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我去2020年 就祝咱们都小康吧…

1999年,朴树发表了他的第二张专辑《我去2000年》,当年为他制作专辑的张亚东今年在“乐队的夏天”节目回忆说:那个时候我们写歌叫《我去2000年》,大家对一切都充满了期待,觉得会变得很好。

这歌现在听起来依然很前卫,里面有句歌词:这个操蛋的年代……就祝咱们都小康吧!

1999年,在邓小平的规划中,正是建成小康社会的最后一年,所以朴树在歌中祝大家小康。

然而20年后,当我们再次面临进入小康社会的时候,才明白建成小康社会并没有想得那么容易。

特别是90后,更能体会其中的不易。

2020年,第一拨90后正式30岁了,这群从诞生开始就被认为是“垮掉一代”的年轻人们正承担着最沉重的负担:房子、工作、养老。

房价比10年前翻了5倍,比20年前翻了10倍,90后刚开始置业就要高处不胜寒。

进入社会工作就面临经济下行和去杠杆,过去几年越来越多90后选择考研来躲开就业困难,考研人数5年翻了一倍。

作为几乎是唯一一代的独生子女(80后很多不是独生子女,00后父母放开二胎还能再生),未来父母养老的压力都在90后自己身上。

60后在跳广场舞,70后还是社会中坚,80后开始感受到中年危机……90后他们自嘲说:将会在2020年被消灭,不拖大家迈入小康社会的后腿。

这是宏大历史下的个体注脚,不尽准确,但却很能引起共鸣,毕竟普通人更能感受到经济的寒意:

2019年,324家创业企业倒闭,企业收缩招聘和变相裁员,吃相不是很好看;收入没涨物价却在飙升,水果和猪肉吃不起了,虽然数据上内需还是很好看,但是电影票房下滑,年末《庆余年》收费和盗版风波,更为今年的内需加上一笔不浓不淡的色彩,当人们不愿为娱乐付费的时候,似乎应该和吃不起猪肉一样被大家重视……

展望2020年,宏观依然有风险,联储加息、贸易摩擦美国大选、地缘危机、通胀再起、楼市泡沫……

这个“操蛋”的年代,

2020年已经到了,祝咱们都小康吧!就这样。

责任编辑: 秦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