世界其它国家看到这些信息。中共的“大炮”是一种编程代码,它可使中共控制外国网站,甚至限制用户访问数据。它在2015年首次被用于锁定和利用任何与中国通信的无安全保障的外国计算机。它使共产党有机会瞄准和利用任何与中国境内任何网站连通的外国计算机。

北京将数百万访问不安全网站的中国大陆互联网连接武器化,使其变为一门可以远程攻击的“大炮”。在访问时,它们将下载并运行中共设置的恶意Javascript,这些Javascript允许中共控制这些网站的流量,让网站崩溃到被迫关闭的地步,甚至能够对“违规”或异议网站发动网络攻击。2015年针对Github的攻击和2019年6月在香港发生的情况就是如此。此外,中共还经常向境外的异议组织植入软件,以便监视和诋毁抹黑他们。

中共向全球输出宣传

然而,除了攻击并关闭被其视为具有威胁性的网站之外,中共媒体也正在全世界范围内大踏步地扩大其影响力。中共每年花费13亿美元推出国营电视台和广播节目,中共希望用自己的语调来向世界讲述中国的故事,并根据共产党批准的官方说法改写历史。中共媒体的扩张相当可观,中国环球电视网已经在165个国家播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用65种语言播出。

这是一个大胆而有力的努力,试图将世界上许多人的思想都从美国的思想引导转向中共的压迫性的、看起来好似挺成功的国家资本主义思想,并与中共遍布在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的大学校园里开设的孔子学院同步进行。这些机构是中共的另一个宣传工具,旨在塑造年轻人对中共的看法、削弱香港抗议者的正义诉求,以及对西方文明的基本概念的理解。

中共努力扩大其对全球的影响力是对西方开放、自由、民主的国家的直接威胁。

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主任塞德里克‧阿尔维亚尼(Cédric Alviani)就该问题对《时代》(TIME)杂志表示:“危险的不仅仅是 中共当局试图散布他们自己的宣传……还是在将我们所知道的新闻业置于危险之中。”

俄罗斯、伊朗、巴基斯坦等许多威权国家也竞相审查互联网接入,限制本国人民的自由,这种情况即使没有令人感到惊讶,也是令人感到很失望的。毫无疑问,中共正在引领世界各地的形形色色的独裁者们,让他们能够继续维持其非法权力。

更令人失望和危险的是,中共正如何极力地阻止外界对它的批评并试图重塑世界各地对它的看法,从而影响着全球大众媒体和娱乐公司。美国公司似乎已经把向北京卑躬屈膝当成了另一个商业决定。网络和科技巨头如脸书(Facebook)、苹果及其它一些知名公司都愿意服从北京的审查要求,以换取进入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市场。

此外,西方的航空公司和出版商也正在修改他们的地图,以免得罪中共。显然,在地图上,西藏和台湾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国家。

中共正在向世界伸出它的手,这是一只相当血腥和肮脏的手。它对西方文明的威胁也比北京可能针对美国所部署的任何武器系统都更为隐蔽。中共正试图按照自己的计划重塑世界,这一点大多数人都还没有意识到。

香港人民非常清楚这样的转变所带来的危险,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愿意冒着风险去反抗中共领导层。他们知道,自己在北京控制下的未来是暗淡的。

美国的公司也应该注意这一点了。

作者简介:

作者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是美国南加州的一名作家和演说家,他也是《中国(中共)危机》(The China Crisis)一书的作者。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ames Gorrie/高杉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