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堪比大片!新年大逃亡:谁策划了戈恩逃亡?

.黎巴嫩网站el Neshra报道说,戈恩得到了一家西方安保公司的帮助,先逃到了无人认识的日本村庄,接着再从日本坐船逃到韩国,之后再逃到黎巴嫩。据当地媒体报道,日本航班记录显示,确实有一架私人飞机于周日晚间从关西机场飞往土耳其。 毕竟戈恩乔装出行也不是第一次了,他曾为免受媒体骚扰打扮成建筑工人。

现在,戈恩和妻子在黎巴嫩的家里,他很高兴,他自由了。

“我现在身在黎巴嫩,不会再被日本受操纵的司法系统当作人质,他们推定有罪,歧视猖獗,剥夺基本人权,我只是逃离了不公正和政治迫害。”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在周二上午通过电子邮件发给记者的一份声明中如是说。

本该在日本等待审判的前日产总裁卡洛斯·戈恩于本周一晚间飞抵黎巴嫩,而日本政府直到2019年12月31日清晨6点后才得知戈恩已经出逃。

戈恩出逃的消息,最初于2019年12月30日由黎巴嫩《共和国报》率先报道,《东方日报》随后证实消息,法国回声报、英国金融时报以及美国华尔街日报等各家国际媒体随之跟进。

日本媒体表示:“逃跑是一种嘲笑日本司法体系的懦弱行为。戈恩离开这个国家,失去了证明自己清白和维护自己名誉的机会”。自由派的《东京新闻》还表示,“戈恩的行为是对日本司法制度的嘲弄。”

东京地方检察厅已经要求将戈恩的15亿日元保证金没收,但这点钱怎么能跟自由相比呢?

戈恩现年66岁,出生于巴西,6岁随父母移居贝鲁特,他的父亲是本地商人,母亲是法国人。因此,戈恩本人拥有巴西、法国和黎巴嫩三重国籍。

支持戈恩的广告牌

外媒还介绍,戈恩或许想通过在黎巴嫩寻求审判来洗清自己的名声。

一直以来,戈恩都被视为黎巴嫩民众的“国民偶像”。黎巴嫩同法国不同,并没有与日本签订引渡条例,所以日本政府要求黎巴嫩“交出”戈恩的难度颇高。

营救戈恩媲美好莱坞大片

戈恩出逃太过戏剧化,以致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目前媒体上流传着两个版本。

1.黎巴嫩网站el Neshra报道说,戈恩得到了一家西方安保公司的帮助,先逃到了无人认识的日本村庄,接着再从日本坐船逃到韩国,之后再逃到黎巴嫩。据当地媒体报道,日本航班记录显示,确实有一架私人飞机于周日晚间从关西机场飞往土耳其。

毕竟戈恩乔装出行也不是第一次了,他曾为免受媒体骚扰打扮成建筑工人。

戴蓝色帽子的为戈恩

2.黎巴嫩 MTV新闻频道报道称,2019年圣诞前夕,一支小型的交响乐表演乐队进入了戈恩位于东京、毗邻法国大使馆的豪宅,为其进行表演。当伪装成乐队成员的特种部队将躲藏在乐器盒里的戈恩带离豪宅的时候,负责值班的日本警察并未发现异样。

黎巴嫩当地媒体此后报道称,乐队成员的真实身份是前特种部队成员——经过精密的招募、策划等过程,他们出现在戈恩的豪宅里,只为实施这场营救。

之后,戈恩的营救小组开车奔赴机场。他们没有选择人多且戒备严密的东京的机场,而是决定前往大阪关西机场。在那里,戈恩乔装打扮用非本人的假护照骗过海关人员,上了一架早已准备好的私人飞机。很快,戈恩经由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抵达黎巴嫩首都贝鲁特。

不管真实情况是哪个版本,戈恩能成功出逃,背后一定经过周密的计划,详细的踩点,才能从日本人眼皮底下“金蝉脱壳”。

而法国报纸《世界报》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称,此次营救是戈恩妻子依靠其兄弟在土耳其的人脉,安排了这场“出日本记”。

其实自从2018年12月戈恩被日本政府关押,卡罗尔就一直在以各种方式为戈恩奔走求援。2019年4月,卡罗尔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文章,宣称她丈夫是无辜的,并抱怨他在监狱里受到的待遇,说他被关在禁闭室,24小时开着灯,整天整夜地接受审讯,不能见他的律师。

6月中旬她通过媒体对美国总统公开喊话,要求其在此后日本举行的G20峰会上向日本首相施压,解除对卡洛斯·戈恩的非法监禁。

12月24日,在律师知情的情况下,戈恩曾与妻子进行了长达1个小时的对话。而据外媒透露,法庭曾给戈恩一个他认为是双重侮辱的圣诞礼物。首先,法院拒绝了他与妻子联系度假的请求。其次,在圣诞节的听证会上他认为法院在审判中拖延了时间,这让他担心审判可能要到2021年才会开始。

