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香港警匪难辨恶果显现 两“便衣警”拦检市民劫走21万

2020年元旦日,香港一位市民取款后,在警署附近被两名男子以便衣警察的身份拦检,当街被抢走约港币21万港元现金。报案后警方以冒充警务人员及盗窃立案。香港警方从去年9月份开始,允许休班警便衣“执法”而且不必出示委任证,有市民质疑便衣身份还遭警方暴力对待甚至拘捕。舆论认为,这次的冒警抢劫案,说明警方放任警员滥权的恶果正在显现。

图为香港一群手持警棍的蒙面便衣警察,2019年12月28日在香港上水一家购物中心内,当众抓捕年轻的民主抗议者。

2020年元旦日,香港一位市民取款后,在警署附近被两名男子以便衣警察的身份拦检,当街被抢走约港币21万港元现金。报案后警方以冒充警务人员及盗窃立案。香港警方从去年9月份开始,允许休班警便衣“执法”而且不必出示委任证,有市民质疑便衣身份还遭警方暴力对待甚至拘捕。舆论认为,这次的冒警抢劫案,说明警方放任警员滥权的恶果正在显现。

今年元旦日晚间约6时许,香港一位黄姓男子在香港屯门地区被2名自称为警员的便衣男子当街拦检,对方并未出示委任证。由于近来香港各地都有便衣警察随意拦检市民的情况,黄姓市民不虞有诈,遵命拿出自己的身份证给对方检查。不料两名便衣却趁机抢走黄姓男子手上一个装有21万元现金的纸袋,然后迅速逃离现场。案发地点距离屯门警署不到200公尺。

黄姓男子报案后,警方将此案列为“冒充警务人员”及“盗窃”,交由屯门警区刑事调查队第6队跟进,截至目前暂未有人被捕。

据港媒披露,被抢劫的黄姓男子现年63岁,是一名地盘工人。事发当天,他为了支付装修费用从银行取出了约21万元现金后登上轻铁离开。不料竟然遭贼人以便衣警察身份当街抢劫。

涉案两名便衣男子年约30岁,身高约1.7米,其中一人身材健壮,蓄短黑发,案发时身穿绿色外套及蓝色长裤;另一人中等身材,案发时身穿黑色长袖上衣及黑色长裤。

对此,网民Alan Chow在港媒的相关报导下留言评论道:“当然多假啦!魔警个个带口罩,无委任证,为所欲为,没有人趁机博乱才奇怪呢。”

网民Winnie Leung也发帖指出:“警谎发布会常常强调警员执行任务时遭到要求出示委任证是挑衅行为,事实上如有市民要求对方出示委任证时,就会被粗暴对待和先捕后处理。这位市民遇到疑似警察抢劫的情况,是由警谎自己种下的恶果。”

近一段时期以来,警方放任休班警察随意着便装“执法”而不出示委任证的做法,屡屡遭到香港社会舆论的质疑和批评,但警方总是对此百般辩护而且拒不改变。元旦“便衣”当街抢劫事件发生后,再次引起香港社会舆论对便衣警员不出示委任证拦截搜查市民的做法提出强烈质疑,认为正是警方的滥权才导致香港如今“兵贼难辨”的混乱局面。

2019年9月10日,香港高级警司汪威逊在记者会上宣布,从即日起警局将向休班警员派发一万支伸缩警棍,以便他们可以随时“视情况需要”执行职务,而且休班的刑侦队警员也可以24小时持有配枪。当时警方的这个决定就已经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强烈质疑。

香港《苹果日报》插引述香港人权监察发言人叶宽柔指出:警方使用武力属行使警权,理应依例出示委任证,但近日大量警员执勤时拒绝出示委任证,而休班警身穿便服更与普通市民无异。警方放任休班警随意身穿便衣“执法”,甚至使用武力时拒绝向市民证明自己的警员身份,“如此跟普通市民拎起武器打人没分别”。

事实上,自从警方的前述规定出台后,休班警员身穿便衣随意当街截查市民的情况就开始在香港各地区泛滥。

9月14日,两名便衣警在美孚往乐华的2A巴士到达乐华巴士总站后,突然当众制服两名年轻人后,勒令他们爬在地上,引来大批市民围观,而这两名便衣警员从始至终没有出示任何证件表明自己的身份。

其中一名身穿黑白衫间条衫的便衣警更一度不慎踢中垃圾桶而失足倒地,其后他公然呵斥已被制服倒地的年轻男子“袭警”,而那名已经倒卧在地的年轻男子激动地分辨说:“我没有动呀!”

此外,2019年10月7日,香港一名身穿便衣的休班警员在港铁站口截查过往旅客时,也曾与两名怀疑其真实身份的外籍男子发生冲突而引发舆论关注。

据网上流传现场视频显示,一名外籍男子先上前要求正在截查过往旅客的便衣出示委任证。那名外籍男子说:“show me,are you popo?”但持警棍的便衣男拒绝出示委任证。

这时另一位蓝衣外籍男子上前欲夺下便衣手中的警棍,便衣随即翻过围栏,欲以手中警棍攻击蓝衣外籍男子时却不慎跌倒,反被蓝衣外籍男子制服在地。

据香港媒体报导称,那名蓝衣外籍男子是35岁美国籍银行家,他在地铁站口与便衣休班警员发生冲突后被警方指控“普通袭击”及“袭警”两罪,案件被押后至2020年2月4日再审。当时该事件也在香港网络社群中引发了网民的舆论反弹。

Li Nick发帖质问:“如果是合法拘捕为什么不可以向人出示委任证,你说你是员警就要相信你吗?”

kk582 sos留言道:“原来拿着支棍就当员警?哈哈……真无法无天了。”

melissa leung评论道:“不给市民看证件,市民当然有权怀疑施虐者的身份,谁知是不是杀人犯、强奸犯还或系黑社会呀?不是一句员警就可为所欲为呀?无法纪,那同黑社会有怎么分别?与其这样,倒不如打定主意做烂仔好过呀?而且隐藏身份不得止,还向市民粗暴地大施拳脚,他们在不知道你是谁的情况下,是有权作出相对的武力来自卫来自我人身保护的,完全合情合法合理。”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