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伊朗将军索莱玛尼被击毙 真实身份是恐怖组织头子!

美国司法部曾在2011年公布一起伊朗特工刺杀沙特驻美国大使的阴谋。时任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穆勒(Robert Mueller)表示,暗杀计划错综复杂,包括监听国际电话、以150万美元雇用墨西哥毒贩集团杀手、策划在华盛顿某餐馆用炸弹杀死沙特大使,这就像是一部好莱坞大片的剧本。

被美军无人机击毙的伊朗二号人物卡西姆·索莱马尼(Qassim Soleimani)将军的真实身份是恐怖组织头子。图为索莱马尼2016年在伊朗境内出席一次公开活动照。

被美军无人机击毙的伊朗将军卡西姆·索莱马尼(Qassem Soleimani)被称为美国最邪恶的对手,很多人不知道,这位伊朗政权二号人物的真实身份是恐怖组织头子。

伊朗政权在中东地区通过挑起恐怖袭击,支持武装势力来追求地区利益的策略中,索莱马尼就是其最核心、锐利的执行者。他作为伊朗革命卫队精锐部队圣城旅(Quds Force of the Revolutionary Guards)的指挥官,角色上相当于美国中情局(CIA)局长,但他的破坏力却远远超出这一身份。

这位被美国、以色列以及伊朗在中东的宿敌沙特密切关注的伊朗将领,过去侥幸逃过数次暗杀,周五(1月3日)在伊拉克巴格达机场刚下飞机后、却无预料地遭到美国无人机突袭,死无全尸。

五角大楼表示,此次打击的目的是要阻止伊朗正在实施的攻击计划。

索莱马尼有多危险?

简单说,索莱马尼是美国认定的恐怖主义组织首脑。

美国在2007年10月就将伊朗的圣城旅列为恐怖组织,原因是圣城旅向伊拉克什叶派激进分子提供简易爆炸装置,造成许多在伊拉克的美国士兵身亡。同时,圣城旅也与黎巴嫩真主党和伊朗情报部门合作,进行跨国的恐怖主义行动。

随后的叙利亚内战以及伊斯兰国(ISIS)势力中,处处都有圣城旅攻击美军的影子。

如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所说,数十年来,索莱马尼策划了伊朗的恐怖统治,他应对数百名美国人的死亡负责。

除了中东地区,索莱马尼还策划了境外的刺杀行动。

美国司法部曾在2011年公布一起伊朗特工刺杀沙特驻美国大使的阴谋。时任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穆勒(Robert Mueller)表示,暗杀计划错综复杂,包括监听国际电话、以150万美元雇用墨西哥毒贩集团杀手、策划在华盛顿某餐馆用炸弹杀死沙特大使,这就像是一部好莱坞大片的剧本。

时任美国司法部长霍尔德(Eric Holder)更指,伊斯兰革命卫队和其下属的圣城旅直接负责执行此次阴谋。

圣城旅还被指控,参与1992年以色列驻阿根廷大使馆和1994年布宜诺斯艾利斯犹太社区中心的两起爆炸事件。

索莱马尼的指挥链上只有伊朗最高领袖

索莱马尼1957年3月11日出生于伊朗东南部拉博尔的一户农家。他本人曾在Defa Press以第一人称自述,他13岁时来到克尔曼,找了一份建筑工作,帮助父亲偿还贷款。

1978年,伊朗伊斯兰革命爆发,当时在克尔曼市政水务局工作的索莱马尼,组织了反对国王的示威活动。

随后他自愿加入革命卫队,1980年两伊战争中后他得到快速晋升,在1998年被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尼任命为圣城旅指挥官。

随着圣城旅的“成功”,索莱马尼成为伊朗稳定扩大在中东地区影响的重要角色。

一位要求匿名的伊拉克前高级官员在2014年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索莱马尼的指挥链上只有伊朗最高领袖。他需要钱,就能拿到钱;需要军火,就能拿到军火;需要物资,就能得到物资。”

2019年是索莱马尼政治生涯的最顶峰。哈梅尼授予索莱马尼伊朗最高军事勋章──佐勒菲卡尔勋章。这是自1979年伊朗建政以来首次有军官获得这种勋章。

圣城旅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圣城旅是一个集军事、情报以及意识形态于一身的组织,其主要工作是对外执行伊朗的军事以及战略政策,提供情报分析和参加非常规战争。

它主要在海外战场作战,对黎巴嫩真主党、巴勒斯坦的哈马斯、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伊斯兰极端组织(ISIS),以及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民兵组织提供全面支持。

这些受到圣城旅支持的激进组织都是公认的恐怖组织,掌控这些组织是伊朗政权在中东地区通过代理人战争、用恐怖袭击追求地区利益策略中的重要一环。

早在2007年1月,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就决定让圣城旅负责伊朗在伊拉克的军事行动,士兵人数增至15,000人。

而圣城旅旗下的训练基地,主要被用于训练极端主义分子、恐怖分子以及参与非常规战争的士兵。他们在接受恐怖袭击操作和军事训练的同时,也会接受什叶派的意识形态教育。

圣城旅甚至还可以插手伊朗情报部门和伊朗外交部门。它同许多伊朗驻外大使馆都有紧密合作,甚至伊朗驻外大使馆内还设有圣城旅办公室。

圣城旅出兵叙利亚 支持阿萨德政权

圣城旅不仅在军事、情报、金钱和武器上对阿萨德政府提供援助,同时也将更多的亲伊朗势力带入了叙利亚内战,使局势变得更加复杂。

比如:索莱马尼于2015年夏到访莫斯科,这成为俄罗斯计划军事介入叙利亚战争的第一步,紧接着叙利亚局势因为伊朗、俄罗斯的介入发生改变。伊朗和俄罗斯成为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主要支持者。

伊朗除了派出圣城旅作为伊朗革命卫队的一部分,对阿萨德政府直接提供情报与军事支援、进入叙利亚作战;同时,它暗中支持的黎巴嫩真主党和伊拉克什叶派武装也以支持阿萨德政府为由参战。

英国《每日邮报》著名专栏作家克里斯托弗·布克(Christopher Booker)曾撰文总结说,如果没有圣城旅作为支持阿萨德政府的主要武装,阿萨德政权早就不复存在了。

2012年圣城旅曾被迫撤出叙利亚战场,但从2015年开始,又逐渐传出有圣城旅士兵参与叙利亚境内作战的消息。

圣城旅除了为中东的激进组织提供援助,也在一些事务中扮演关键的幕后角色。比如:圣城旅不仅为黎巴嫩真主党提供训练、武器和金钱,还在2006年以色列与黎扮嫩真主党的停火协商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其中不乏索莱马尼的影子。早期与黎巴嫩真主党、阿萨德政府、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组织强化关系的几年间,索莱马尼一直刻意保持低调。

但近几年来,索莱马尼变得较为公开,伊拉克及叙利亚的民兵及指挥官更在社交媒体上贴出索莱马尼的战地照片。他经常手上带着一只红宝石戒指。

1月3日,索莱马尼被美国无人机炸得面目皆非后,他的身份也是通过那只红宝石戒指才得以辨认。

如美国参议员科顿所说,“今晚,索莱马尼得到了他应得的下场,所有经他手被杀死的美国士兵也得到了应得的正义。”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