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陶杰:画面拉阔一点看

作者:
香港的二o一九年,将来的历史学家怎样写?正如法国大革命,一个玛丽安东尼皇后,成为全国鄙视和憎恨的焦点。当然香港的女特首百年之后,在香港甚至世界历史书中(视乎香港的动乱如何蝴蝶效应地与美国川普(特朗普)改组世界秩序的雄才伟略双交合),未来史学家之述评,亦必类似。

中国人的历史观,对近代史以“民族屈辱”一言以贯穿,毫不向下一代介绍世界同期发生之人权和民主的巨大进步。(图片来源:公用领域)

香港警司江永祥奉劝记者,评论香港警方行为,要将画面拉阔来看。

此言甚是。历史教科书,就是要将画面拉阔看。

香港的二o一九年,将来的历史学家怎样写?

正如法国大革命,一个玛丽安东尼皇后,成为全国鄙视和憎恨的焦点。当然香港的女特首百年之后,在香港甚至世界历史书中(视乎香港的动乱如何蝴蝶效应地与美国川普(特朗普)改组世界秩序的雄才伟略双交合),未来史学家之述评,亦必类似。

华文中学历史课本,多不会将十九世纪英中贸易战争之后,清国每一页动荡与西方当时的新闻一齐拉阔,看大画面。

十九世纪是以英法殖民主义的第一波人类全球化,铜山西崩,洛钟东应,十九世纪中叶之后,没有一件中国的大事是孤立发生的。

譬如所谓火烧圆明园:一八五六年十月,英军已经因阿罗号事件开始对清国部署军事行动,攻下炮台,并炮击两广总督衙门。

那知道一八五七年中,英军忽然中止对清国的战争。

此时两广总督叶名琛不知就里,问道于扶乩。乩仙严正指出:若今年过了阴历十五,英军还不再回头,则这场战争即不会继续。

叶名琛满心欢喜。岂知英军中止的原因,是时值一八五七年五月,印度发生兵变。英国海军将领额尔金下令将本来由英国调来进攻清国的大兵,中途新加坡停行,转调往印度半岛,优先平乱。

半年之后,印度叛乱镇压平息,英军再调头赴清,于十二月与法国联合攻下广州,将两广总督叶名琛抓捕归案,运到印度加尔各答。

若不打通世界大势来看,则英法联军之前这足足一年的中断,就讲不通。但若印度叛乱一发不可收拾,英军则不会来,叶名琛的那个乩仙即刻千灵万灵,接受万民膜拜,拥有退兵之术。

十八世纪末的法国革命与美国独立催生的人权,还有工业革命进入成熟阶段、产业革命、英国议会民主投票权之普及,与清国之太平匪乱和八国联军,然后是日清战争,双线进行。

要了解中国此时发生的事,必须西顾英国欧洲,东瞰日本。因此一时期,中国人经历了亘古未有的大变。

但是中国人的历史观,此一时期却以非常可笑的“民族屈辱”一言以贯穿,将英法和美国贬为十足妖魔化的帝国主义,毫不向下一代介绍世界同期发生之人权和民主的巨大进步。

此单一内向的落后史观,到了二十一世纪还充斥方块字的历史教科书。难怪香港中产阶级家长有点办法都将子女送去英国寄宿学校。香港的小孩一去英国升学,眼前一亮,读高中一开始,觉得心灵释放,飞越了一座知识的监狱,由历史科始。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