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行事没规矩 专家:贸易战逼其就范

多位专家学者也认为,贸易战重要的是让中共守规矩,且中共深受贸易战打击,已经无法全身而退。图为今年5月山东青岛港的货运船只。

2019年圣诞前夕,美中宣布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方将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有分析认为这是给美国农民的圣诞礼物。多位专家学者也认为,贸易战重要的是让中共守规矩,且中共深受贸易战打击,已经无法全身而退。

12月13日,美中宣布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历时一年半多的贸易战暂时休战。双方公布的协议内容都包括知识产权、技术转让、食品和农产品、金融服务、汇率和透明度、扩大贸易、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执行机制)的内容。

美占据优势应寻求更大的美中贸易协议

克里斯汀·麦克丹尼尔(Christine McDaniel)是乔治梅森大学默卡图斯中心(MercatusCenter)的高级研究员。美中宣布达成协议后,她在《国会山报》发表文章认为,因正好在圣诞节前夕,与中国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有可能成为美国农民和小企业主的礼物,因为他们在贸易战过程中遭受了不公平的伤害。

海伦·罗利(Helen Raleigh)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也是“联邦主义者”(The Federalist)的资深撰稿人,并且是科罗拉多州百年学院(Centennial Institute)的移民政策研究员。美中宣布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后,福克斯新闻(Foxnews)发表了罗利的评论文章。她认为,评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是否是一份圣诞礼物还为时过早。从中共避免讨论这笔交易的情况来看,已经给这个有限协议的效力蒙上了令人怀疑的阴影。在中共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共官员只强调美国将取消许多关税,而未提及中共做出的任何承诺。

她认为,川普(特朗普)总统应寻求更大的美中贸易协议,因为受贸易战影响,中国大陆需要从美国进口粮食。但她指出,美中贸易战贸易不是目的,重要的是让中共认识到,中国大陆三十年来的惊人增长,是因为有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在帮助中国大陆。

她写道:“如果没有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为中国商品提供市场,中国大陆将不会有其三十年的惊人增长,也不会有外国投资,以及帮助培训和教育数百万中国人的西方机构来到中国大陆。”

专家认为,川普总统应寻求更大的美中贸易协议,因为受贸易战影响,中国大陆需要从美国进口粮食。图为美中今年2月21日在华盛顿DC进行面对面贸易谈判。

中共背后的意图

西方为什么选择帮助中国大陆呢?罗利表示,西方人一直认为,通过经济援助和军事援助,他们可以将中国大陆变成一个更加民主和自由的国家,远离独裁霸权。从尼克松开始,历届美国总统、政策制定者和顾问都接受了这种关于中国大陆的假设。但是,事实证明这是幼稚的,而且显然是错误的。

在过去的三十年中,中共通过不公平的贸易做法,强迫性技术转让和网络间谍活动,竭尽所能,以增强能力来挑战美国的经济实力、军事实力和全球影响力。

在国内,中共严厉打击来自公民的异议观点,并使中国人不断受到监视和审查。在国际上,中共干涉如澳大利亚等自由民主国家的政治体系;在不理会国际法院裁决的情况下军事化南中国海;并利用军事和经济援助来支持其它专制政权。

中共领导人认为,美国应该让位让(中共控制的)中国大陆重返世界大国的“合法位置”。它们希望建立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在这个世界秩序中,其它国家是附属国,服从于中共专制政权的意愿和愿望。为了建立这种新的世界秩序,中共领导人意识到,他们必须打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建立的现有自由秩序。

罗利指出,三十年来,美国的政治领导人一直不愿对中共的侵略行为作出反应,直到川普(特朗普)当选总统为止。

麦克丹尼尔也谈到美国人早知中共的意图。她举例表示,在保罗·布鲁斯坦(Paul Blustein)最近有关中国的《分裂》(Schism)一书中,美中贸易资深人士蒂姆·斯特拉特福德(Tim Stratford)回忆了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谈判代表、原外经贸部部长石广生的讨论。斯特拉特福德祝贺他完成了中国的入世,然后补充说:“我认为您将利用每一个灰色地带和漏洞来发挥最大的优势。”石广生说:“您真的了解中国(中共)。”