“他看不见他的妻子,他无法得到审判日期。”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说。“这是耻辱,这是道德上的折磨。”

法国报纸《世界报》周二报道则写道,这次越狱由戈恩的妻子卡罗尔策划实施,当飞机抵达贝鲁特时,她正在飞机上。

12月31日,一辆黎巴嫩国内安全部队的车辆停在贝鲁特一个富裕社区的一所房子外面,法庭文件证明这所房子属于前日产首席执行官卡洛斯·戈恩\法新社

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二十年前就曾说他的择偶标准:要足智多谋到能把他从一个第三世界国家的监狱里救出去。

戈恩人生滑铁卢

时间拉回1999年,戈恩在雷诺集团收购日产汽车后使后者在两年内扭亏为盈,他的”日产复兴计划(Nissan Revival Plan)”通过换股、重组、裁员等一系列措施,使日产4年内还清了所有负债。戈恩入选全球十大管理奇才中的”鹰眼总裁”。

谁曾想2018年11月19日,卡洛斯•戈恩刚从N155AN专机下来,就被来自东京地方检察院的调查员控制并带走。

他被指控存在财务不当行为,包括少报报酬合计多达50亿日元(约3亿元人民币),这属于“虚伪记载有价证券报告书”,严重违反了日本的《金融商品交易法》。次日雷诺汽车公司宣布,首席运营官蒂埃里·博洛尔将接替戈恩。四天后,戈恩被解除了三菱汽车集团老板的职务。

一夜之间,他从雷诺日产掌门人、漫画中的“英雄”变成了阶下囚。

早在2015年,时任法国财政部部长的埃曼纽尔·马克龙就称戈恩在雷诺集团800万美金的收入”太多”。到了2018年,日产集团的一名审计员开始调查某家子公司为戈恩购买的多处房产。在内审中,日产意识到戈恩在荷兰设立了一家子公司,表面上是为风投注资,实际用于购买和出租公司地产。

据调查,日产已在该风投基金会中花费近8300万美金,换来的是戈恩家族在巴黎1600平米的精致公寓、里约600万美金的房产和贝鲁特街头价值875万美金的豪宅。

戈恩作为全球汽车制造合作伙伴尼桑汽车公司、雷诺汽车公司和三菱汽车汽车公司的三位领导人,这可能是日本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企业审判。

戈恩戴着手铐出席了2019年1月8日的首次法庭听证会,坚称对他的指控“毫无根据,毫无价值”。然而,拘留期还是从最初的23天延长至108天。

2019年3月6日,戈恩以10亿日元保释金保释。不过2019年4月4日,东京特搜部又一次以戈恩违反《公司法》而将其逮捕。

这是日本用来逼供的常用策略,特搜部一贯做法就是不认罪就一直拘留。

过去,日本拘留众议院议员铃木宗男437天,铃木不认罪,但法院最后判其有罪;拘留厚生劳动省局长村木厚子164天,村木不认罪,检察官伪造了相关证据要将其拿下,好在律师找出了破绽,村木确实无辜才无罪释放。

图源:archyde

戈恩妻子说,在108天的拘留期间,她的丈夫被隔离关在一间牢房里,整个冬天没有暖气,吃的食物很少,有时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被审问几个小时——有时是在晚上。

戈恩的律师在本周早些时候表示,“检察官、日本经济产业省的政府官员,以及日产汽车的高管之间存在非法勾结,他们成立了一个秘密工作组,鼓吹存在不当行为的指控。”

据戈恩律师广中淳一郎(Junichiro Hironaka)分析,此举的目的是驱逐戈恩,阻止他进一步整合日产和雷诺,这威胁到了这家日本汽车制造商的自主权。

因为在雷诺-日产联盟中,雷诺持有日产约44%的投票权股份,而日产仅持有雷诺15%的股份并没有投票权。戈恩长期掌权形成了近乎“独裁”体制,但日方更希望日本人主导公司,日产“谋求独立”意愿强烈。

2017年戈恩将CEO交给了西川广人,保留董事长职位,试图缓和这种情绪。但是从日本媒体传出的小道消息看,戈恩被私人问题紧紧缠绕住以后,戈恩最器重的西川总经理反而举起义旗造反。他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收集戈恩的罪状,向特搜部告发了戈恩。

颇为嘲讽的是,今年9月西川广人因为“获得不正当报酬”从而引咎辞职,昔日的“反贪大将”如今自己却因为“贪污”离职。

“难道你不认为应该有一种更文明的方式来做这件事吗?”卡罗尔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指的是日产或日本政府希望解除戈恩在公司的职务。“董事会本可以和他见面,和他谈谈,说我们希望你辞职。”

卡罗尔已经向联合国提交了两份请愿书,声称侵犯了人权,并得到了日本改革派律师的支持。“他们毁了我们的生活,我们永远受到伤害。”卡罗尔说,“这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一年。”

不过一位家族朋友告诉法新社:“现在,戈恩和妻子在黎巴嫩的家里,他很高兴,他自由了。”

责任编辑: 秦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