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新研究曝光:中共重商主义杀伤力鲜为人知

一项新的研究表明,中国(中共)自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所采取的不公平贸易措施对其它国家的损害程度远超想像。图为实验室示意图。

一项新的研究表明,中国(中共)自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所采取的不公平贸易措施对其它国家的损害程度远超想像,特别是伤害了发达国家的工业创新,导致他国公司(尤其是北美和欧洲的公司)失去了在先进工业的竞争优势。

多年来,部分经济学家和决策者反覆说,中共入世后的快速经济增长和贸易扩张对全球经济产生了「积极影响」,对发达市场的任何不利影响大部分都是「暂时的」,或者只是冲击了低技术产业或某些地区的劳工。

但是,美国智库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 ITIF)的最新研究,发现了全然不同的结论。

中共重商主义鲜为人知的杀伤力

ITIF创始人兼总裁罗伯特・阿特金森(Robert Atkinson)在一份题为《创新阻力:中国经济对发达国家的影响》(Innovation Drag: China’s Economic Impact on Developed Nations)的报告中说,对中国经济的传统观念「过于乐观,如果不是乐天派,且其(中国经济)危害比许多人所预期的还要糟糕。」

「学术报告表明,中国(中共)崛起​​的原因,大多是来自不公正的重商主义政策,其损害了全球经济的创新,特别是北美和欧洲的经济。」阿特金森在报告中写道。

这个研究的赞助者是ITIF和史密斯理查森基金会(Smith Richardson Foundation),主要系分析有关中国经济增长和贸易政策对全球创新影响的学术文献。

该研究指出,许多决策者关注来自中共的巨大竞争压力对西方经济体就业率的影响。然而,真正的损失不仅限于就业市场。

阿特金森说:「鲜少有人关注(中共)对这些经济体创新的影响,更遑论对全球创新影响的关注。」

多年来,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促使中共融入世界经济,不仅可以提高中国的福利水平,还可以提高其它国家的福利。」他们相信,全球市场的整合可以提高所谓的「有效分配」,从而提升英国纺织品或葡萄牙葡萄酒的生产效率。

然而,阿特金森说,这种假设仅在市场力量发挥作用时才能见效。

「现在是经济学家和决策者该思考的时候了,重商主义贸易完全不同于市场导向贸易。」他写道。

中共已开始实施「创新重商主义」(innovation mercantilist)政策,包括提供数千亿美元的政府补贴支持重点行业。此外,还采取了各种策略,例如工业间谍活动、网络盗窃、要求外商技术转让、以合资换取市场准入,以及收购外国公司来获得敏感技术等。

这些政策虽然刺激了中国的创新,但是,阿特金森认为,这是以牺牲西方经济体的创新来作为代价的。

「创新者需要市场及利润投资研发,然而重商主义贸易通过萎缩市场和降低利润阻碍创新。中国(中共)通过扶持疲弱的竞争对手、封闭市场、产能过剩和限制收入等手段,重创这两项动力(市场及利润)。」

美国本土的创新

多年来,许多美国大型公司将制造业转移到成本低的国家,主要是中国,期待降低成本并带来竞争优势。

但是,商业领袖和政策制定者现在已经体认到,这样的选择所造成的长期后果是美国在某些行业的竞争力落后。

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加里・皮萨诺(Gary Pisano)和维利・史(Willy Shih)在2012年撰写的题为《生产繁荣:美国为何需要制造业复兴》(Producing Prosperity: Why America Needs a Manufacturing Renaissance)的著作中提到,随着工业创新水平的下降,美国在某些行业的竞争地位也逐年下滑。

他们俩人在书中列出了所谓的「濒临灭种」的美国工业,其中包括半导体和充电电池等。

以太阳能领域为例,大量重要的专业知识和生产基础设施都迁移到亚洲。所造成的结果是,美国虽然是太阳能电池(也称为光伏(PV)电池)的发明地,但是2017年,全球仅3.7%光伏产品来自北美。

该书还解释了产品开发和先进生产设施间密不可分的关系,两个因素如果各处于两极的地理位置,就有可能阻碍创新。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英文大纪元记者Emel Akan报导/吴英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