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伊朗政权更想要做的是…与美国发生全面冲突是他们承受不起的”

—苏莱曼尼--伊朗中东扩张战略的策划者

作者:
总部位于伦敦的风险咨询公司环球战略集团(GlobalStrat)的反恐分析师奥利维尔·奎塔(Olivier Guitta)说:“至于伊朗与美国之间可能会爆发全面战争的种种说法,伊朗现在意识到美国不再是纸老虎了,这一事实将回响在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耳中。” 他还说:“尽管伊朗政权声称要采取报复行动,并且说有可能在国外袭击美国和以色列的利益,但伊朗政权更想要做的是尽一切可能自保,与美国发生全面冲突是他们承受不起的。”

资料照片:在伊朗最高领袖办公室发布的照片中,革命卫队将领苏莱曼尼(中)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一起在德黑兰参加一次会议。(2016年9月18日)

伊朗革命卫队精锐部队圣城军首领卡西姆·苏莱曼尼将军(Qassem Soleimani)虽多次躲过死神,但他从黎巴嫩抵达巴格达后不久终于难逃一劫。美国无人机发射的导弹击中了他的车队。

星期五午夜发生在巴格达国际机场附近道路上的定点清除行动的持续影响将远超过爆炸本身。

长时间以来,伊朗一直在寻求扩大什叶派和德黑兰在中东的影响力。苏莱曼尼在这些扩张活动中是伊朗最重要的军事战略师和战术师。资深中东冲突历史学者德克斯特·菲尔金斯(Dexter Filkins)在《纽约客》(New Yorker)杂志发表的人物小传中形容他是“当今中东地区最强大的特工人员”。

一些美国官员和前官员同意这种看法。

曾任负责政治军事事务的美国助理国务卿的帕特里克·金米特(Patrick Kimmitt)说:“我们杀了伊朗政府内最重要的好战分子之一。这将整个美国和伊朗以及美国和伊拉克的问题带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这是一个无论怎么看都不可低估的拐点。”

62岁的苏莱曼尼并非普通的军事指挥官。他是伊朗第二最有权势的人,只听伊朗最高领袖阿里·侯赛尼·哈梅内伊(Ali Hosseini Khamenei)的命令。更重要的是,他是联系伊朗在该地区各路代理人武装的核心人物。

美国智库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的分析人士菲利普·史密斯(Phillip Smyth)在推特上说:“他是负责管理伊朗不断扩大的该地区‘伊斯兰抵抗’网络的主要人物,该网络拥有来自巴勒斯坦地区、黎巴嫩、伊拉克、巴林和叙利亚的数万名武装人员。”

《叙利亚圣战》(The Syrian Jihad)一书的作者查尔斯·李斯特(Charles Lister)说,“杀死苏莱曼尼的后果很难把握。这是多年来中东最大的新闻。”他说,苏莱曼尼被杀“在战略意义和影响方面远远超过了‘基地’组织首领奥萨马·本·拉登或‘伊斯兰国’首领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之死。美国和伊朗几个月来一直危险地针锋相对,但这是一个巨大升级。以色列因为担心杀死苏莱曼尼的后果而一再放弃除掉他的机会。苏莱曼尼的权势仅次于伊朗最高领袖。他的死将给伊朗在本地区的图谋造成重大损失”。

苏莱曼尼在伊朗及其中东的什叶派盟友中具有极高的地位。他被《时代》杂志评选为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苏莱曼尼出生于伊朗南部克尔曼省的一个小村庄里,父母是贫苦的农民。十几岁的时候,他搬到了克尔曼市(Kerman),从事建筑工人的工作,并把大部分收入寄给父母。他后来成为供水承包商。

他酷爱武术,获得过空手道黑带。他也热衷于宗教。苏莱曼尼后来得到阿亚图拉·霍梅尼(Ayatollah Khomeini)的栽培,从而得以加入1979年革命后成立的、旨在保护伊斯兰主义新政权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并步步高升。作为革命卫队的成员,他参加了镇压西阿塞拜疆省库尔德人起义的活动。