在过去的三十年中,中共通过不公平的贸易做法,强迫性技术转让和网络间谍活动,竭尽所能,以增强能力来挑战美国的经济实力、军事实力和全球影响力。

体制无法融合专家:要么受感染要么脱钩

肯尼斯·拉波扎(Kenneth Rapoza)是福布斯(Forbes)高级撰稿人,他认为,重新考虑与中共的经济关系有一个简单的经济原理。他写道:“在世界排名第一和第二的经济体有着截然不同的政治和经济体系的世界中,必须有一些牺牲。这不是法国对德国,这是一种资本主义民主制度对作法自毙人的经济(制度),后者是单一的资本主义者,单一国家控制,并由一党——长期以来一直被视为西方民主敌人的共产党——专政的制度。”

独立投资研究公司Macrolens的首席策略师和中国观察家布莱恩·麦卡锡(Brian McCarthy)说:“让中央计划经济在全球贸易和金融中占主导地位,将不可避免地让中央计划固有的低效率感染世界其它地区。如果中共拒绝进一步的市场化,这一过程可能已经达到了与专制共产主义兼容性的极限,那么,剩下两个选择:邀请整合带来的资本配置低效传染病,或者通过脱钩将其从系统中摆脱出去。”

拉波扎认为,一些中共强硬派人士也维持这一立场。北京的一些领导人会说,如果华盛顿想让我们改变自己的方式并变得更像他们,那么他们也可以扬长而去。

但是中共已经无法扬长而去。罗利指出,中共从长达20多个月的对美贸易战中吸取的教训是,如果没有从美国进口农产品,中国大陆根本无法养活其十多亿人口。这解释了为什么尽管有激烈的言论,但在川普总统最近将国会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签署为法律之后,中共仍没有退出贸易谈判。

罗利认为,川普发起的贸易战目的是使中共同意一套新的准入规则,迫使中共遵守既定的国际规则和规定,并以公平、平衡的方式与美国交易。

贸易战迫使中共守规矩

罗利认为,川普发起的贸易战目的是使中共同意一套新的准入规则,迫使中共遵守既定的国际规则和规定,并以公平、平衡的方式与美国交易。这就是为什么侧重于美国农产品出口和一些关税减免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不足以实现美国想要的目标。

贸易战已使中国经济遭受重创,非洲猪瘟的广泛爆发血洗了中国大陆一半的生猪供应量,导致猪肉价格飙升,并已使中国大陆的消费者物价指数达到六年来新高。为了弥补猪肉短缺,中共取消了对美国家禽肉进口的五年禁令,即使没有贸易协议也是如此。

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女士也对美中贸易协定发表了她的看法,她认为,通过贸易战,美国将中共从进攻态势逼回防御状态。

她撰文分析,由于贸易战,中共对外扩张成收缩之势,因为中共用于海外并购或一带一路项目的外汇减少。另外,各国越来越警惕技术向中国大陆转移,纷纷进行投资限制。同时,全球产业链重置,美国夺回了全球第一出口大国的位置,中国大陆过去二十年作为全球主要出口国的地位受到了打击。除此之外,美国对中共间谍活动的揭露,让西方国家陆续对中共采取了防范措施。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今年8月的调查显示,美国人对中共治下的中国大陆好感度降至14年来最低,高达60%的美国人没有好感,81%认为中共军事成长是坏事。

何清涟最后写道:川普总统发动的中美贸易战,以及美国在较量过程中对中国(中共)政府所做各种坏事的不断揭露,终于打破了中国(中共)话语的政治禁忌,对美国长达30年的对华政策提出了合理怀疑。所有这些,成功地扼制了中国(中共)对外的政治经济扩张,将其逼向“防御”态势。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周刊2019.12月号/第24期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吴馨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