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重回以铁路投资刺激经济的老路

日益放缓的经济,中国正回到依靠铁路投资的老路。2019年的官方数据料将显示北京方面已大幅增加在该领域的支出。

台州一个高价轨道上行驶的高铁。中国国家铁路集团(China State Railway Group)上周表示,去年中国投产新线4,350英里(合7,000公里),其中超过一半是高铁。

为了重振增长日益放缓的经济,中国正回到依靠铁路投资的老路。

经历了三年的下降之后,2019年的官方数据料将显示北京方面已大幅增加在该领域的支出。

从历史情况看,把国家资金洒向铁路线一直是刺激中国经济的一种行之有效的方式。但在经济增长放缓势头引发国内外担忧之际,经济学家想知道北京方面是否已将铁路投资的效用发挥到了极限。

在某种意义上,这种投资力度的加大与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控制中国债务规模的努力背道而驰。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铁路网,但几乎没什么赚钱的线路。

即将加入这个铁路网的铁路线路大多集中在欠发达地区,包括内陆的陕西省、西南部的四川省以及中国东北工业带。这意味着它们盈利的可能性甚至更小,而且有可能让财务状况本就不佳的铁路部门背负更多债务。

据北京的兰格钢铁信息研究中心(Lange Steel Information Research Center)估算,2019年前11个月,中国有关部门共批准铁路投资项目35个,总价值人民币1.159万亿元(合1,653亿美元),较2018年全年的人民币6,112亿元高出一倍多,这其中多数为高铁项目。

兰格钢铁信息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称,铁路项目批准数量增多将推动未来三到五年铁路投资的规模上升。这将逆转八年前沿海城市温州附近发生40人丧生的动车事故后铁路投资整体下降的趋势。

即使不计入上述新批项目,铁路固定资产投资似乎也在连续三年下降后出现拐点,去年前11个月较上年同期增长了1.6%。

中国国家铁路集团(China State Railway Group)上周表示,去年中国投产新线4,350英里(合7,000公里),其中超过一半是高铁。

王国清称,铁路投资在刺激需求方面仍然比5G基础设施等其他投资更有效。不过尚不清楚新批准的铁路线路能否收回成本。

2019年4月,陕西省安康市的官员对安康至西安高铁计划获批感到欢欣鼓舞;安康拥有270万人口,西安是该省省会,人口超千万。这个建设工期为五年的项目需要近人民币329亿元的投资,将由当地政府和国有铁路运营公司分担。

当地官员非常期待这条铁路能够带动安康周边山区居民摆脱贫困。这条全长约170公里的铁路将把安康到西安的行程大幅缩短至40分钟,目前两个城市之间乘坐公交车要花三个小时,乘坐普通火车则要四个小时。

陕西省的经济可能由此获得助力。尽管中国煤炭使用量反弹,但这个严重依赖煤炭产业的省份在发生了数起致命煤矿事故后,2019年的煤炭产量出现下滑。2019年前九个月陕西经济同比增长5.8%,远低于2018年同期8.3%的增长率,也低于2019年1-9月全国6.2%的增长率。

北京北站的高铁服务人员。2019年前11个月,中国有关部门共批准铁路投资项目35个,其中大多数都是高铁项目。

总部位于北京的安邦谘询(Anbound)高级研究员贺军表示,与那些能在未来数年产生回报的工厂和其他投资项目不同,高铁投资长期而言甚少具有财务合理性,在中国欠发达地区的项目尤其如此。这家私营智库为中国地方政府提供项目咨询。

贺军表示,坦率地说,一些地方官员并没有真正考虑过将来需要偿还的债务。

京沪高铁周三发布了招股说明书,该公司将在未来几天上市,可能筹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有望成为多年来 大陆规模最大的IPO之一。京沪高铁是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China State Railway Group Co., Ltd.)旗下子公司,运营着中国效益最好、连接北京和上海长达819英里(合1,318公里)的高铁线路。

但该公司计划将IPO所得用于收购一家亏损的铁路公司,收购对价为71亿美元,后者在贫困的安徽省拥有铁路线路。

债务在中国是普遍存在的问题。根据可获得的最近期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陕西省政府省级部门直接借贷的未偿债务为人民币1,030亿元。此外,陕西省政府还有人民币1,820亿元包括担保和欠款在内的隐性债务,其中包括修建铁路、公里和机场方面达人民币1,570亿元的欠款。

陕西省政府和中国发改委没有回覆置评请求。

在12月初举行的一次闭门经济会议上, 中共领导人承诺加大力度提振不断放缓的经济增长,包括再次加快大规模建设项目。

据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数据显示,2019年地方政府借款的快速增长使中国债务总额超过了40万亿美元,接近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06%,在全球债务总额中占比约为16%。

王国清称,2020年中国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可能加速至7%或8%,高于今年4%的增幅。

这种投资热潮能持续多久仍是个问题。安邦谘询的贺军称,鉴于中国大多数城市已有高铁,现在建设高铁还能带来经济效益的地方越来越少。

贺军说,短期提振投资之后,许多项目很可能最终成为地方政府的无用资产。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华尔街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