他在伊朗-伊拉克战争中获得了勇猛的战地指挥官的声名。菲尔金斯在《纽约人》杂志发表的苏莱曼尼小传中引用了他的话:“我上战场时,只是要执行一项15天的任务,但我留在了战场,直到最后。”他还说,“我们那时都年轻,希望为革命服务。“他最后升至师长,经常率领突击队深入伊拉克领土。他在一次突击行动中受了重伤。

在1990年代,苏莱曼尼被任命为伊朗革命卫队精锐部队圣城军的指挥官。该部队行踪隐秘,经常在伊朗境外执行任务,并与圣城军协助成立的黎巴嫩什叶派民兵“真主党”合作。苏莱曼尼进而成为伊朗中东扩张战略的策划者,在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各地形成了所谓的“什叶派新月”。

苏莱曼尼在10月的一次广播采访中透露,他2006年曾在黎巴嫩协助指挥“真主党”与以色列的战斗。美国前情报和军事官员说,他的非正规战背景对伊朗在伊拉克的活动至关重要。在美国领导的联军2003年攻入萨达姆·侯赛因统治的伊拉克之后,他成为伊拉克什叶派武装袭击西方军队的战术策划者之一。

前美国官员金米特说:“我们与伊朗革命卫队的代理人战争进行了十年,超过十年。苏莱曼尼和他的人在2005年和2006年杀害了美国人。”他说,圣城军向伊拉克什叶派提供了美国人在伊拉克看到的最致命的简易爆炸装置。数十名美国人被他们杀死。

战争造就了奇怪的同路人。2014年,为了反击共同的敌人“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美国军事指挥官别无选择,只能在空袭时与德黑兰赞助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进行协调。但是,在收复了摩苏尔和其他被“伊斯兰国”占据的伊拉克城镇之后,这种为权宜之计而形成的同盟瓦解了。分析人士说,苏莱曼尼最近几周经常去巴格达,帮助指挥什叶派对伊拉克境内美军发动袭击,并指使他们上街抗议,试图扩大伊朗对伊拉克影响力。

苏莱曼尼近年来不再隐秘行动。伊朗盟友、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在军事上卷土重来,苏莱曼尼是其中的策划者之一。他与俄罗斯军方协调空袭,经常前往莫斯科。分析人士说,他是协调阿萨德正规军与什叶派民兵联合作战的关键人物。新闻照片和广播报道都显示苏莱曼尼视察前线,他甚至出现在一段伊朗流行音乐视频中。

他去年在一个视频信息中说着大话警告美国总统。他说:“我告诉你赌徒特朗普先生,我告诉你,我们就在你的附近,在你想不到的地方。发动战争的将是你,但结束战争的将是我们。”

这种威胁与他在2010年对时任驻伊拉克美军司令戴维·彼得雷乌斯(David Petraeus)的吹牛如出一辙。彼得雷乌斯透露,这名伊朗将军曾在一条信息中告诉他:“你应该知道,我,卡西姆·苏莱曼尼,掌握着伊朗的对伊拉克、黎巴嫩、加沙和阿富汗的政策。”

伊朗人在圣城军指挥官苏莱曼尼被美国袭杀后示威抗议。

分析人士李斯特认为,苏莱曼尼死后,伊朗急于报复,美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将面临严峻挑战。

但李斯特指出,在伊拉克,反应可能会很复杂,反伊朗的逊尼派活动人士可能会受到鼓舞。他说:“伊拉克各地数周的抗议示威表明,民众有反伊朗情绪,而这些新近的紧张局势可能会令人感到,伊朗代理人也许更像是麻烦的制造者,而不是问题的解决者”

其他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将向德黑兰发出明确的恐吓信息,那就是德黑兰政权内部,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总部位于伦敦的风险咨询公司环球战略集团(GlobalStrat)的反恐分析师奥利维尔·奎塔(Olivier Guitta)说:“至于伊朗与美国之间可能会爆发全面战争的种种说法,伊朗现在意识到美国不再是纸老虎了,这一事实将回响在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耳中。”

他还说:“尽管伊朗政权声称要采取报复行动,并且说有可能在国外袭击美国和以色列的利益,但伊朗政权更想要做的是尽一切可能自保,与美国发生全面冲突是他们承受不起的。”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